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164 小狐狸精有难

穿入宁采臣 164小狐狸精有难

那么,一旦遇见了不可理喻的人,最好的办法是什么?直接暴走。宁采臣是这么想,也是这么做的。他二话不说,扭头便走。他若是在继续的与此纠缠下去,兴许在下一刻,他会直接的口吐白沫晕倒下去。

“喂!等等我。”

苏雪见宁采臣不在于他拌嘴,反而是大步走去。她心中未免是有些着急。赶紧小跑的追了上去,一把扯住了宁采臣的袖子,一副不依样子。

“赶快放手,这里可是大街上,别在拉拉扯扯的!”宁采臣一甩袖子,赶快的抽离出来,“大小姐,我很忙的,你到底想要怎么样?”

这一次宁采臣可是生气了,这小狐狸精,怎么像长不大的孩子啊?看她的样子,应该也有十六七岁的年纪了吧?不对!她居然是狐狸精,怎么可能只有十六七岁?少说也有百年的岁数了?宁采臣眉目一拧,这一次,他真的是生气了。

宁采臣生气了,苏雪也不敢在对他纠缠不休了。她对着宁采臣“哼”的一声,面色怏怏的扬长而去。

看着那小丫头的离去的背影,宁采臣无奈一笑。如此不谙世事的丫头,她迟早会吃亏在她的任性上的。真是奇怪,跟他们一家狐狸精不过是平水相逢而已,他为何如此的替人家操心啊?宁采臣暗暗一摇头,寮步走去。

在归去的半道上,天色一下子便是阴沉了下来。接着,是轰隆一声,天空中,一道银光直起的闪电,破空降下,大地随之一片剧烈的震荡。

宁采臣眉目一拧,心中无端的生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。这天气,明明刚刚还是好好的,怎么一下子就变天了?莫非即将要发生什么事情不成?

他转过身子,目光幽幽的看了一眼之前苏雪离去的方向,心中那个预感,愈发的强烈。该不会是因为那丫头的关系吧?

宁采臣的一双目光,扑闪不定。

苏雪一路可是非常气愤的,哼!臭书生!有什么了不起的!不就是长得好看一点吗?本小姐才不会稀罕呢!苏雪一路走去,她不断的对宁采臣咒骂了千百遍。然则,她并没有发现,她在踏上归程的路中,在她的身后,已经被一个人秘密的跟踪了。

那人,是一个老者,一头银发异常刺眼,他手中秉着一把法笔,距离在苏雪身后百米开外。若是在寻常中,苏雪她定然能够发现被人跟踪了。可惜今天,她心生不宁,一直想着刚才的气氛事情。

左右一个臭书生的咒骂不停。

一路走去,穿过竹林,一股萧杀的气息蔓延在周边中。直到这一刻,苏雪才是反应过来,她被人跟踪了,而且,还是一个法道高深的道宗门人。

莫非是九玄宗的人?苏雪站在竹林中,冷冷的盯着后面徐徐步伐走上来的人。竟然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头?苏雪的一双眼睛一缩下,她的脊背,蓦然是冒出了一层冷汗。

“丫头!怎么不走了?”老者悠悠一笑,距离在苏雪十步之外,他停下了脚步,他手中的法笔横在了他前面上。

“呵呵!我倒是想走,可是你会放我走吗?”苏雪暗暗吃了一惊!真的是该死!真被那书生说对了,她的狐狸精身份,本来就敏感,一旦暴露的话,必定会给自己招来杀身之祸。可是苏雪想不到,这事情的发生,未免也太快了吧?

她记得,爹爹经常告诫她说,这个社会,人心过于复杂,若是没别的事情,千万不要一个人偷偷的溜出去玩耍,以免给自己招来祸事。那时候,她总是嘲笑爹爹小题大做,哪里来的那么多坏人?

然后爹爹又说,他们不是坏人,有可能,你遇见的是道士,或者和尚,又是或者驱魔人,他们的职责,便是诛杀这天下间的妖孽。最后,爹爹还对她说,虽然,我们从来没有做过一件伤天害理的事情,但是,因为我们的狐狸精身份,这天下,注定是容不下我们这一特殊的宗族。

那时候,她总是那么天真以为,不过是爹爹想多了,杞人忧天而已。如今现在看来,不是爹爹想多了,杞人忧天,而是,她过于单纯,不谙世事。

老者看着一脸淡定神色的苏雪,他咧嘴一笑道:“呵呵!小丫头,我看你道行不深,不过你这一份淡然的气质,老朽倒是很欣赏!不过,你毕竟是妖孽,而老朽又是道宗门人,所以今天你遇见了我,那么,这便是你的命,你的劫数了。”

老者言毕,他面色一变,手中的法笔一点,急速如风的朝着苏雪掠了上去。苏雪惊变,看那法笔的刺来,银光一闪,如是她躲闪不及时的话,很有可能,她的身体,立刻会被钻出一个血窟窿洞眼来。

苏雪往后掠起,她双腿一垫地,悬去的如飘下的一片树叶,急忙躲闪而开。可是老者又是怎么会让苏雪逃离出他的攻击范围?

