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167 下马威

167下马威

宁采臣刚刚是回到了院子中,天空突然是一阵倾盆大雨降临,哗啦的雨滴,溅落在屋子上四周,在寂静的院子中,夹着一丝诡秘。叫人感觉到,有了某种不祥。

推门进入里屋,蓦然在一阵阴凉的风迎面吹来,宁采臣面色一变,他目光锐利的盯着屋子四周扫视了一眼,瞬间却是没有发现任何异常。

难道是自己多心了?宁采臣面色缓和了一下。然则,当他继续往里面走去的时候,他感觉到,此种情况非常不正常。屋子中,散发出某种陌生的气息。如此便是表明,在屋子中,隐藏着某个人,或者是某样东西,而且,还是在暗处,他看不见的。

对于此种异常的感觉,宁采臣相信,他的第六感觉,绝对不会出错。暗中想通了这一点后,宁采臣已经确定了,在屋子中,潜伏着一位不速之客。而且,这不速之客,还不是一个人。而是一个死去的阴魂。

真是可笑啊!类似这样的事情,他已经不是第一遇见了。上次在横县中,他们租下来的店铺,同样也是隐匿着一个阴魂,一个死去为了伸冤的鬼魂。

这一次匆匆下到扬州来,宁采臣并没有与韩生白素他们告别,宁采臣自是将店铺给了韩生经营,他则是做一个幕后老板,时隔一段时间,他就会作画一卷,派人送去给韩生,作为他们店铺的压轴。

而这一次,这位不速之客却是不请自来,看样子,看是来找麻烦的。宁采臣从屋子中,不断散发着那一股冰冷的气息,他可以判官出一个一二。

然则,宁采臣却是当做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样,他悠悠的走到了桌子旁,给他自己倒了一杯水,然后,他端着水杯,又是悠悠步伐走到了椅子上,坐了下去,抿下了一口水后,他才是目光一扫,看着某个角落说道:“居然都已经来了!就现身出来吧!别在偷偷摸摸的了!光明正大一些吧。”

此刻,倘若有外人在的话,他们一定会认为,宁采臣凭空说着话,他莫非是撞邪了不成?如此怪异惊悚的举动,真叫人感到不可思议。

然而有一句说,事出有常,必有妖。

宁采臣的话语刚是落定,然后,气息一动,一阵一阵阴风在他对面悬成了一个漩涡,短短的时间,便将屋子中的家具,或者茶杯,桌子等等抖动的哗啦作响。

见此,宁采臣可是生气了。看来真的是老虎不发威,被当成了病猫啊!

宁采臣面色一寒,站了起来,他捻上了桌子上一双筷子,对着那个漩涡扣了上去。啄的一声,紧是凭着一双筷子,立刻将那诡秘的漩涡给破除了去。

然后,宁采臣冷冷呵斥了一声:“孽障东西!别给脸不要脸!我现在数三下,你若不出来的话,那么休怪我下手无情了。”

对于那些孽障东西,给脸不要的,宁采臣也不想在与他纠缠下去。目光凛然一闪,他在等待着最后的时机。

宁采臣的话,刚是说完,一噗的一阵青烟,袅袅生散开来。一个阴面狰狞的男子,对他对峙着。

又是孤魂野鬼!唉!宁采臣可是考虑,下次,他是否要在自家的院子大门上,高高的悬挂上一块八卦镜子?不过这一点,似乎行不通。为何?因为聂小倩的关系!毕竟,聂小倩至今还是鬼体,自从她与聂志远相认之后,她修炼的《回元大法》已经停滞下来了。人,都是有惰性的。

“如果我没有猜测错误的话,你就是王鹏吧?”对于此阴魂的出现,宁采臣一点也不吃惊。

因为他建议肖若水不要那个鬼胎,那么,作为这一切祸首之人的王鹏,他自然是不会答应的。试想一想,他死后,费尽了心机,便是想要让他的妻子怀孕。他不惜违背了天理,人道,最终,他真的是心想事成了。

他违背了自己妻子的意愿,强硬进入了她的梦中,然后做了不该做的事情,最终,肖若水成功怀孕,怀上了阴胎。

“你该死!”王鹏阴沉着面色,他是阴魂,身上没有阳气,因此,一旦他出现了,整间屋子中,四处都是满眼着一股冰冷的气息。

加上现在的天气,即将大十一月份了,而且冬至已经不远。气氛的降温,可是越来越明显。

“说说看,我为何该死!”宁采臣悠然的坐在了椅子上,他还翘起了二郎腿,在外人看来,他此副样子,非常欠揍的模样,一副浪荡不羁。

嗷......

