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169 白云禅寺

169白云禅寺

三天的时间,不算长,也不短。至于肖若水是如何决策的。在他们约定好的后堂中,聂志远上座,宁采臣旁坐,聂小倩在宁采臣的右侧。他们在等着同一个人的到来,今天,是他们的三日之约。

聂志远为官以来,他审查的案子,几乎是没有设下后堂中的。不过,考虑到这案子的特殊性,他接受了宁采臣的建议,不在公堂上,而是设下堂,不用衙役。入场的,只有他们三人。毕竟,肖若水的情况,过于特殊。在这个时代而言,精悍世俗。

人是聚集了,等了大约是一盏茶的功夫。肖若水来了,踏着沉重的步伐,孱弱的身体,一脸色的苍白。看她的模样,弱不禁风般。

“民风拜见大人。”入后堂来后,肖若水朝着上座的聂志远拜了一个叩首。

聂志远随之挥手说道:“罢了!这不是公堂,那些繁琐的礼节就免了吧,你也随性一些。肖若水,三天已过,那么,你最终的打算如何?”

肖若水侧目撇了左旁的宁采臣一眼后,她低下了眉目,说道:“经过了这三天的思考,小女最后决定……不要这孩子,所以,小女有请大人给指条明路,接下来该怎么做?”

古时代的打胎,他们最常用的是红花,麝香之类药物。可是肖若水的情况特殊,她腹中怀的可是鬼胎,上述的办法,根本是行不通。

鬼胎在身孕期间,看不见,莫不着,感应不到,对于一般的常人而言。但,若是遭遇到一些法道高深的道士,和尚,又或者驱魔人,他们凭着本身的真元,是能够发现。

肖若水的问话,聂志远一时间也无法回答。他纵横官场至少也有十余年的时间,审理大小案子,也是数不胜数。可是单单他没有遇到过像肖若水那么复杂的情况。

不觉中,聂志远只能向宁采臣求助了,“清逸,对此事,你有何看法?看你好像已经是一副胸有成竹的办法了?不妨说来听听?”

宁采臣挠了一下脑袋,他胸有成竹,聂志远也能够看得出来,他对聂志远,不得不有些佩服了。

三天中,宁采臣抽空一天,寻到了扬州城的白云禅寺,他将此事禀告了寺中的觉远大师,同时,觉远也是白云禅寺的主持,也是一个热心肠的人。

佛,普度众生,为芸芸众生解苦,普度他们,净化他们的灵魂。佛家子弟,佛法万丈,世间疾苦,皆为因果轮回。

那时候,觉远并没有告诉宁采臣该怎么做!他只告诉宁采臣,将那女施主请来,那么,他自然会有办法将此女子腹中的鬼胎给驱除。

宁采臣如实依照了觉远的话,说道:“其实,对于此事,我至今也是朦胧中。不过,肖姑娘可以放心的是,你随我去见一人,那么他自然会有办法将你腹中的胎儿给拿掉!此人住在白云禅寺,他叫觉远,是白云禅寺的主持方丈。”

“我……容我在考虑一下如何?”真的要拿掉腹中的孩子,肖若水倍感有些无助。其实,她也不知道,自己的决定,到底是对的,或者还是错的。她知道,自己怀上不是一般的胎儿,是孽胎,是她丈夫在她身上造下的恶果。

“好的!那你就慢慢想,我们也不逼你!不过有些事情,你也不必过于执着,纠结!顺其自然,顺应天理即可。你是否在担心,自己拿掉了那孩子,你的丈夫王鹏,他会怪罪于你?”宁采臣的所问,真的是一针见血的插入了肖若水的心脏中去。

的确,肖若水她是有顾虑。而她的顾虑却是来源王鹏。王鹏早就在半年前就死了,一个死去的人,化成了恶鬼,变成了鬼丈夫,在没有经过妻子的同意,违背了妻子的意愿,在她身上种植下了恶魔的果实。

违背了自然规律,违背了人道伦理,王鹏,他是应该被打入阿鼻地狱中,日夜接受着鞭策,浸泡油锅的惩罚。

兴许,是宁采臣的一句话,瞬间在几度纠结中的肖若水,她最终下了决定,“好!我答应你去见他,决定拿掉这个孩子。”

孩子,对不起了!因为你的不同寻常,特殊,我不得不下那样的决心!末了,肖若水在心中暗暗一道。

“嗯!那么,我们现在就起程!马车,我已经准备好了!”宁采臣可以说是,他是一个想事情很周到的人。

现在,就等着肖若水下决定了。

之前,聂小倩也想要跟随前去,不过后来,她可是忘记了,自己至今还是半鬼半人,何况她要到的地方,可是白云禅寺,佛家重地,她身为鬼体,当然是不能进入的。那些佛光,会将她万剑穿心而过,从而会死无葬身之地,为此,她只能作罢。

