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157 疑惑

穿入宁采臣 157疑惑

“弹奏之人?我看聂大人是误会了,寒舍出了我和舍弟之外,在无他人了。若是大人不相信的话,不妨进来可以搜一搜。”宁采臣一脸淡定,事情如今到了这节骨眼上,他可不能承认,那《凤求凰》就是聂小倩弹奏的。

“那刚才……是何人在弹奏?是清逸你?或者还是舍弟?”很明显,聂志远并不相信宁采臣的措词,他一双明亮的眼睛,一直在瞅看着四周。似乎,他一定要寻找出那个弹奏之人。

对于聂志远的这所问,宁采臣一时间,可是不知道如何回答了。看来之前,他们可能犯了一个错误。聂小倩,她真的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弹起《凤求凰》此曲目。以聂志远对他妻子,还有女儿的眷情,他能不分辨出,到底是何人在弹奏吗?何况,这曲子,还是他百听不厌,妻子去世了,又是女儿接着给他弹奏。

正当宁采臣两头为难时,聂志远灼灼的目光,盯在他脸上,“清逸,你老实告诉我,这曲子,根本不是你弹奏的?对不对?而你口中的舍弟,并非真的是你舍弟?我猜测得没错吧?”

聂志远的质问,宁采臣自是心中一惊!不会吧!他掩饰地那么好,难道这么快就要露出了破绽?不过宁采臣可不是糊涂之人。聂志远的一两句试探话,他当然不会承认。

他依旧是一脸淡定说道:“没错!聂大人果然好眼力,他并非是我舍弟,因为她是一个女子,一个感染上了某种怪病的女子,浑身长满了水泡,所以,聂大人每一次见到她,或者,她外出的时候,总是会披上一件长袍来遮挡。刚才吃的曲子,是她弹奏的。”

纸包不住火,那么,只能在寻其他的借口了。临时的杜撰出另外的身份故事,宁采臣相信,聂志远也不会再去继续追究了。

聂志远深幽的撇了一眼宁采臣,说道:“呵呵,真想不到呀,清逸也有说谎的时候!莫非那女子,可是你的心上人?嗯!那曲子的确是很动听,她弹奏的也很好。”

聂志远忽然话语一转,接着说道:“聂某现在有个不求之情,就是不知道,你能否再让他当面给我弹奏这首曲子?”

宁采臣万万想不到,聂志远会突然间提出如此要求。他能拒绝吗?自然不能,一切,均是要看聂小倩的意向了。

“怎么?莫非清逸有什么为难之处?”聂志远目光一闪,好像,他正在挖着一个大坑,让宁采臣继续往下跳去。

好个狡猾的聂志远!难道,这当官之人,他们历来都是很喜欢设套子,然后让人往里面钻去吗?

“我的为难之处,不知道她是否愿意。”宁采臣尝试着找个借口。

谁知,聂志远竟是步步紧逼,“清逸呀,你又没有去问过她,你怎么知道她不愿意呢?在说了,这曲奏也是需要懂得欣赏人来品鉴的。清逸兄弟,对于聂某这个小小的要求,我想,你该不会狠心的要拒绝吧?”

得!聂志远已经是软硬继续跟他耗下去。宁采臣也不能将他赶出院外去。他只能妥协,无奈的妥协。

进入了院子,宁采臣将内之眼安置在刚才的楼阁中。他匆匆步伐寻聂小倩而去。

在宁采臣离开后,站在楼阁小亭中的聂志远,他一双目光,一直灼灼的盯着宁采臣的背影,此刻,他面色严峻,心中泛起了连连往事。

刚才,他在自家院子中批阅一些手卷,却是在忽然中,听见了那曾经熟悉不能在熟悉的琴弦。而且,让他一身热血沸腾的是,那曲目竟然是他妻女以前经常给他弹奏的《凤求凰》。熟悉的音律,如此的曲调,他一下子就从自家院子冲了出来。到底是何人,能够弹奏出一模一样的曲调来?

莫非是小倩儿回来了?可是,他记得,他的倩儿,在跟随他途中,不幸染病永远离开了他。来一场突发的疾病,来得那么突然,甚至,他没有一点准备,他的小倩,已经闭上了眼睛。

第二次,他的整颗心,被狠狠的撞碎了。第一次,是爱妻离开他之后。那一夜,他一下子就苍老了,一夜间青丝变成了华发。那是失去爱女的悲痛,将他一生所梦,击碎的斑驳淋漓。

宁采臣敲响了聂小倩厢房大门。

随之,聂小倩便开了门,她见到宁采臣面色后,她立刻问道:“怎么了?发生了什么事情?我看你脸色不太好。”

“是你爹!你刚才弹奏的曲子,被他听了去,所以,他匆匆的赶来。而且,他最后还提出了一个要求,要你给他当面在弹奏着曲子。”宁采臣如实说道。

宁采臣说完,聂小倩沉默了。若是换做以前,她一定会很高兴。可是如今,他们父**阳相隔了十余年,沧海已为桑田。她不在是活着的聂小倩,不过是死去的一个鬼魂而已。鬼魂鬼体,半鬼半人,此刻,聂小倩的心中,在剧烈挣扎。

宁采臣也看出了她的左右为难,便说道:“你若是真有所顾忌的话,其实,我可以推脱的!实在不行的话,我就说,你身体不舒服,已经睡下了!我想,你爹毕竟是一个明白事理的人,他绝对不会为难我们的。”

“不!我要去!就当我……这个女儿,给他对那已经死去多年,至今他还苦苦的思念女儿一个圆梦的夙愿吧。”

聂小倩穿上了披风,双手抱着琴台,对着宁采臣在说道:“不管结局如何,起码我不想给自己日后一个后悔在寻早一个理由。我们走吧!”

居然聂小倩已经决定好的事情,宁采臣也只好遵从。话说回来,他不过是一个外人,一个与他们聂家不相关的外人,他凭什么来阻止人家父女的相见?

若是结局,聂志远能够从聂小倩的琴弦中,辨认出是他女儿的话,那么,或许这一切都是上天已经注定好的结局。冥冥中早有定数,一切顺其自然即可。

宁采臣暗暗一想,心中释然。

稍后,两人并肩而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