王鹏咧嘴喷出了一口尸气,宁采臣顿时面色一变!不会吧!这王鹏根本不是阴魂,看他喷发出来的尸气,几乎就跟僵尸差不多。难道他已经历练成了鬼仙?若是如此的话,事情可就非常麻烦了。

一般而言,鬼仙多半是好鬼!可是,也有的鬼仙,他们为了自己一己之私好,从鬼仙沦为恶鬼。不单法力高强,掠杀凶猛,可以称得上鬼王,占地一山头为王。无恶不作,坏事做尽。

“若非不是因为你,若水怎么会想要拿掉我们的的孩子?臭书生,你管的事情未免是太多了!我今天来此,就是给你一个教训的!好让你知道,有些事情,那是顺应天道而为。若水现在改变了主意,不想把孩子生下来,你就是听你的话,连我的话,她都不听了,你真该杀。”

王鹏依然是咧嘴獠牙,一副十分恼怒的模样。那一刻,宁采臣已经起了提防之心。一看王鹏这面相,他可不是阴魂那么简单了。让宁采臣疑惑的是,王鹏不过是一个死去半年左右,他为阴魂,怎么一下子就晋升到了如同鬼王般?这速度,真够快的!

唯一解释便是,他一定得到了某种法器,或者是其他的药物,从而加快了他的晋升速度。

“书生!哈哈......很奇怪是吧!我一个小小的鬼魂,竟然可以跟你们活人拍板?”王鹏不理会宁采臣的疑惑,然后接着说道,“让我来告诉你,因为在半年前,我吃下了一根人参精,百年的人参啊!所以,我就一下子从阴魂晋升到鬼仙了!可是做鬼仙有很么好?框框条条的规章,我要做鬼王,鬼中枭雄!所以,你该知道,跟我作对的下场,你会死的很惨的。”

听着王鹏的大方缺词!

宁采臣不为所动,即使鬼王又如何?他连黑山老妖,或者树妖都不惧,何况这么一个小小的鬼仙?

不过话又是说回来,阎王好过,小鬼难缠。此王鹏,的确是一个难缠的角色。

宁采臣叹息了一口气,说道:“其实,我并不像跟你过不去!多一个朋友,总比多一个敌人好!可是,你难道不知道吗?你这样的行为,已经触犯了天理,违背了我们人道主义!况且,我看你妻子,她并非想把那孩子生下来。一个鬼婴儿,你让她们母子两人怎么生活?”

宁采臣停顿了一下语气,接着说道:“单单是撇开这一点不说,那些诛妖的和尚道士们,他们绝对不会放过她们母子两,这一点,你有替她想过吗?”

“哈哈......我刚才说了,这是我们夫妻两人的事情,你身为一个外人,凭什么插手管我们的事情?”王鹏面色越发阴沉。

他本来就是鬼体,加上他一脸怒气冲冲,因此,他的面相,狰狞的异常恐怖。幸好是宁采臣与他对峙,要不然换做了其他人,早已经是惊吓嗷嗷大叫,一抛骚尿撒在了裤裆上。

“最后,我在奉劝你一句,这事情到此为止,我可以考虑放过你!要不然,我立刻将你一口吞了去!书生,你的胆子可是不小啊!可是,到底是谁人借给你的胆子啊?那个州同大人吗?很好!我今天就去好好的教训他一顿。”

王鹏可能是最后失去了耐心,露出了他凶狠的一面来。

宁采臣对于他的威胁,他眉目一拧,不过,他却是一脸淡定说道:“王鹏,虽然,我跟你恕不相识,不过,你要是在如此执迷不悟下去,那么,受到受害的,不单是你,还有你的家人!对你,我没有恶意!但,你若让我身边的人不好过的话,那么,我可以负责的告诉你,你今天定然是来去无回。”

宁采臣面色一晃,瞬间,他立刻启动了鸿塔中的阴兵,轰的一声,那咆哮不断的阴兵,一旦被宁采臣从鸿塔中释放出来,庞大的阴兵队伍,立刻将整屋子给围拢了起来。无风不渗,无孔不入。

宁采臣翻身一扣,然后,他手中,无端的多处了一张黄色的符咒,他探手一扬,咻的一声,那符咒,立刻射在了屋子的大门上。

嗤嗤!

顿时,几道银光射击而出,罩上了整个屋子上面,形成了一个特殊的八卦阵型。这符咒,可是在上次与树妖的激斗中,宁采臣跟燕赤霞讨要了几张,却是想不到,这时候,他已经派上了用途。

短短不到一盏茶的时间,宁采臣已经在屋子中布下了天罗地网。王鹏瞬间,他面色惊变,此刻的他,已经变成了宁采臣的阶下囚。

不说符咒那个八卦阵型,单单是那大量的阴兵散布在屋子四周,王鹏要闯出去的话,他可是没有一定的把握。如今,何况又是多出了一个八卦封死了所有出道口,他根本就没有那个机会逃出去的。

王鹏更加震惊的是,宁采臣的伸长不漏。如此一个厉害的人物,他竟然刚才大放厥词,这不是要找死的节奏吗?吃了百年人参精,他下子从阴魂晋升到鬼仙,可如今与宁采臣布局下的这个天罗地网,论他的实力,真的是天壤之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