穿入宁采臣

155 驱魔人

155驱魔人

杀气?怎么会?他们与女子并未相识。可宁采臣可以断定的是,女子眸子中,的确是隐含着一抹杀气。暗暗想到此,宁采臣也无心无理会他们了。肚子早已经是饥饿难受,此刻哪有闲情来关注他人。

接下来,小二热情的迎接了他们。落坐后,宁采臣直接对小二说出了几道菜肴,爆椒炒鸡丁,佛手红烧鱼,因担心吃不完,宁采臣另外叫了一叠青菜。两荤一素即可。有的时候,节约,也是一种美德。

待到小二离去后,聂小倩低低说道:“采臣哥,可能我的身份暴露了!这大堂中,蔓延着一股强烈的杀气,很有可能,我们这一餐饭没有来得及吃了。”

聂小倩的话自是让宁采臣大吃一惊!他以为只有他能够感受到大堂中的杀气,谁知聂小倩也随之发现了。

宁采臣不动神色的问道:“你什么时候发现的?依照你的话,那两人的杀气,可是因为你而起了?”

聂小倩摇摇头说道:“这个……我也不清楚!我只是感觉到,那一男一女他们的穿着打扮很奇怪!看样子,应该是塞外的人。据说,塞外的人,他们精通巫术,凡是遇到妖魔鬼怪的话,他们必定会将此诛杀!”

宁采臣眉目一挑,无意的侧目一看,却见,那女子的目光,依然对着他们探寻而来。这一次,女子的眼眶,那一抹杀气,更加是浓烈了。难道,真的是被聂小倩说对了?他们这的是塞外人?可是塞外,又是来自何方?落入这个时代以来,对于塞外,宁采臣还是第一次听说。

此刻,宁采臣也不想对聂小倩追问下去。

“罢了!无需去理会他们。不管他们是什么人,放心吧,只要有我在,我决定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。”宁采臣端坐了身体,收回了目光,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,慢悠悠的抿着,等着饭菜的到来。

此酒楼的办事效率还是挺快的,半柱香的时间过去后,宁采臣他们的饭菜,已经被小二端了上来。小二端下了饭菜,告了一声“客官慢用”后,自是离去。

宁采臣与聂小倩,他们心照不宣的吃起了饭菜。偶尔,聂小倩会侧目,看着于他们斜对面的一男一女。宁采臣也不理会,大口的吃着饭菜。

饭后结账,两人离去。

不顾,就在他们离去后,宁采臣才发现,在酒楼中的那一男一女,他们立刻跟随上来。被他人跟踪,宁采臣已经不是第一次。

宁采臣携着聂小倩,低低对她说道:“小倩,待会儿,我将他们引开,你先回去,然后等我的消息,这两人不知道是什么来路。再者,我也不想跟他们发生过节!这几天的事情多。”

“嗯!我知道了。”聂小倩应声道。

他们两人,并肩走去。当做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。到了长街的拐角路口后,宁采臣扯上了聂小倩,立刻奔跑起来。

一晃瞬间,他们已经闪进了一条胡同去。

身后的那两人,随之拔腿就朝着他们追了上去。不过却是在瞬间,宁采臣已经掩护聂小倩成功的从他们眼底下避开了去。

支走了聂小倩,宁采臣再无后顾之忧,他掠身到了一株大树上面去,寻了个树杈,舒服的倚靠着,等到那两人到了树下,转悠了一圈之后,他才是懒洋洋的说了一句“喂!莫非两位可是在寻找在下不成?”

嗖!

宁采臣一个翻身,已经下到了陆地上。好奇的盯着眼前两人,从酒楼中,一直追到了此地。

“说吧!你们是什么人?为何要跟踪我?”宁采臣双手抱胸膛,一副看好戏的样子,目光左右的将他们扫视了一遍。他的目光中,有一丝戏谑,像是看大街上耍戏子的猴子般。

锵的一声,女子一下子就拔出了长剑,她冷目一闪,厉声问道:“好个了不起的书生!说,你身边的女鬼去了哪里?”

哟!原来他们真的冲着聂小倩而来的。莫非,他们是驱魔人?不过他们是驱魔人又何妨,宁采臣无需畏惧。定多,他送他们一句话:狗拿耗子多管闲事。

“一个女孩子家的,别动不动就耍枪弄武,有辱斯文。”宁采臣嘴角一扯,淡淡说了一句,无视女子的长剑,即将挑上而来。

女子杏眼一瞪,“小子!别跟我耍嘴皮子!你可知道我们是什么人?我奉劝你一句,把那女鬼叫出来,难道你不知道,人鬼殊途吗?看你一身书生打扮,圣贤书也读了不少吧?看你这些年来,是白读了。竟然是鬼为伴,大白天的还卿卿我我,呸!真丢人。”

“呵呵!这位姑娘,感情你活着很高尚似的!我只问你一句,你有什么权利来干涉别人的生活?看你一妇道人家,不在家里秀刺红花,给男人生孩子,整天拿着一把破剑乱跑,这成何体统?”

宁采臣的反唇相讥,却叫女子面色一怒,她扬剑一挑上,刺上了宁采臣的左侧。

宁采臣摇头一笑,他真的不想与他们发生不愉快的瓜葛啊!可是呢,他们又像是疯狗般,见人就扑上去。

无奈,当女子长剑挑来之后,宁采臣嗖的一下,从女子长剑下窜了出去,落在了距离他们十步之内,“喂!我最后奉劝你们一句!别在得寸进尺了!要不然,我会对你们不客气的。”

“师哥!你去帮我教训那臭男人。”女子落空一剑,颜面丢失,她只能对着身边一直沉默不语的男子说道。

男子悠悠跨出了两步,对着宁采臣说道:“小子!你招惹我了师妹,你可有苦头吃了!我来告诉你吧,我们外号叫九散人,九玄宗门人,专是诛杀这天下间的妖魔鬼怪!很不幸,今天,你们落入了我们手中,所以,你现在只能有一个选择,速速交出那女鬼给我们处置,兴许,我师妹一高兴,可以绕你一条小命。”

“哈哈…..”

站在他们对面上的宁采臣,大笑了三声后,目光一寒下,“我管你是什么九散人,或八散人,又是什么狗屁门外,这与我半半毛钱关系都没有!最后送你们一句话,人啊,要有自知之明,太过于自大的话,会吃亏的。”

“你……找死!”

那一剑刺来,在明媚的阳光下,银光掠起,灿烂如烟花般的刺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