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172 法事结束

穿入宁采臣 172法事结束

看样子,冥魂是诛杀不完的,若是不将黑洞毁掉。刚刚是诛杀完一波呼啸而来的冥魂,青烟消散之后,另外一波冥魂又是接踵而至。此黑洞,一看便是制造冥魂机器,源源不断蜂拥而来的冥,同是呼啸凶猛。

宁采臣已经发现了那端倪,因此,他在会在第一时间之内,御剑飞行,直摇青天而上。该如何毁掉黑洞?用符咒。

宁采臣身上的符咒,来自燕赤霞所赠。名为“镇尸符”,可以诛杀一切妖魔鬼怪,威力甚大,效果不错。往往一张符咒的爆破,若是大量的冥魂蜂拥一起的话,一下子就可以将他们通通全部抹杀,一个不剩。

御剑而上的宁采臣,端看了黑洞大小,心中暗暗估测了一下,他随之掏出了两张符咒,扬手一抛,打入了此黑洞去。

符咒一打出,宁采臣立刻御剑退避三舍,速速离开。

身后,是轰隆一声,宛若天雷划空而下。爆发出了一股蘑菇云,嗷嗷大叫的冥魂,他们随着黑洞被爆破掉之后,也随之烟消云散。

冥魂不到半柱香时间,被诛杀完毕。

宁采臣御剑下到了陆地上,却又是发现,黑洞是被踹掉了,天空中,那一层灰色朦胧的瘴气,并没有随着黑洞的消失而消失,反而是越聚越灰暗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难道还有另外更加厉害的鬼怪妖魔?潜伏在周边中?

暗暗想了一下,刚刚是松下的提防,宁采臣立刻一脸戒备周边的动静,伺机而发。果然,不出一盏茶的时间,半空中,凝聚出现一团黑烟,形成了一张阴森,狰狞鬼脸。

此鬼脸,宁采臣看着有些熟悉,似乎,此鬼脸,他好像在哪里见过?

鬼脸一张口,便说出了人话:“臭书生!你三番两次的坏我好事!你等着,我不会放过你们的!哈哈……我要让你们尝试我的厉害,我所损失的一切,我要让你们偿还。”

听着那熟悉的话语,宁采臣瞬间才想起来,那鬼脸,竟然是王鹏所幻化而成。真的是想不到,此恶鬼,竟然拥有了如此能力,能控制住来自冥界中的冥魂。之前,真的是小看了此恶鬼的能耐。

宁采臣朝着上空吆喝了一句:“王鹏!我奉劝你一句,魔高一丈,道高一尺!别在做一些伤害民生的事情了!无心为难你!但,你若是在继续的执迷不悟下去的话,做出一些伤害民生的祸事,我不管你躲避在地狱,或者是冥界,我自当不会放过你!”

“哈哈……我会好好等着这一天的到来!还有你们这些秃驴和尚,让我的孩儿扼死腹中,我王鹏对天发誓,总有一天,我会回来跟你们算这笔旧账的。”

一阵强烈的大风瞬间就刮了起来,再后,鬼脸消散。天空中,终于现出了一抹阳光,缓缓的照射下来,净化了一空的尘土。

宁采臣叹息了一口气,收拢长剑,踏步入了正殿去。

觉远,与他的十多位弟子,依然在做着法事。外面所发生的事情,恶鬼来袭,他们似乎并未受到任何影响。

在和尚们进行法事时候,肖若水从当初的端庄状态,到如今她一脸痛苦的蜷缩起来。她脸色苍白得厉害,像是一只妖,被伏法过程,抵挡不住那强烈的金光。想必是她腹中的魔胎,试图在与他们对抗。

然则,魔胎只是一个胎儿,他能力极弱,一旦与和尚们的伏魔罗汉阵持抗衡的话,即使他有母体给他护体,这一刻,也是难以抵挡住和尚们一轮又是一轮的金光照射。

大殿当中,被渡化上了一层金光,耀眼异常。随着和尚们的道法不断加深,在肖若水的头顶上空,忽然出现了一朵若隐若现的莲花,一只盘旋不动。而那些金光,却是从莲花幻象中射出来的。

啊……

最终,肖若水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哀嚎叫声,她张嘴一口血就喷发了出来。随之,她昏迷过去,不省人事。而这个时候,和尚们的法事,也是到了尾声,金光散去,盘旋在半空的莲花,也是随之消失。

“宁公子,你且去看看那女施主如何了!”觉远从法阵下来,他一脸疲惫,也是一脸汗水,汗水也打湿了他一身长袍。

宁采臣应声而去,将昏迷中的肖若水搀扶了起来。这女子也可怜,无端承受了如此大的劫难,对于一个身体孱弱的她来说,她能够坚持到法事的结束,才是昏迷了过去,却是不容易了。

“你把她搀扶到后殿的厢房去,待她醒来后,看情况如何。”觉远再吩咐宁采臣一句,他和一众弟子们,款步出了大殿。

看样子,应该是歇息去了。一场法事下来,他们所耗费去的元气,需要修身打坐来调节。

把肖若水安置好后,宁采臣也出了房间。出到了大殿外面去,望着天空发呆。

“宁公子!师尊有请你过去,请随我来吧。”

一会儿,一个和尚出现在宁采臣跟前,对着施了一个礼法。

“好!烦劳小师傅了。”

“施主无需客气。请跟我来吧。”

和尚再还一报,转身便走。宁采臣跟随在和尚身后,走了一条廊道,穿过了一楼阁,然后,一个深幽的庭院,出现在他们前方中。

庭院中,栽种着很多树木,当中也有花草!原来和尚也有这个闲情,花花草草的,兴致挺高。宁采臣不绝一愣,如此深幽庭院,莫非是觉远消息的地方?

入了庭院,和尚说道:“施主,师尊在厢房中,你自可进去!我就不进去了。”

和尚说完,离去。

宁采臣又是一愣!这觉远让他来此,莫非是有关于肖若水的事情吗?当下,他也不犹豫,踏步而入。房间门,是紧闭着。窗户上,贴着窗花,看不清里面是啥情况。

笃笃……

轻轻扣动了两下,传下了觉远的话:“进来吧!”

宁采臣推开大门,迎面而来的,是一抹有声的擅香味。环绕在鼻息中,深吸上一口气,顿觉得精神一震。

擅香有醒神的效果。不过据说,一般的老百姓,他们是用不起擅香这玩意儿的,一般都是有大户人家比较常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