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162 鬼胎抉择

穿入宁采臣 162鬼胎抉择

不过宁采臣知道,这已经不是他所关心的范围了。恶魔的果实已经种下,目前最紧要的事情,是给如何将此事情给圆满的解决掉。

打胎吗?当然不是,宁采臣立刻否决了此想法。更何况,肖若水此种情况,她怀上的可是鬼胎,又该如何来打胎?这个想法,可是脱离了现实的不确实际。

“你好像一点都不感到惊讶?”见着宁采臣的面色如故,肖若水反而是微微吃惊。这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男人?拥有了如此淡定的神色,气质,好像所有的事情,已经都在他的掌控当中,他帷幄运筹。

“额……怎么说呢!呵呵,或许,我比一般的常人多出了一颗心脏来吧!”面对着肖若水的反问,宁采臣自我消遣说道,随之,他话语一转,“那么,肖姑娘,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情?把那孩子生出来?”

顷刻,肖若水面色一暗下,她目光有些幽怨,盈盈一闪后,她叹息了一口气,“我现在也是左右为难。居然你是第一个知道了这事情,我也不瞒你。就在前天晚上,王鹏他又进入了我的梦中,他哭着对我说,甚至给我下跪,要求我无论如何也要把这个孩子生下来。他说,他是因为爱我,所以他才会那么做的!让我原谅他的自私。”

“我原本也不想要这个孩子的!毕竟,这跟一般的孩子可是不同!他的父亲已经是死去的人,那么着孩子一出生,永远见不得光。我……”肖若水满腹的苦水,这一刻,她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倾述的对象了。

她语气停顿了一下,接着说道:“那么宁公子,你认为呢?我该不该把这孩子生出来?我现在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!婆婆这几日以来,一直对我恶语相加,可是我又不敢把这些事情告诉她。即使我告诉了她又能如何?她会相信这么离奇古怪的事情吗?”

该不该生出这鬼胎?宁采臣可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。他不是当事人,更加无法和理解肖若水的心情。只是他对于王鹏,那个死去的男人,他这样强迫着自己的妻子,违背了天意,做出这些苟且的事情来,他心中却是很愤怒了。

男人若是爱他妻子的话,又是怎么会那么自私?从而不顾他人的感受,强取发生这样的事情?那个男人,真该死!幸好,他已经死了,要不然,宁采臣说不定会狠狠的将他教训一番。

“这个……我一时间也给不了你一个明确的答案!不过我可以帮助你暂时渡过这个难关!这样吧,你那个婆婆一口咬定你是在外面那个……”后面的话,宁采臣不说,相信肖若水也是知道的,“我可以将她的诉状撤下来,至于后面的事情,容我在想象看。”

对于宁采臣的热情相助,肖若水自然是高兴的。稍后,他们将屏风撤走。然后,宁采臣提前打了腹稿,说肖若水那并非是怀孕,而是一种比较罕见的大肚子病而已。一旁观听中的王婶,她对宁采臣的话,可是不相信的。

可是,即使她不相信又能怎么样?因为当堂中,全程中所有有名望的郎中,他们都无法给一个明确的诊断,为此,王婶只能在聂志远的“威慑”下,怏怏离去。勉强答应以后不再为难她的儿媳妇。

退堂散人,这庄看似乎已经结局的案子,其实并没有落下帷幕。

后堂中,聂志远,聂小倩他们父女两坐一旁,另外一旁则是宁采臣,还有便是这事端的当事人肖若水。

刚才,在大堂上,聂志远一句也不相信宁采臣的那一套说词。不得不说,宁采臣的杜撰能力还是很强的,竟然能够将王婶那难缠的妇人给打发了去。为此,聂志远又对宁采臣刮目相看,心中对于的钦佩只增不减。

“清逸,你来说说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反正这里没有了外人,随便你怎么说都行。”聂志远还穿着一身官袍,衬托出他的面色有些威严。

宁采臣看了一旁的肖若水一眼,说道:“嗯!你们都没有看错!她的确是怀孕了,这可不是一般的身孕,她腹中的胎儿,是阴胎,便是我们通常所说的鬼胎。”

阴胎?鬼胎?不单聂志远之震惊了,连聂小倩也是被震惊的不小。聂小倩可是鬼体,对于这些事情,她竟然一点也没有听说过?于是,聂小倩心中便是疑惑了,宁采臣他从何处得知这些怪异的事情?而且,刚刚那些郎中,没有一个能够诊断出来?

那么,宁采臣他又是怎么诊断出来的结果?肖若水怀的可是鬼胎?

面对着一双一双眼睛震惊加上疑惑,宁采臣再度说道:“不管你们是否相信,她怀的的确是鬼胎,而且这事情相当棘手!”

