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171 诛杀冥魂

171诛杀冥魂

两人入了正殿中。宁采臣目光一扫,却见觉远,已经端坐在大堂中,他同样在敲着木鱼,而之前那些几个和尚,已然不知去向。这个时候,宁采臣才意外发现,大殿中,并没有任何香客,偌大的一间大殿,只有觉远一人,气氛异常安静。

“方丈大师!我把她带来了。”宁采臣款步走了上去,对着觉远打了一声招呼。

那时候,觉远是闭合着眼睛,他身上披着一件袈裟,半新陈旧。听到了宁采臣的话,他悠扬睁开了眼睛,目光灼灼如火般射上了肖若水。

他目光停留在肖若水身上,足足有了一盏茶的时间。肖若水一晃神色,却见一个和上看着她的目光,既是严肃,又是威严。吓的她瞬间便低下了头,像是一个做错事情的孩子。

随后,觉远战了起来,他目光依旧灼灼如火,走到了肖若水的旁边,面色自是一片严肃,“宁施主,看来你当日表述的可是不详细呀!这不单是鬼胎,而且魔胎!看女施主一脸冰寒,即可知道,女施主腹中的胎儿,正在急速的吞噬着她母体上的阳气。”

什么?情况居然有那么严重?

宁采臣也顿时吃了一惊!当日,他只能判断出,肖若水的腹中胎儿是鬼胎,可是他却无法看透,此胎儿,既是鬼胎,也是魔胎。怪不得,他老是疑惑,同样的气候,为何肖若水身上非但披着厚厚的衣服,她的身体,却是越发的冰寒。其实,对于这些怪异的症状,宁采臣应该是可以发现肖若水的不同寻常,但,他却是忽略了这一点要害。

“大师,那么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?”宁采臣知道,一旦阳气被那鬼胎被吞噬了完全,那么肖若水必定会有生命之忧。

即使肖若水不想把此孩子生下来,胎儿一旦将她母体上的阳气全部吸附完毕的后,自可自行爆体而出。到时候,肖若水的下场,只有死路一条了。

魔胎出动,天下群魔必定会蜂拥而来。六道当中,必定会展开一场生灵涂炭的杀戮,是不可避免的。

此其中的要害,宁采臣随之便想到了。

“首先,要将她胎儿中的魔性给驱除!然后接下来,我们才考虑到,如何将此魔胎给拿掉。”觉远说道。

“灵空!你进来一趟。”觉远袖子一挥,朝着殿外呵了一声。

不多时,一个年轻模样的和尚走了进来,他双手合十,对着觉远行了一个佛礼,问道:“师傅,可有事情需要弟子去办?”

觉远点头,说道:“你速速前去将你饿师兄,师弟们招来,师傅有很重要的事情需要你们来做。”

“好的!子弟就去。”

灵空匆匆步伐出去。

“宁公子,老衲现在给你一个任务!等会儿,老衲可能要跟座下的弟子做法,然后齐力将那女施主的腹中胎儿驱除掉那鬼胎的魔性。在过程中,很有可能,会有一些脏东西前来阻止,那么,老衲有请你将他们一一一概诛杀,千万要记住,一个也不要留。”

觉远一脸凝重对着宁采臣说道。

事态的严重性,已经超出了宁采臣的所想之外。当下,宁采臣点头,亦是一脸慎重说道:“大师请放心,我一定会依照大师的话,力保你们安心做法。”

“嗯!这样的话,老衲也就放心了。”

觉远拿来了一个做垫,铺在了大殿的正中央,然后,他对着肖若水说道:“有请女施主上做!我待会儿,老衲和座下的弟子给你做法,驱除你腹部中的魔性,在其过程中,你或许会感觉到很痛苦,不过你也无须担心,对你本身无伤害,忍一忍就过去了。”

“小女多谢大师!”肖若水低低说道。

依照着觉远的吩咐,她一脸淡定的坐了下去。

接着,觉远又对宁采臣吩咐了一些事情,让宁采臣将大殿中的所有蜡烛一一点燃,闪闪灯火顿时将整个大殿笼罩在一片灯火当中。

宁采臣做完了这一切,不一会儿,却见十余个光头和尚,他们井然有序的走入了大殿,对着觉远叩首合十。

“今天,为师把你们召来,是有一件事情需要你们去做!场中的女子,你们都看见了,她腹中怀上了鬼胎,而且还是魔胎!我佛慈悲,上天有好生之德,普度众生!所以,为师让你们稍后围拢着女施主,布局成一个伏魔罗汉阵,诵经念佛,将女施主身上的魔性驱除,你们可否愿意?”

