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166 天劫之忧

166天劫之忧

“对不起!我以后不会在任性了,一定会听爹爹的话!”苏雪披着厚厚的毯子,只是露出了他的脑袋来,张口就说出人话来,的确是让人感觉很惊悚。

幸好,在屋子里并没有外人,宁采臣已经是见多不怪了。

随之,苏广寒下了床榻,一脸怜爱的给苏雪拉拢了上了毯子,“雪儿,你先好好歇息,把伤养好了。”

“嗯!女儿知道!爹爹,这一次,多亏了宁公子他仗义相救,女儿才能捡回一条性命,所以,爹爹你一定要好好的酬谢他才是。”苏雪晃过了脑袋,一双妖媚的狐眼,盯着宁采臣看了一会儿,她才收回了目光,她的眸光中,却是有一丝不舍之情。

“我会的!清逸兄弟,有请到外堂说话。”苏广寒对着宁采臣说道,然后,他的目光落在了苏晴去,“晴儿,你在这里好好的照顾你妹妹。看她有什么需要的,你就……尽量的满足她吧。”

唉…

苏广寒言毕,微微叹息了一口气,示意了宁采臣一眼。随后,他们两人,出到了外面的大堂。

“清逸兄弟!多谢你搭救了小女一命,苏某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的大恩了!在此,请受苏某一拜。”苏广寒面泛激动,对着宁采臣,盈盈叩首起来。

苏广寒的举动,可是把宁采臣惊吓的不小,他赶紧窜步伐过去,将苏广寒搀扶住,说道:“苏员外可是言重了,这不过是我的举手之劳而已!你如此行为,可是折煞我了!”

“要得的!若非不是你的话,我苏某今天,必定会痛失一爱女。所以说,你就是我们苏家的大恩人啊!”

苏广寒身体还是有些孱弱,他一边说道,一边被宁采臣搀扶坐到了椅子上。他握着宁采臣的一双手,竟是久久的不肯松开。瞬间,宁采臣从他的一双牟匡中,看见了他一抹眼泪的潮湿在眼底打转。

顿了一下,苏广寒继续说道:“清逸,你尽管提要求,凡是苏某能够做到的,苏某定然不会推脱。”

宁采臣面色一愣,他也随之在一旁坐了下去,说道:“我想,你们真的是误会我的意思了。搭救苏雪,我不是为了某种目的,我只是觉得,不管是人,或者是妖,彼此都是有这个权利生存这此世道上,所以,苏员外,客气的话也不要再说了,若在说的话,便是矫情了。”

“好好!苏某以后绝对不会再提起此事了!”苏广寒连连点头称是,“对了,你是在何处发现小女的?攻击他的是什么人?”

话说到这,苏广寒的脸色,已经是一片冰寒了。他若是没有猜测错误的话,一般危害他们的人,除去了和尚,道士,还有驱魔人之外,他再也想不出其他的人来了。

宁采臣发现了苏广寒眼中那一抹冰寒,他只好说道:“那人叫风清道,他说,他是九玄宗门人。我疑惑的是,那九玄宗又是什么门派?”

“果然是他!可恶的死老头!胆敢伤害我的女儿,我定然不会轻易的饶恕他。”苏广寒的目光,又是一阵寒意起。

宁采臣可以猜测,他们之间,一定发生着某样的故事了。

“九玄宗,于扬州城外的三四里处,我苏某从隐匿在这繁华的扬州城中,就是那个老头子,总是对我纠缠不休!他一直在寻找我的藏身之地。因此,这段时间以来,我多半的时间,都是跟他在斗法!唉……可我没有想到,小女终究还是落到了他手中!幸好……罢了,此事不提。”

苏广寒无奈停下了话语。

宁采臣反而是有些好奇了,居然苏家已经危机四伏了,他们怎么还不离去?难道,此扬州城中,还有他们舍不下的东西吗?堪比性命还重要?

宁采臣一脸疑惑,苏广寒也是看出来了,他停顿了一下,接着说道:“不满清逸你说,或许,你会觉得很奇怪,为何我们已经暴露出了身份,还在此逗留是吧?唉,我索性就跟你说明了吧,因为两女的关系,她们距离渡天劫时间不足半个月,因此,我现在不能离去,而且,那个地方,我已经找到了,位置极佳,隐秘很好!所以,我才迟迟不肯离去,为的,就是等待着一天的到来。”

瞬间,宁采臣便是明白了。原来是这么一回事。妖要蜕变,或者他们的能力晋升到一定的程度,他们是一定要渡天劫的。天劫,便是上天的雷电,引渡到他们的身上,便是天罚。作为妖一族,天劫是他们无法迈过去的一个危机坎道。

能力承受弱的话,如果本身的实力不够强大,那么,在渡天劫的过程中,他们必定会被燃烧的最后暴毙身亡。

可见,天劫,便是他们的巨大灾难。生死一瞬间,就要看他们本身的实力,是否够强大了。

“唉!我现在担心的是苏雪,她从小任性,好动,不听话,经常忤逆我的话,这些我都可以承受,我无法承受的是,她的实力,过于弱小,一旦天劫到来的那天,以她现在的实力,我可以估测得到非常不乐观。要是有她姐姐一半的实力,我也不会那么揪心了!”

