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168 恶鬼长什么样

168恶鬼长什么样

布局完这一切,宁采臣神色放松了下来。他倒是想要看看,王鹏这恶鬼今天寻他来,莫非是要给他来一个下马威?又是或者,单纯的想要给他一个警告?想象一下,都是觉得无比的可笑。一个死去的阴魂,然后潜伏在自家屋子中,意思是很简单,说是拜访,不过是要给他颜色瞧瞧。

这一刻,王鹏终究知道了宁采臣的厉害。看他不过是一个书生模样,却让他想不到,这个书生,是一个道法高深之人。单单看他目前布局下那个八卦阵型,还有他如此能够轻易的召唤出阴兵,这绝非不是一般寻常人能够做到的。

可是,宁采臣他做到了。

王鹏目光复杂的一直盯着宁采臣,情绪波动巨大。他冒然前来,没有把宁采臣的底下打探清楚,给困于此。很有可能,一旦宁采臣起了诛杀之心,那么,王鹏知道,他根本无力自救的本事。

两人相对沉默无语。

彼此沉默了一会儿,宁采臣依然发现,对面上的王鹏,青面下的一双眼睛,依然扫视在他身上,为此,宁采臣只好打破了他们之间的那一份沉默:“王鹏,今天我无意要伤害你!不过,刚才的话,让我很生气。所以,我有必要让你见识一下,我可不是你能够随意想要怎么样捏的软柿子,我也是有着自己的底线,一旦你惹恼了我,那么很抱歉!我会让你死得很有节奏感。”

王鹏神色一惊!尤其是宁采臣那一句“我会让死得很有节奏感”如此新鲜的说词。那一份威慑,那一份淡定,那一份霸气,那一份淡然。王鹏虽是恶鬼。可是此刻,他能感受到,自己的后脊背上,已经是一阵的冰意飕飕。

他,真的小瞧了宁采臣。

见王鹏依然是沉默不语,宁采臣接着说道:“对于你妻子的事情,我只能说,我不过是随性的建议而已!当然,至于肖若水最后做如何决定,这可不是我一个外人能够决定得了的事情。所以,你今天根本没有必要前来,给我示威。幸好我今天心情很好,我不会跟你计较,你走吧!”

宁采臣覆手一翻,撤下了阵局召唤回了所有的阴兵。屋子中,瞬间恢复了以往的宁静。

“你肯我放我走?难道就不担心,我秋后找你算账?”对于宁采臣的大度慷慨,王鹏又是吃了一惊。

这个书生,他的行事做法,王鹏他真的看不透了。

“居然让你离去!我就不用担心你的报复!你若是有那个真本事,那么,我也认栽了!不过,我在最后警告你,你若胆敢去伤害我身边的人,王鹏我实话告诉你,即使你躲在天涯海角,我也会将你找出来,记住,我可是很认真的一个人。”

宁采臣的警告,王鹏浑身一震!他绝对相信,这书生活言出必行的。看他一身的正气凛然模样,信誓旦旦,绝对不是在开玩笑。

王鹏最后离去,隐匿在一阵青烟中,消失在屋子。

呼……

见恶鬼化作青烟离去,宁采臣甚是无奈的叹息了一口气。宁采臣知道,这事情,不会如此轻松完结。依照王鹏的个性,他岂非会让自己的妻子轻易的拿掉自己孩子?如此执着的一个人,假若他用在正当事情上,也许说不定,他会成为鬼仙,位列仙班,享受着世人的敬仰,香火俸禄不断。

可惜了!

宁采臣收回了思绪。

笃笃……

院外,想起了敲门声。宁采臣神色一晃,走了出去。

打开大门,门外,是聂小倩。她手中,提着一个小篮子,而篮子中,装着的是饭菜。自从聂小倩经聂志远的要求,她从这书斋搬回去后,宁采臣的一日三餐,都是聂小倩负责烧好的,然后再给他送来。

初始,宁采臣觉得有些麻烦,毕竟如今的聂小倩,她已经摇身一变,成了官宦之家的千金小姐,身份可是珍贵得很。每日都劳烦她前来送饭,宁采臣心中可是有些过意不去。可对于此事,聂小倩她乐意,宁采臣也随意她了。

进到了里屋,聂小倩眉目一挑,一脸疑惑问道:“咦!你这屋子中的气息怎么会那么冰凉?我怎么觉得,这气氛有些不同寻常!”

于是,接下来,聂小倩做了一个让宁采臣哭笑不得的举动。她探鼻子,在四处闻了一下,最后,她一脸严肃的盯着宁采臣问道:“采臣哥,你老实告诉我,刚才你这里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事情?不许欺骗我。因为,我已经发现了,你这屋子中的阴气,过于严重。”

之前,对于此事,宁采臣可想继续隐瞒下去的。居然聂小倩的鼻子如同狗一样,一下子就嗅觉出来,他也没有必要要隐瞒下去了。

宁采臣拿出了篮子中的饭菜,一边说道:“好吧!你都知道了,我也不必隐瞒你了!是王鹏来了!”

“王鹏?那个……肖若水的丈夫?可是,他来找你做什么?难道他想要对付你吗?”聂小倩蓦然有了一些担心。

她左看右看着宁采臣,随后,她才是松了一口气,“哎,看你一点事情都没有,他该不会来找你聊天的吧?”

“找我聊天?我可是没有那个闲情!再说了,你让我跟一恶鬼聊什么天?”宁采臣拿起了筷子,边说,边扒着饭粒。

他吃了一口菜肴,接着说道:“他来此,还不是因为肖若水腹中鬼胎的事情。警告我说,让不要多管闲事,管他们夫妻的事情。”

“额……这样啊,我很好奇,王鹏化作了恶鬼,那么他长什么样子?跟黑山老妖一样凶残吗?或者还是跟那些鬼差一样?”

聂小倩挨着宁采臣的旁边坐了下去,问出了一个起码让宁采臣觉得怪异的问题。

聂小倩如今是半鬼半人,难道她不知道,一般的恶鬼长成什么样的德性吗?除去了青面獠牙,宁采臣真的是再也想不出其他方面的形容词汇。

“恶鬼还能长什么样子?不就是那一副德性吗?狰狞的青面獠牙,然后身上的阴气很重,再然后,很臭就是了。”宁采臣不加以思考,一句总结了所谓的恶鬼劣迹斑斑。

“哦!照你这么说的话,我身上也是很臭了?”

宁采臣可不知道,聂小倩会对号入座!有些事情,一旦认真的去钻牛角尖的话,即使任你说得天花乱坠,也是解释不通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