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165 救治

穿入宁采臣 165救治

“呵呵,年轻人,老朽只怕你有命抱着她,却是没有那个命将她带着离开。”老者面色一寒,一抹严厉的目光对着宁采臣射了上去。

威胁吗?宁采臣丝毫不在意,“不知道老先生如何称呼?话说,你都一把年纪了,何须要跟这小狐狸过不去?佛家有言,不看生面看佛面,放他人一条生路,也是日后给自己行个方便不知道老先生意向如何?”

“老朽乃九玄宗座下门人,号称风清道。我奉劝你一句,这小狐狸可不是一般的狐狸,年轻人,你还是不要多管闲事的好。”风清道嘴角一扯说道。

他已经下了最会通牒,假若宁采臣在执迷不悟的话,那么他手中握着的法笔,定然会不客气的切上这小子的咽喉去。

风清道?怎么又是九玄宗的人?看来,这九玄宗的人,可是无处不在啊!宁采臣记得,前不久,他刚刚是打跑了两个也是自称九玄宗的一男一女,如今又是来了一个老头子。看来,他真的是与九玄宗有缘了。

对于风清道的话,宁采臣却是不理会,他探手悠悠的抚摸了一下苏雪那白绒绒的软毛,蓦然中,他又是想起了,同样是在竹林中,他搭救了如画那一幕情景,在他的脑海中重现出来。或许,他上辈子就是一只狐狸,若然不然,他怎么会跟狐狸有如此渊源?

风清道见宁采臣并没有回话,反而是一脸淡然的轻抚着他怀抱中的狐狸精,他心中的怒气,是蓦然腾的一下,燃烧的滚滚。

“小子,别给脸不要脸!老朽已经给足了你面子!你若是在不知道好歹的话,那么,我可对你不客气了。”

风清道言毕,他法笔扬空一划下,那端中,生成了一道银光,直直的朝着宁采臣所在的方向掠了过去。

道家佛法,的确是高深。

宁采臣也无所畏惧,他抱着小狐狸,袖子一甩,踏着他前面的竹子,往上一窜,翻转了一个跟头,直接避开了风清道划来的银光。

银光击中了一株竹子,啪的一声,那竹子宛若是被投上了一枚霹雳的火弹,一下子就爆炸开来,粉碎了一地的屑沫。

“身手不错!”

风清道挺身攻击而上,挑起了法笔,圈了一个弧度,抹上了宁采臣的门面罩下。眼见老头子起了浓烈的杀机,宁采臣知道,他不能再继续的躲闪下去了。这一战,必须要速战速决。因为他发现,窝在他怀抱中的苏雪,她的眼睛,逐渐的闭合上去。

这可是一种不好的预兆。小狐狸遭遇到了风清道重击下,必定是受了很重的内伤,如若不及时救治的话,她很有可能会因此重伤死去。

这个责任,宁采臣可是担当不起。

因此,在风清道法笔罩下,宁采臣神识一动,立刻将轩辕剑从鸿塔中招呼出来,呼啸而来的轩辕剑,破空一道银光,立刻迎挡上了风清道的法笔。

叮的一声,长剑与他的法笔相互碰撞一起,一道弧光飞出,拉开了战局。宁采臣一剑在手,这一战,他只想速战速决。

扬剑一破,他挑剑在地面上,打出了一道巨大的气浪,顿时,滚滚卷起的气浪波,对着对面上的风清道围拢上去。

轰隆一声,两道强烈的气波相互冲撞一起,激起无数道尘浪,布满了一空的灰色。

宁采臣趁着这个时机,他呼啸一声,踩着飞剑离去。

被罩了一身灰尘的风清道,待那些尘埃落定后,他发现,宁采臣已经消失变成了一个黑点远去,即使他有心要追击,也是没有那个能力了。

“可恶!”

最后,他只能面色阴寒的跺跺脚,气急败坏的发泄一通话,自行离去。

宁采臣踩着飞剑的方向,自然是苏雪府邸。一路急行,不到两盏茶时间,已经到了苏家大门前。

宁采臣刚是收拢了轩辕剑,迎面而来的竟是苏广汉与他的大女儿苏晴。他们眼见宁采臣怀抱中的狐狸,顿时面色一片巨变。

“清逸兄弟,这......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?她......天啊!雪儿怎么会变成这样的?”苏广寒眉目一拧,望着宁采臣怀抱中的狐狸,赶紧一把手夺了过去,“雪儿,我是爹爹,你怎么样了?”

在赶来之前,宁采臣能感受到,苏雪的气息越来越微弱。如果再不救治的话,她是坚持不了多久的。当下,宁采臣说道:“她受了很重的内伤,你们赶紧救治她吧。要不然,她会有性命之忧。”

“好的!多谢宁公子的仗义相助。”苏晴说了一句。

苏家人,他们现在既是震惊,又是着急。他们震惊的是,宁采臣到底是在何时已经知道了他们是一家狐狸精?而着急的是,为着苏雪担心了。

苏雪的情况,看起来非常糟糕!苏广寒一路抱着,一路飞奔的进入。事情到了如今这地步,苏家人也不在顾忌宁采臣这个外人了。

苏广寒江苏雪安置在一张床榻上,他速速拿出了一个小瓶子,然后倒出了三里红色的小药丸,立刻给苏雪喂了下去。喂完了药丸,苏广寒盘膝坐在床榻上,看样子,他应该是给苏雪灌输下他们作为狐狸精家族的某种保命真气了。

足足半柱香的时间,直到苏广寒脸色越发苍白,他才是停止了运气。而他,一下子就瘫痪在**,满头大汗,喘息着对着一边的苏晴说道:“晴儿,赶快给你妹妹盖上毛毯,被子,好让她驱除体内的寒气。”

给一只狐狸该毯子,若是在外面看来的确是有些滑稽可笑,不过宁采臣却知道,这可不是儿戏,苏雪受了内伤,又接受了苏广寒的大量真气,她孱弱的身体,自然是有些承受不住。善后工作,还是很重要的。

苏晴给苏雪该上了一层厚厚的毛毯,忙完了这一切。苏雪悠悠的苏醒过来,她瞥见了瘫痪在自己身边的苏广寒,说道:“爹爹,对不起!为了我,您不惜牺牲了自己百年的功力,我......”

“雪儿,你不要觉得有心理负担!只要......能够将你救回来,别说是百年的功力,便是将爹的性命豁出去了,你是爹的女儿,爹觉得,这些都是值得的。”苏广寒在歇息了一下子,他的面色比起之前,算是好了很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