“这……聂某从官已久,竟是第一次听说这么怪异的事情?她怀的是鬼胎?那……孩子的父亲是……清逸,你来说说看,这个又怎么解释呢?”

宁采臣面色一晃,有些难为情说道:“肖姑娘,我看这事情,你还得从头到尾在说一遍吧!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。”

肖若水点头,如实讲王鹏如何进入到她的梦中,做了他们夫妻该做的事情,到最后,她怀上了王鹏的孩子。

鬼与人欢愉**?如此真的是精悍世俗了。听着肖若水的娓娓道来,聂志远,聂小倩,他们可是听的心中震惊连连。真想不到,这个世界上,还有那么古怪离奇的事情,真的是大千世界,万变莫化当中。

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。这话,却是真知灼见。

“可是肖姑娘,我不明白,他…..就是你的丈夫,他已经死去的人了,他怎么能够做出那种事情来?这对于你而言,不是一种伤害吗?”聂小倩毕竟是鬼体,因此,经过了肖若水这么一说,对于其中的曲折缘由,她立刻就明白了。她觉得,那个男人,真的是太过于自私自利了。

他只想到自己,却从来没有对自己的妻子着想过。难道他不知道,让一个活着的女人,承受着世俗终究容不下的眼光,简直是生不如死啊!

“唉……这事情已经发生了,即使我想要后悔的话,已经没有那个回旋的余地了!所以,这段时间以来,我一直在考虑,是否要将这孩子给生出来。”肖若水面色一片灰暗。

可以说是,这事情对于她的打击,可是巨大的。丈夫死去了,竟然还恋恋不忘她,最后致使她怀上了不应该的阴胎。

“肖姑娘,其他的事情,聂某也不想多说,毕竟,这是你们夫妻之间的事情!虽然你的丈夫已经死了,但他却对你做出此种违背天理的事情来,从而让你承受那么大的身心痛苦!责任在与他,而不在于你!所以,你不必觉得内疚!”瞧着肖若水情绪有些低落,聂志远只能如此安慰她了。

“小女多谢大人。”肖若水低低说了一句。

反倒是聂小倩,她心中还是为着肖若水不平。那个可恶的男人,真的是太不不负责任了。

“采臣哥,你对此事可有不同的看法?你觉得,她应该把这孩子生下来吧?”聂小倩发现宁采臣一直在皱着眉目,他好像在思考着一些问题。

听了聂小倩的问话,宁采臣神色一晃,沉吟了一下,说道:“这个事情,该怎么说呢!若是依照伦理论述的话,那么,这个孩子就不应该生下来。因为他的不同寻常,已经是违背了自然规律;可是,若是从人道主义上论说的话,我觉得,王鹏之所以这么做,我想,他也有自己的苦衷吧!”

“切!那个自私自利的可恶男人,他能有什么苦衷?”聂小倩嘴巴一撇,她并不认同宁采臣的话,“依照我的一丝,肖姑娘就不应该把这孩子生出来!那么想啊,这可是鬼胎,这世间注定容不下他的!那么,等孩子长大了,你让他无那里?何况,如今这个世道,道士啊,和尚啊,还有驱魔人,四处可见他们的踪影,若是被他们发现的话。先不说肖姑娘最后能否把孩子安全顺利的产下来,很有可能,她会被那些驱魔人一刀给诛杀了!”

啊……

聂小倩的话,可是让肖若水听的心惊颤抖不已。她还那么年轻,可不想死呢!

“呵呵!肖姑娘,我只不过是打个比方而已,你……不用害怕。”见着肖若水杯自己的话吓坏了,聂小倩只好安慰她道。

宁采臣面色一凛,说道:“小倩的话,不是没有道理!这孩子的确是为世间容不下。即使将他生出来了,这孩子以后的路必定很坎坷,单单是驱魔人,他们嫉恶如仇般,自然不会放过你们。何况肖姑娘还是一个孱弱的女子,该怎么与他们抗衡?”

宁采臣的话,已经是说的很明白了。居然这个孩子违背了天理,乱了他们的人道,那么,就不应该存在。要拿掉孩子,或许对于肖若水而言,她可能会舍不得。毕竟,孩子都是娘亲身上的一块肉。

可是以此比较起来的话,前途凶险,很有可能,正如聂小倩说的那样,被驱魔人发下了,大人被诛杀,更别提能够将小孩子保住。

这个风险,对于肖若水而言,她可是承受不起。不过最终是否要留下孩子饿决定权,可是由肖若水抉择的。

毕竟,她是孩子的娘亲,没有人能偶帮着她做最后的决定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