觉远扫目看了众位弟子一眼,他是在征求着他们的意见。对于觉远的举动,宁采臣微微吃惊。觉远是白云禅寺的主持方丈,同时,也是他们的师尊。作为弟子们,历来对于师尊的吩咐,他们只能是无条件遵从,然后去执行。

可是宁采臣却发现,好像觉远并非要那样做,他现在就是在征求众位弟子的意见而已。兴许,即使当中,有的弟子他们不愿意的话,觉远或许真的不会去强求他们。方丈的大度,宁采臣心中可是有些佩服了。

“我等愿意!”众位和尚弟子们,他们异口同声说道。

“很好!那么,你们各就各位,立刻布下阵法。”

在觉远的一声号令下,十余个和尚,他们步伐生莲,围拢着场中央的肖若水,各部就班的施展出了伏魔阵法。

伏魔罗汉阵么?宁采臣有些好奇的盯着众位和尚的走起步伐。他记得,上次,在金山寺中,他与白素,为了营救小天,他不也是与那些秃驴和尚展开了一场搏斗击杀吗?如今,在看到这熟悉的阵法,宁采臣心中颇为感慨。

同是和尚,同是出家人,同是参拜着一摸一样的佛像。可是他们的心,有的是向善,有的则是为恶。

阵法生成,而肖若水,被一众光头和尚围拢在一圈中央。从第一个和尚开始,他挥手一弹,没即成一道银光,直直的朝着肖若水射了上去。

银光盘旋入体,肖若水立刻会发出一声低鸣的呻吟。

她眉目紧锁,面色有汗水渗出,站在场地外的宁采臣,他发现,此刻的肖若水,好像是很痛苦。宁采臣可是有些担心,不知道,以肖若水的身体孱弱,她是否能够坚持到此阵法结束?直到将她腹部中的鬼胎魔性驱除?

这个是未知数,没有人知道。

天空,却在这一刻,顿时灰暗了下来。宁采臣记得,刚才觉远对他的嘱托吩咐。一旦他们阵法形成,要为肖若水做法时候,会有一些脏东西前来阻止。至于那脏东西是什么?妖魔?或者鬼怪?宁采臣心中可是吃不准。

见天空灰暗了下来,大殿外面,忽然起了一阵阵怪异的大风,嗖嗖的吹进了大殿上。

是阴风!阴气浓烈无比。

宁采臣面色一沉下,他大步走了上去,他站在了大殿的正门上,冷冷的注视着那些怪异的大风。大风,在大殿外卷成了一个漆黑的洞口。

接着,从洞口中,蓦然是钻出了一些脑袋来。竟然是冥魂?这些冥魂,他们狂啸而出,披着一件白色衣服,披头散发,来势凶猛。

朝着大殿正门,蜂拥而来。

嗷嗷……

宁采臣知道此些冥魂的厉害,至于到底是何人在背后操纵着些些冥魂来此捣乱破坏,那一刻,宁采臣已经没有时间去考虑了。

从黑洞中不断涌来的冥魂,白色影子一闪,咆哮对宁采臣扑咬了上去。宁采臣大手一挥,他启动了鸿塔中的阴兵,阴兵对冥魂,青烟不断腾起。散步在四周,形成了一张无形大网,阴兵冥魂对峙,萧杀气息起。

啪啪!

嗖嗖!

魂与魂的厮杀,异常激烈。宁采臣从鸿塔中召唤出来的阴兵,这些阴兵,长时间吸附了鸿塔中的灵气,因此,他们虽还是魂,但是,他们却又不是魂,他们得到了灵气的庇护,因此,这些阴兵,他们可不是像那些白色飘动的冥昏青面獠牙,披头散发狰狞恐怖。

此些阴兵,他们各个身穿盔甲,手中持着长矛,盾牌,啪啪的几下子,立刻诛杀了不少的冥魂。

嗷嗷大叫冥魂,他们四处逃窜,最后的结局,是被阴兵的长矛,贯穿了他们的身体,破碎成了片片青烟,瓦解崩溃。

被诛杀的冥魂,他们在最后时刻,发出了凄厉哀嚎,然后但见他们的身体,爆碎裂开,瞬间成了一缕青烟,被风吹散了去。

阴兵诛杀凶猛,可是黑洞中不断涌出来的大量冥魂,好像在怎么诛杀,也是杀不完。下方观看战斗中的宁采臣,他眉目一挑,那个黑洞,才是彻底将冥魂抹杀干净的源头。

灵力一动,宁采臣踩着飞剑,掠上了黑洞去。银光一闪,宁采臣已经成功上位,距离此黑洞不到十个步伐距离。

如此近距离接触上黑洞,宁采臣立刻感觉到了,此黑洞散发出来的阴气,异常冰寒。那些呼啸而出的冥魂,见了宁采臣之后,他们立刻张牙舞爪的飞扑而来。

“破!”

宁采臣挥手一掌,瞬间就击毙了几个冥魂。波的一声消散,冥魂的身体,宛若是鞭炮爆炸般,青烟滚滚,坠落六道轮盘之外,永生不能再为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