告别了聂志远父女,宁采臣把肖若水搀扶上了马车。赶车的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头子,宁采臣给他的雇佣费很丰厚,从城中到白云禅寺,一个来回也就差不多是一个时辰的时间,他就净赚了一两银子。一两银子实际是一贯,宁采臣如此大手笔,赶车的老头子,自然是乐呵呵的眼见什么事情也不会去过问。

吱呀……

待到宁采臣上了车后,老头子又是啪的一声,手中长鞭轻轻挥打在马鞍上,马车悠悠晃动起来,奔向了城外。

车厢中,坐着一男一女,此时的气氛有些尴尬。肖若的神色有些拘谨,放不开。因为在她的对面上,端坐着一个面冠如玉的谦谦书生,肖若水瞬间就脸红了。

见此般,宁采擦抿唇一笑,闭合上眼睛,一心无旁骛。

形成大概是一个多时辰后,马车是吱呀的一声,牢固的停下来。

“小哥,白云禅寺到了,该下车啦。”

赶车的老头子,朝着车厢嚷了一句后,他下车,将马牵起来,不在理会宁采臣他们该如何,老头子径直走去。

宁采臣他们下了马车,端望着朱红漆大门匾上的几个金色字眼:白云禅寺!

一股悠扬的钟声传来,悠扬绵长。现在的气候,已经是秋后过了,山中的气候已经是转了冰凉。宁采臣还是穿着一件单薄的淡蓝衫,而肖若水却不一样了。她披着一件相对较厚的衣服,拉了一下衣领,站在了宁采臣的身后。

“我们进去吧!”宁采对她说了一句。

肖若水点头,迈着碎步,跟在了宁采臣的身后。守门的还是上次那个小沙尼,他见了宁采臣之后,顿时咧嘴一笑:“咦!大哥哥,你又来了?还是找方丈吗?我可告诉你,他老人家现在这个时候,正在睡午觉呢!你们若是打扰了他,他会很不高兴的。”

这小沙尼十二三岁左后,眉目清秀,光头遛遛的,模样非常可爱。一双眼睛眨啊眨,一看便知道,这可是一个会讨人欢喜,话说话的门童。那天,宁采臣的到来,恰好之他轮班,而今天,还是他。

不过,宁采臣并不知道小沙尼叫什么名字。上次,宁采臣塞给了他一些碎银,可是把小沙尼乐得高兴不已,因此这一次,他再度见到宁采臣,依旧是乐呵呵的。

“哦!那么,小弟弟,你可知道,那方丈一般会在什么时候醒来?你若是答对的话,那么,一窜铜板,就是你的了。”宁采臣覆手一番,在他的手中,已经时候多出了一圈满满的铜板来。

顿时,小和尚眼睛一亮,咧嘴问道:“大哥哥,你这话可是真的?”

一般作为寺庙的门童,前来上香的香客,他们在偶尔中,看着如此可爱,又是讨人欢喜的门童,多少也会给他们打赏一些银两。每当这时候,可是他们最高兴的时刻。

“当然是真的了!堪比珍珠还真。”宁采臣一副认真模样说道。

对于香客打赏的银子,主持方丈是不会去没收他们的。这些门童,他们多数是孤儿,或者是一家贫苦的人家,他们家中孩子过多,无法养活,只能将他们谴来寺庙中。在寺中,他们这些孩子还能混个温饱,若是在家的话,或者在外流浪,经常都是饿一顿,饱一顿的混吃等死。

如今他们在寺庙中,偶尔,他们的方丈,会主持一些大师兄,给他们讲课,授予他们佛门道法中的真理。佛,是无私的,他普度众生,不管是世人贫富贵贱,在佛前,他们都是平等的,无人权,无欺霸,生命,无贵贱之分。

“好!那么我就告诉你!”小和尚大声说道,“我们的方丈,他可是准时每天都需要午休,然后,他准时在下午未时醒来,我估测的话,还差不多有一个时辰的时间呢!”

“好!谢谢!这些铜板都是你的了。”宁采臣也是豪爽,一下子就将他手中的一圈铜板塞给了小和尚。

那时候,小和尚的一双眼睛,几乎都眯成了一条直线:“谢谢大哥哥!大哥哥是好人!是我见过最慷慨的人了!啊!我真希望,大哥哥没天都能来!照这样下去的话,那么我就可以…..”

“真是个小财迷!”宁采臣敲了一下小和尚脑袋,示意了肖若水一眼,他们从侧门走了进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