老者抿唇冷冷一笑,法笔破空一划下,在苏雪的前方中,蓦然遁生成了一道金光,那一道金光,直直打在了苏雪身上。

啊…

苏雪可是躲闪不及,被金光击中了身体,她坠落在地上,身体连续的翻滚了几下子,最后才是落定下来,她扑哧的一声,满口血液,溅满了她一身的腥红。

苏雪倚靠在一株竹子上,一脸惊恐的盯着前方中的老者。此老者,他到底是什么人?难道他就是爹爹经常说的,九玄宗门人?假若真的是如此的话,那么,今天,这一片竹林中,便是她的埋葬之地。

那一刻,满嘴鲜血的苏雪,第一次,她有了后悔之心。对于爹爹经常告诫她的话,她没有放在心上。假若,她不那么任性,像姐姐那般好静,今天,她就不会遭遇到这一场劫难了?

苏雪挣扎的站了起来,她怒斥的一声咆哮,瞬间,她已变身,一双长长的耳朵,从她的后脑勺上伸展而出,眼睛,鼻子,还有她的双手,均是以狐狸的特征一样,一双腥红的眼睛,死死的盯着前方中的老者。

老者依然是一脸淡定神色,见苏雪变身,成了狐狸的模样,他抿唇又是一笑道:“都说狐狸精妖媚,真的是果然不假。丫头,你就认命吧!不管你变化如何!今天,老朽必定要将你诛杀了!不过可惜的是,你的道行太浅,要不然这妖丹可是就宝贵了。”

喵……

苏雪化被动为主动,趁着老者在说话的时间,身子一纵,扑了上去。然则可惜的是,正如老者说的那般,她的道行太浅,经不起他法笔一点。然后银光一闪,立刻将苏雪给打了出去。

啪的一声巨响,苏雪的身子,重重飞了出去,然后击中在一株竹子上,孱弱的竹子,又是怎么能够承受住苏雪的重量撞击?

瞬间是吱嘎的一声,应声而断裂。再度受到了致命的一击,苏雪奄奄一息堂在地上,不出一会儿,她的身体随之一晃,然后一只浑身白色的小狐狸,趴在了厚厚的竹叶下,露出的一双眼睛,扑闪,惊恐不断。

二度重击之下,苏雪已经没有了翻身的机会。

轰隆!一道雷电,直直击中了一株竹子,燃烧了起来。难道,上天也要将她惩罚么?已经变成了狐狸的苏雪,看着老者一步一步的走来。此刻,她只能是不甘心的闭合上眼睛。然后,在她的眼角中,滚落出了两滴晶莹泪光,宛若是珍珠般的明亮。

“呵呵!小东西长得还是挺可爱的。不过……可惜了。”

老者面色一寒下,他手中法笔一挑,就朝着苏雪点了下。

或许,有些事情,在冥冥中已经是注定好的,你若是命不该绝的话,即使经常兜入鬼门关,依然还能够安然无恙的回来。

咻!

一道破空的长竹子,直直朝着老者的背后掠了上去。长竹子的掠来,是那么的极速,破空如电,势不可挡。

那一刻,老者自然不能将苏雪诛杀的,倘若,他法笔继续点下去的话,那么他的下场,就会被那破空掠来的竹子给贯穿他的整个身体。为此老者为了保命,他只能往前掠了出去,然后悬了一个身体,落下来,一脸震惊的看着前方中,那一袭白色衣服男子,款着步伐,徐徐而来。

他,竟然是一个书生?

老者面色一震!想起刚才,那掠来的竹子,最后贯穿了连续五株竹子之后,才将那一杆竹给阻拦了下来,可见,那个手段的发力,是有着多么的恐怖了。

来人,却是宁采臣。

为何宁采臣会凑巧出现在此地?或许,是因为,他心中的那一股不祥预感!又是或许,他想起了如画,然后才是想起,苏雪那个丫头。所以,他来了。

潜伏在地上的苏雪,她那一双绝望的眼睛中,此刻,已经是银光闪闪了。是书生!真的是他!苏雪可是想不到,宁采臣竟然那么厉害,一杆长竹破空而来,意外的救了她一命。

可惜现在的她,被老者法笔击的化出了她的真身,已经是奄奄一息了。不过苏雪却是很开心,因为,即使她现在死去,她也不会有什么任何遗憾的。

“你是谁?”老者目光一闪,有了一丝疑惑。

“我,就是一个过路的!瞧着这小狐狸可爱,所以,不忍心让你杀了她。”宁采臣神色淡然,走了过去,将潜伏在地上的苏雪抱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