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163 被狐狸精纠缠

穿入宁采臣 163被狐狸精纠缠

最后,肖若水的决定是,三天后,会给他们一个答复。其实对于肖若水的决定,众人一点也不觉得意外,毕竟这事情,对于她来说,一时间,她也乱了自己的方寸。三天的时间,已经足够她思考自己的该是如何决断了。

肖若水离去。

宁采臣眼看也没有自己的什么事情,也跟聂志远告别了。如今他们父女刚刚是团聚不久,宁采臣也不好打扰他们。

宁采臣从公堂出来,时间,恰好是晌午时分。顿感肚子有些饿,寻了附近一个餐馆,要了几样寻常的菜肴。

饭菜没有上来,一个女子,她不请自来,坐到了宁采臣的位置对面上。瞪着一双明亮的眼睛,将他看个不停。

对于此女子的举动,宁采臣一点也不吃惊,“我说,你跟踪我多久了?你不无聊么?一个女孩子家的,也不知道收敛一些!万一,撞见了那些和尚道士,我看他们不把你拨了一层皮才怪。”

没错!来人便是那天晚上,将宁采臣“掳走”的苏雪。宁采臣从公堂出来后,她便是一只跟踪在他后边,直到跟到了这里。苏雪她想要做什么,宁采臣可是一点兴趣都没有。依照此女子的心性,她或许就是一个好动,坐不住的人吧?

“哼!我要你管!我就是喜欢跟踪你!怎么样?我喜欢,反正你管不着。”苏雪嘴巴一努,继续说道:“说吧,为什么那天晚上,你会失约,不来参加我爹爹请你的宴席?”

宁采臣眉目上扬,感情,这大小姐可是为着此事而来的?不过话说回来,那天晚上,恰好聂志远登门拜访,他的确是走不开。为此,他才不得不失约了。只是在此,宁采臣并不打算解释什么。失约了,便是失信他人,他可没有什么好解释的理由。话说,一旦解释了,便是在掩饰,那么,不如不解释,沉默为之更好。

“喂!你哑巴了?本小姐在问你话呢。”苏雪等了一会儿,却是瞥见宁采臣好像并没有把她的问话放在眼中,不觉中,她好像感觉到眼前这书生对他过于藐视了。若非不是考虑到大堂中,有着很多的食客,苏雪她真的会当场掀桌子了。

“因为有事情,所以给耽误了。”眼见大小姐可是要发飙的样子,宁采臣淡淡说道,“回去吧,没事别出来再晃悠了,其实,这个社会,比你想象的更加复杂,人心更加险恶。”

“你……早就知道了?我是…”苏雪神色一晃,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一脸淡然的宁采臣,“告诉我,你是从什么时候,便是知道了我们是……”

苏雪的惊讶,宁采臣也不吃惊。知道他们是一家狐狸精的事实,对于他而言,并非是一件新鲜的事情。见得多了,心随之也淡定了。

“嗯!就是你那天晚上将我掳走后,我便知道了。”这些事情,宁采臣没有什么好隐瞒的,一一的说出来。

反倒是苏雪,她听的是心惊连连。宁采臣,真的不像他表面书生样子看起来的那么简单啊!第一次见面,他就已经发现了他们是狐狸精的事实?假若,这书生,他若是没有一定的本事,那么,寻常一个书生的话,他们不可能会发现的。

“可是,我怎么发现,你一点也不吃惊,也不惊讶?”苏雪在震惊过后,悠悠的问了一句。然后,她的目光,一直将宁采臣左右,上下的扫视了一遍,像是看怪物一样,目光灼灼。

稍后,饭菜上来了,宁采臣拿起了筷子,可苏雪一下子就将那些桌子上的菜肴拦到了她面前,盯着宁采臣继续说道:“哼!不许吃!你还没有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呢。”

这苏雪,还真是一个野蛮的狐狸精小姐啊!宁采臣有些无奈,只好放下了手中的筷子,叹息了一声,说道:“我说大小姐,这个对你很重要吗?那天晚上,受伤的人可是我啊?事后,我都没有找你算账,你怎么还在此纠缠不休?我饿了,别闹了。”

见宁采臣真的是生气了,苏雪只好是应了“哦”的一声,不再阻拦宁采臣就餐了。宁采臣在吃饭,她苏雪就瞪着一双雪亮的眼睛,一直看着。

可惜,宁采臣并非是这个时代中的男子,他并没有感觉到有一丝的难为情,该吃饭的,他大口吃,该夹菜的,他大口嚼着。

可在苏雪眼中看来,眼前这个书生的举动,不拘一格,不理会她怎么看着他,他淡然如斯,一点也不羞赧。落落大方,这样的书生,她心中蓦然升起了一些怪异的情愫来。她发现,在忽然间,她有些开始喜欢上这个淡定,面相如玉男子。

“你无论是吃饭,或者是说话的举动,我觉得,都很可爱。”在沉默了一盏茶的时间后,苏雪对着宁采臣说了那么一句话。

那时候,宁采臣也差不多吃饱了,他放下了筷子,很认真的看着苏雪说道:“我说大小姐,你平日里真的一点事情都不做吗?人生可是很苦短的,我走了,你请自便。”

宁采臣说完,起身结账,走出了大堂。然则,那跟屁虫,还像刚才一样,跟在了他身边,几乎就是寸步不离左右。

大街上,一个大男人,被一个女人纠缠不休,而且,对方的身份,还是一只狐狸精。宁采臣也无法估摸到,这苏雪到底想要干什么了。

为此,宁采臣只能停下了步伐,一脸无奈的扫视了她一眼,“苏雪,说吧,你到底想要做什么?没事的话,赶快回去吧!说不定,你爹爹和姐姐他们正在寻你,为你担心呢!还有我最后奉劝你一句,没事的话,最好不要再大街上溜达,这里的道士和尚可是很多的。”

宁采臣最后那一句,可是大实话。因为在短短半天中,他已经迎面撞见了几个道士,还有一些和尚,看着他们那些人一身的武装打扮,他们可都是一些不简单的人。何况,苏雪是狐狸精,遇见了他们的话,她的下场只有死路一条。

然则,苏雪像是没事一样,对于宁采臣的话,她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,继续没心没肺说道:“切!这道路又不是你家的,你走得,我同样也走得,所以,无需你费心了。”

听了苏雪的话,宁采臣顿感心中一堵,这女人,不可理喻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