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158 相认

穿入宁采臣 158相认

聂志远,他在楼阁亭台上,早已经是望穿秋水不能自已。他心中,蓦然升起了一股强烈的预感。不知道为何,他心中的那一抹预感,迫使他坐立不安。那个披着黑衣的披风,那个孱弱的身体,他竟然是没有注意过,那包裹在黑衣之下的,竟然是一个女子。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女子,为何她弹奏出来的音律,曲调,怎么会跟他的小倩一模一样?聂志远仔细的回想起来,几乎是没有任何区别。

曾经他一度以为,是小倩回来了。回来看看他这个可怜的华发苍苍老父亲。每当午夜轮回,他梦已醒来,一行老泪,湿了他的脸庞。

当那一抹漆黑的身影,再度落入他的眸子中,聂志远的一双目光,死死的锁住了跟随在宁采臣身后的聂小倩。聂志远一直在回忆着,他们初始相见的时候。

这个一袭黑衣女子,永远躲在宁采臣的身后,几乎不说一句话。即使在公堂上作证时刻,她好像是故意将自己的声音低压变成了男儿声音。今天,若不是他有了疑惑,然后对问宁采臣踩知道,原来她竟然是一个女儿身。

宁采臣跟聂小倩,他们缓缓走到了楼阁中的亭台。

“真不好意思!聂某的要求虽说是有些强人所难!但是姑娘刚才吃弹奏的那一首曲子,可是聂某这一生中最喜欢的曲子了!所以……”

“我知道。”这一刻,聂小倩依旧是低压着声音说道,“先生不必客气!居然来了,那么就容小女子在给你弹奏一曲。”

聂小倩这一刻,她心静异常安静。铺展下了琴台,落座安后,铮的一声,聂小倩拨下了第一个琴弦。

聂志远一双眼睛,却是死死的锁住了前方中,端坐在他对面上的女子。一袭黑衣,将他包裹的严实,甚至,连她的一张脸,都被包裹着。聂志远忽然想起来,宁采臣方才跟他提起过,这女子染上了某种怪病,浑身长满了水泡,所以,她不得不将自己包裹起来。

熟悉不能再熟悉的音律,琴调再度想起来后,聂志远浑身一震!这个世界上,真的有两个人的手艺会如此的相似吗?在看看她拨弄手指的琴法,举动,姿势。聂志远眸子一热,这一刻,他已经是仿佛看见了他的小倩,在浅笑嫣然的弹奏着。

真的是小倩吗?真的是你回来了找爹爹吗?可是为什么?爹爹就在你跟前,你若真的是小倩的话,你为何不肯与我相认呢?

聂志远在忽然中,他脚步一个踉跄的走了上去,或许,在冥冥中,神赋予了他某种力量。他冷不防的一截,立刻将正在弹奏中的聂小倩,她头上的帽子一揭开。

顿时,空气中的气息,已经是死静一片。

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变故,宁采臣可是想不到。聂志远会一扯下聂小倩的头盖,那一刻,聂小倩已经完全暴露出来了。

“小倩!真的是你?”

聂志远双眼一黑,他的身体,软软的栽倒了下去。

聂志远晕厥了过去,事情太过于出乎意料之外了。或许,是他无法承受住内心的巨大波动和震惊,可以说是,他在揭露聂小倩的头盖时,他的内心中,已经是无法承受住眼前所看见的那一幕。那一张熟悉不能再熟悉的脸蛋,他的爱女,真的要回来了吗?

无尽的黑暗,已经将他完全笼罩。

“爹……”

聂小倩一个丢下琴弦,一个掠身,窜到了聂志远的身边,看着昏迷过去的聂志远,她的热泪,一下子就窜出了眸眶。

瞬间,宁采臣也是反映了过来,他疾步走了过去,叹息了一下聂志远的鼻息,对着聂小倩说道:“放心吧!你爹他没事!可能他无法承受住这个眼前的惊喜,所以他气血攻心,一下子就晕了过去。来,我们把你爹送回床榻去。”

宁采臣在聂小倩的帮助下,将聂志远抗到了他的背上。聂志远身材高大,不过却是干瘦,因此他的重量不是很沉重。宁采臣背起他来,倒算是轻松,他箭步如飞,进了大堂,将聂志远安置在了他的房间中。

真相已经被揭露了出来,聂小倩已经将披风脱下,丢在一旁。安静的坐在床榻上,看着那熟悉的容颜,聂小倩心中那一份焦急,可是越发强烈。

现在的时间,可是午后过,黄昏的傍晚,即将来临。房间中的气氛,一直都很安静。他们父女以这样的方式见面?太过于突然。宁采臣一时间,他也找不到话语来安慰聂小倩了。

他们两人,彼此端坐在床榻上,直到夕阳的落下的余晖,将整个房间渡化成了一层金色,异常耀眼。

宁采臣,他才是打破了这个沉默,“我刚才说过,你爹他会没事的!你也不用那么担心他!小心你自己的身体。”

