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159 悬案

穿入宁采臣 159悬案

聂志远与聂小倩的相认,是皆大欢喜。

三天后,州同高堂,迎来了一对特殊的人。其实这两人是婆媳关系。婆婆叫王婶,上了一定的年纪,一头华发,满脸沧桑的皱纹。

王婶要告状的是,是她的儿媳妇肖若水。告词是自家媳妇儿在外面偷了男人。话说,这个削若水,亦是可怜的女人,她出嫁到王家,郎情妾意的好日子没有过上几天,王家儿子王鹏外出一个雨夜中,由于夜色太黑,过桥的时候,一个不小心掉入了河中,作为一个旱鸭子,王鹏在河水中挣扎了一下子后,瞬间就被那汹涌的河水给吞噬了。

尸体在在河末端浮了上来,然后才被人们发现。只是那时候,王鹏的尸体,已经是被河水浸泡的面目全非了。王家人请来收棺人,哭哭啼啼,敲敲打打的做了法事,将儿子超度后,埋葬了去。

人活世,终究要一死。王鹏的死,不过是意外而已。然则,此事情并没没有完结。王鹏是死了,丢下了他老母亲和一个刚刚是过门不久的媳妇。

按理说来,寡母王婶一直和媳妇肖若水相敬如宾的生活着。作为媳妇的肖若水,她对婆婆也是孝顺。原本,她们以为,会相安无事的相处下去,直到白骨埋下黄土。

可是偏偏,肖若水在王鹏死后的五个月左右,王婶忽然有一天发现,自家媳妇儿的肚子,竟然一天一天的大起来?这下子,王婶可是慌了心神。自家儿子已经死去了五个月后,儿媳妇的肚子,无端的大起来?一看便是有身孕的预兆。

如此明显的症状,莫非是儿媳妇耐不住寂寞,于是背着她在外面偷汉子?这一大早,王婶便将肖若水盘问此事。肖若水一直都是躲闪着王婶的盘问,她的目光一直在躲躲闪闪。这样一来,王婶不用再追问下去,这贱人果然死耐不住寂寞了,在外面偷了汉子,然后怀上了别人家的野种。

王婶越想越气愤,一把的扯过了肖若水的头发,将她一路拉扯到公堂中去。

高堂上的聂志远,听完了这杂七杂八的事情后,最简单的办法,便是请来一个郎中,当场给肖若水把脉。

此郎中是一个老头子,留着八字胡须,他手把手的将肖若水的脉搏诊断了一个遍,他竟是迟迟没有得出论证来。

一旁的王婶,她看着肖若水的肚子,越看就火气大,直接叫嚷道:“大人,不用在诊断了?你看这贱人的肚子,都高高的隆起来,民妇一看便知,这可是一个女人怀有身孕四五个月的迹象啊!贱人,如今到了公堂上,你还不把那个奸夫说出来?哼!一旦大人发威的话,我看你身细皮嫩肉的,若是大人用刑的话,你至少得脱下一层皮。”

肖若水从进入到公堂来,她一直低着头,默默的不说话。无论她婆婆将她咒骂的如何难听,她一声都不吭,像是一个哑巴一样,任其咒骂。

“肃静!王婶,此事稍安勿躁!看大夫如何个说法。”聂志远也是不着急。

堂下女子高高隆起的肚子,他早已经看在了眼中,再者,他又不是瞎子,何须旁人来提醒。

既是要告状,凡事必须有个人物凭证,总不能三言两语就将人给定罪了!聂志远并非是昏官,对于一般的民事诉讼,他可是有自己一套丰富经验。

堂下的肖若水,给他的感觉,便是一个柔弱的女子。在看她的面相,并无一般女子的献媚,张扬,这可是一般老实安分的女子家。试问,如此憨厚的女子,她怎么可能会在外面偷汉子?然后让自己有了身孕?

可她若不在外偷男人的话,那么王家儿子已经在五个月前过世了。那么,她的肚子,在五个月之后,才有明显的孕妇症状?这一解释的话,又是相互矛盾了。因此,聂志远在等待着,郎中的一个确证说法。

可是堂下的郎中,足足过去了两盏茶的时间,他一遍又是一遍的把脉,在查看肖若水的情况,但见他的脸色,不单是疑惑,而且亦是震惊一片,一脸的难以置信。

见此情况,聂志远便问道:“怎么了?本大人看你已经花费了足足两盏茶的时间了,莫非遇到两人什么难题?肖若水是什么情况?”

郎中叹息了一口起,他一脸怪异说道:“小的回大人的话,我纵横一生所见的病人无数,可是偏偏今天,我却无法诊断出来,她到底是什么情况!她的脉搏,并没有显示是怀孕的症状,二而且,她身体很好!没有任何病症的预兆,可是她的肚子……”

话说到这,郎中也是词穷,他不知道该如何表述了。对于一个女人,顶着一个大肚子,身体安康无恙,却又不见是怀身孕的迹象?那么,她那隆起的肚子,到底是怎么回事?连经验丰富的郎中无法确证的事情,这事情,忽然就悬了起来。

“怎么可能?这贱人没有怀疑?这……不可能的!你们看看她隆起的肚子,这不是一个女人顶着四无个月的身孕了吗?郎中,是不是你弄错了?”对于郎中的一番话,王婶哪里肯相信?这贱女人,一定是去外面偷男人了,所以才弄得自己肚子大了起来。

啪!

聂志远案板一拍下,一脸严肃呵斥道:“堂下肃静!王婶,本大人并没有问你话,你不该多嘴!你若是藐视公堂的制度,那么本大人可判你个扰乱公堂之罪!记住了!别在多话。”

王婶毕竟是一个妇道人家,经过聂志远这么一呵斥,她脑袋一缩下,赶紧是闭口不敢吭声的了。这些官老爷,她可是招惹不起。

随后,聂志远在对郎中问到:“这么说来,你也无法给肖若水确证了?她到底是否怀孕?”

郎中一脸惭愧,点点头说道:“是的!小的无能!望大人另请高就。”

“好!你先推下去吧。”

聂志远支退了郎中,目光落在了一直安静中的肖若水去,“肖若水,本官现在问你,你是否如你婆婆说的那般,在你丈夫死后,你不敢寂寞,所以才在外面偷了男人?”

“大人!事情不是这样的!民女可是被冤枉的!小女子一身清清白白,恪守妇道,怎么会去做那些叫人无耻的事情?望大人明察秋毫。给小女子一个清白。”

噗通一声,肖若水一下子就跪倒了下去,碰碰的磕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