沉默了一会儿,苏广寒继续说道,“这些天来,我一直睡不好觉,眼看她们姐妹两的天劫日子越来越近,我的心中就惊慌无比!如今苏雪又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,唉……这或许是她的命吧!她的伤,若是要恢复完全的话,没有半个月的时间养伤,根本是不可能的!可是时间不等人!雪儿她……”

苏广寒言语忽然哽住了,再也说不出话来。宁采臣知道,那是一个父亲对于女儿的溺爱,舍不得失去。可是呢,她们的天劫即将到来。到时候,她们即使想要躲避,已经是不可能的!那么,他们唯一能够做的便是接受天命,接受上天的天罚。

苏广寒的担心,宁采臣何尝又是不明白呢?不过对此,宁采臣似乎也是无能为力。他们是妖,天罚他们必定得承受,那是他们的命,也是他们的劫数。妖化人,他们必须得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一定的代价。

生存之道,本来就是相互相生相克中。

看着一脸哀伤的苏广寒,宁采臣可是有些于心不忍了,他随后问道:“那么,有没有其他的办法,将她们的天劫降到最低限度?分担她们的一部分危机,把危险将达最低呢?”

听了宁采臣的话,苏广寒面色缓和了一下,点头说道:“办法是有的!原本我是这么打算的,到了天劫那日,苏晴的话,我不太用担心,至于苏雪,我打算将她承受的天雷引渡到我的身上,可是苏雪发生了这事情,我为她耗费了百年的功力,到时候,我只怕……”

苏广寒的担心,不是没有道理。他的百年功力,已经被耗费了一半,为了救女儿,他完全豁出去了。人算,真的是不如天算。他之前的计划,看来,他已经是没有能力在执行了。

瞧出了苏广寒一脸为难之色,宁采臣悠悠说道:“苏员外也不用如此绝望,放心吧,我可以将苏雪的天雷引渡到自己身上,我想,我还是有那个能力承受的。”

“不!这怎么可以?”苏广寒一脸激动站了起来,“清逸兄弟,你为我们苏家已经付出很多,我们是在是没有那个颜面在让你为我们做那事情了!而且,你可是不清楚,那天雷的危害有多么严重,不是常人能够承受得住的。”

“嗯!这个……就不劳烦苏员外担心了!这就这么定下了!我出来已久,也是该回去了!有什么事情的话,你可以到柳长巷的书斋找我!你们保重!告辞了。”

宁采臣对着苏广寒作了一鞠,寮步离去。

苏广寒一直将宁采臣送到了院外,一直看着宁采臣的背影消失后,好长一段时间,他才是反映了过来。宁采臣,真的是他们的贵客啊!他们苏家欠下的这个天大的人情债,他不知道,何时才能还清呢?

唉……

苏广寒踏着沉重的步伐,回了院子,入了房间。

那时候,苏晴苏雪两姐妹在说着悄悄话,见到苏广寒一脸凝重走进来,苏晴便站了起来问道:“爹,我看你脸色不太好,而且,你也刚刚给妹妹灌输了那么多真气,您还是回去歇歇吧!妹妹有我照顾就行了。对了,那书生,他离去了?”

“爹没事!他回去了!唉!我们苏家啊,可是欠了他一个天大的人情债啊!要不是因为他,你妹妹今天可能就没命回来了!”

苏广寒在床边坐了下去,探手抚摸上了苏雪的小脑袋,“雪儿啊,你要是有你姐姐一半乖巧的话,你今天就不会……算了!过去的事情也罢!你好好歇息吧!这段时间,可不能再调皮了。”

“爹爹!雪儿知道了!以后……我再也不会调皮了。”因为一次任性,所以,她几乎连小命都搭进去了,她若是再不长记性的话,再度受伤害的还是她自己。

今天,苏广寒很难得见女儿如此乖巧,他心中也是一阵轻松。

“对了,爹爹,我记得你之前对我们说过,我们渡天劫的日子,可是不久了,可是我现在……”苏雪才是想起来,她还有一个巨大的劫难在等待着她,如今又是意外受伤了,那么,等到天劫到来的话,她还能活命吗?

“雪儿,这个你不用担心,安心养伤吧!其他的事情,日后在说。”对于此事,苏广寒不在让苏雪在养伤期间有所担心。能不提的,最好不提为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