“谢谢!我现在没事!我好得很。我也想不到,我爹他会一下子就揭穿了我的头盖,唉……然后导致他变成这个样子!早知道这样的话……”

“嗯!你不会早知道的,因为,我们都不是神仙!无法预知未来,或者下一刻将会发生的事情。”宁采臣立刻打断了她的话,“居然你爹已经将你认了出来,我想,这事情也是个圆满的结局!起码往后的事情,我不会再为此较劲脑筋想办法了。”

“采臣哥,谢谢你!一直以来,在我最无助,最需要的时候,总是会第一个出现在我身边。若非不是因为你,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”聂小倩说着话,她的眼泪一下子又是掉了下来。

一副楚楚尤怜模样。这一刻,宁采臣心中蓦然升起了一股**,要将聂小倩揽在怀抱中,好好的疼惜她一番。不为别的儿女情长,只想给她一个牢固的肩膀倚靠。往往想法一般都是美好的,但若是要行动起来的话,又是另外一回事了。

“嗯……”

床榻上的聂志远,在蓦然间,他悠悠睁开了眼睛,一眼,他便是发现端坐在床榻边上的聂小倩。难道,这真的是一个梦境?

“你真的是小倩?”

对于聂志远此刻的平静,聂小倩却是不知道如何回答了。

毕竟,她可是一个已经死去的人,叫她如何开口?这发生的一切,她又是该如何解释?她死而复生吗?不不!当然不是!她现在至今还是鬼体!无法修炼成金身,这个问题,一直都是聂小倩在极力逃避的问题。

“不!你不是小倩!我记得,小倩在我的怀抱中闭上眼睛的!那年,我看着她,好无助!好悲痛!可是……我什么都做不了!什么都做不了……直到她的尸体冰冷了,僵硬了,而我的眼泪,也流干了,我就这么静静看着她……”

宁采臣一惊,这聂志远他该不会是受惊过度,导致他现在的思绪不清吧?若是如此的话,后果可是麻烦了。

“聂先生,您没事吧?”宁采臣心中可是有一丝担心。这一刻,他忽然想起了范进中举,那可怜的范进,科举考取了一生,直到老年,才是中了个举人,可是当报举人宣布了这个消息后,范老爷竟然疯了!

而聂志远,他与着范进有着多么相似啊!女儿死了,十余年的默默不忘,如今见了面了,随之晕厥了过去。可见,当一个人的情绪处在大喜大悲的情况下,这对于他们本身的打击可是很大的。

“爹!我是小倩!真的是小倩!我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跟您解释这发生的一切!我……”聂小倩已经是言语破碎,接下去的话,她已经是满眼盈眶的抽泣不成声。

“你真的是小倩?”聂志远微微颤颤探出了手,当他抚摸上聂小倩的脸庞后,他默然是“嗷”的一声,当场失声痛哭起来,一边,他竟是紧紧的拥抱住了聂小倩。

宁采臣他知道,他该是退出去的时候了。出了房间大门,他轻轻的关闭上了房门,来到了大厅上,呆呆的看着一株植物发起愣来。

房间中的聂志远父女,他们终得团聚,一喜一悲,所有的情绪,他们通通都发泄出来。

“爹!别哭了!女儿终于回来了!以后,我再也不会离开您了。”聂小倩掏出了一手帕,轻轻的将老爹脸上的眼泪擦拭了个干净。

“可是女儿,在你身上,到底发生来人什么事情?你不是已经……”聂志远下一句话,他及时的掐住。因为这个时候,说出来的话,非常不适于。

“我若说出实情的话,那么爹爹还会认我这个女儿吗?”对于自己本身就是鬼体这个问题,聂小倩可是很纠结的。说出来,她担心父亲会承受不了,可是若不道出真相,她原本就是一个死去的人。

一个死去多年的人,忽然出现在眼前,这让爹爹如何作响?难免,他心中不会有疙瘩,存在着某些芥蒂。

“怎么了?莫非有什么难言之语吗?”聂志远一双老手,紧紧的握住了女人的芊手,一刻也舍不得松开,一脸的柔情,盯着女儿一直看个不停。

“小倩,其实你不说,爹已经猜测得到了!没关系,居然你能回来看爹,我心中那个多年的夙愿,已经无憾了!即使,你现在马上离去!我……已经知足了!毕竟,上天对我聂某可是不薄了。”

聂志远的一声悲戚感叹,聂小倩心中自是一紧!她是鬼体又何妨?只要爹爹不介意的话,一切存在的问题,都不重要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