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170 看似反悔

170看似反悔

入大门,上台阶后,趟过了一个广场,便是一座正殿。正殿中,但见香火袅袅,扩展而开,直上青天。

正殿中,有少许的香客,他们在一脸殷切的摆着案台上的佛像。神像宛若被渡化上了一层金光,闪闪耀眼刺目。案台下,并列着很多跪垫,整齐有序。侧旁边,有和尚在敲着木鱼,念着佛经。

香客上完香,跪在垫上,也跟着默默念佛经,随后两盏茶的时间,他们起身,然后给了香油钱,款款步伐离去。世上本没有神,祭拜的人多了,便有了神。

宁采臣携着肖若水在正殿大门外看着,他们并没有打算进去。只是身边的肖若水,她的神色一直很紧张,眉目锁起,如临大敌般惊恐不安。

宁采臣也发现了肖若水的急速不安,问道:“肖姑娘怎么了?我看你脸色不好,不如我们找个地方歇息一下如何?”

肖若水点头,她没有说话。随之,宁采臣在正殿外不足百米处,发现了一个楼阁。他携着肖若水走了过去。楼阁中,有石凳,桌子,看是给前道而来的香客歇息之用。

肖若水坐在石凳上,她探目光,看了宁采臣一眼,说道:“宁公子,我……忽然心中起了一股不安!还有,我刚才好像感受到了腹部中了激烈的动静,好像是那个……孩子在狠狠的踹着我的肚子般。孩子好像是在抗议……”

还有这回事?肖若水肚子中怀的可是鬼胎。鬼胎不同一般的胎儿,莫非,他已经知道,此次前来,就是要拿掉他,所以此胎儿正如肖若水说的那样,他在抗议。

“那么,你现在感觉怎么样?那小东……孩子还在踢你吗?”宁采臣赶紧问道。

“现在没有!好多了!”肖若水低低说了一句,随后,她叹息了一口气,接着说道,“难道我的决定错了吗?连孩子都在抗议了,我…..”

女子的意念,真的是很薄弱。眼见肖若水好像已经有了后悔的迹象,宁采臣意识到,这可是不好的预兆。若是肖若水反悔的话,他身为一个外人,自然是没有资格来阻止她重新做选择。只是那个后果,将来会很麻烦。

鬼胎一旦降生,世道中的一些妖魔鬼怪,他们必定会打起着孩子的注意。据说,鬼胎尚出生之前,都携带着来自父亲的一方魔性。何况,此鬼胎的父亲,还是半道修炼成半鬼仙的恶鬼。王鹏心性狭隘,看样子是有仇必报的人。

宁采臣心中非常清楚,王鹏被他放归了,那恶鬼决定不会那么轻易罢休的。至于他往后会做出一些什么事情来,这一点,宁采臣无法估测得到。

如今再见肖若水面色犹豫,宁采臣只能火上加一把油水了,“肖姑娘,你若是反悔的话,我也无权利干涉你!不过,我只想对你说一句,要慎重考虑!因为你腹部中的胎儿,并非是一般的孩子!若是你真的打算要将他生出来的话,至于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,是祸害,还是福星,我们都无法估测。但是有一点,我可以肯定的是,世道中的一些妖魔,已经在蠢蠢欲动,打着这个孩子的注意了。”

“他们怎么会?”肖若水面色一变,一脸震惊,“宁公子,你是说,那些鬼怪,他们会打我这孩子的注意?可是我不懂!他们为何要这样做?”

见肖若水受到了惊恐,宁采臣解释说道:“我昨天晚上夜观星象,却见天上的繁星,被一层灰色的瘴气给朦胧的遮掩起来。如此便是说明,一些隐藏在暗中的妖魔,或者鬼怪,他们的恶念已经苏醒了,所以,天空中,才会出现那些灰色的瘴气!此扬州城,最近并没有什么大事情要发生,所以我推测,应该是与你的腹中胎儿有关系。”

“啊……怎么会这样的!”肖若水明显真的是被宁采臣的话被惊吓的不小。她不过是一介弱女子,丈夫死去后,原本只想为着枉夫守灵一生。可惜的是,一个小小的简单愿望,最终还是落空了。

“那我该怎么办?”肖若水沉默了一会儿,她目光已然一片惊恐,对着宁采臣问道。

那么,就让我来做一回恶人吧!

宁采臣在心中暗暗说了一句。

“其实,你也不用太过于担心!毕竟这孩子目前还在孕育当中,那些妖魔鬼怪,即使他们在打着什么注意,他们也奈何不了你!何况现在我们已经在禅寺中,料想那些妖魔,他们也没有那个胆子前来。所以,现在你不用担心任何问题。”

宁采臣安慰了肖若水一句,他言语一顿下,接着说道:“从一个母亲的角度考虑,我也知道你对那孩子的不忍心!不过,你可是想过没有,此孩子太过于特殊了,这些事情,你根本就无法驾驽得了。将来,你必须还要面对那些道士,或者驱魔人。试想一下,你又是拿什么给予这孩子安身立命成长呢?何况,还有一群妖魔在对着这孩子虎视眈眈!其他的,我就不多说了。事情的轻重,你自个衡量左右。”

话说到这,假若肖若水真的是要返回,最终要将孩子生出来的话。那么,他也只能认了。毕竟,他可是一个外人,与他们毫不相干。

“我……好吧!我听你的。”

肖若水并非不是明白事理的人,虽然,她不过是一个妇道人家,下嫁到王家,好日子并没有享受过几天,丈夫死了,她成了寡妇。与婆婆相依为命,可是有一天,婆婆发现她的肚子,一天一天的大起来,于是翻脸怒斥,连拖带扯的将她告到了公堂上。

身为一个弱女子,她没有能力来对抗这一切的发生。居然,此孩子来得名不正言不顺的,而且还是个鬼胎,注定是天理不容。

最好的办法,便是让胎儿死腹中,一了百了。

山上的风很大,徐徐迎面吹来。肖若水的身体,一直在微微颤抖。

见此,宁采臣建议说道:“这里风大,不如我们进正殿里面去吧!”

肖若水默默点头,站了起来。

当当……

蓦然中,一阵清脆的钟声想起。悠扬震耳而来,让人浑身一颤,精神为之一震,整个人都精神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