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173 恶鬼难消

173恶鬼难消

进入了房间,觉远端坐在椅子上,神**的端着茶杯喝水,一副怡然自乐模样。

“宁公子请坐。”觉远悠悠目光瞥了宁采臣一眼,脸上带着淡淡笑意,“刚才幸亏得你的相助,将那些恶鬼都伏诛了,要不然,一旦被恶鬼进入大殿来的话,扰乱了我们的法事,我们也不会进展的顺利,看来,宁公子的身手不错,如此恶鬼横行,你一下子就能将他们全部诛杀了,看你年纪轻轻的,不到双十年纪,真的是江山代有人才出呀。”

宁采臣随意就坐在旁边的一张椅子上,桌子上,早有倒好的茶水,杯子中冒着一股袅袅白烟,那是铁观音的茶香味。

这和尚们,倒也会过日子。

“方丈说笑了,我这不过是小打小闹罢了!与你们佛家道法高深做个比较的话,还不得小巫见大巫么?”不管如何,人必须要懂得谦虚。谦虚,使人进步,谦虚,也是一种美德。过于自居,会让人举得无理的自大。在这方面上,宁采臣从来都是收放自如的。

“唉……”

觉远佛了一下袖子,悠然叹息了一声,说道:“如今像你这样的年轻人,已经不多了!遇事不骄不躁,大事当前,进退有余,不鲁莽,不逞能!真的不多了。”

宁采臣眼角一挑,心中暗暗一道:您老人家大老远的叫我来,该不会是让我听你的称赞吧?若是您老在继续说下去的话,我真的是要飘飘然了。

“呵呵,不说了。让你来,只是有些话要跟你说。”觉远自我调味了一下,说道,“如今肖施主的腹中胎儿,那魔性已经被我们完全驱除,接下来要做是,将腹中的胎儿扼杀。唉……都说我佛慈悲,上天有好生之德,老衲忽然觉得,这对于肖施主而言,或许有些过于残忍了些。但是,话说回来,我们又不得不这么做!一件事,两头纠结。”

听了觉远的话,宁采臣忽然觉得,原来觉远也是一个性情中人呐!和尚遁入了佛门,四大皆空,吃斋念佛。这,却是大善。

“莫非大师觉得有什么不妥之处吗?”觉远的话,宁采臣是明白,可是他又是有些不明白。像是雾里看花,终究搁置上一层朦胧。

觉远见宁采臣面色带着一丝疑惑,说道:“你可知道,一件祸事的终结,必定会牵引起另外一件祸事的生端吗?这就是我佛常说的,一切因果轮回。”

觉远好像在对他有所暗示,可是,宁采臣真的不明白了。觉远到底在对他暗示什么啊?为何不一句话说明白?反而是绕来绕去的?人都给绕晕了去。

“大师,我听你的话,可是话中有话!小生愚钝,大师不妨直言说明。”这分明就是打哑语,宁采臣直接问道,他可是没有兴趣继续猜测。

“好吧!那老衲就直言了。老衲寻常有个爱好,每当夜里睡不着觉的话,喜欢一个人看着天空发呆。可是这端时间以来,老衲发现天空西南方向,笼罩着一层紫云团,此紫云团,近日来,有不断扩展的迹象,而这事情,老衲归咎出了一点,这那一片紫云团,可是此今天这事情有关系。”

听完了觉远的话,宁采臣更加是一头雾水了。

什么紫云团?

紫云团?又是什么东西?

“大师,您说的那紫云团,到底是什么东西?又是为何与这事情有什么关系呢?”宁采臣越听下去,他特么感觉到,他的智商越来越低,觉远的话,他一句听估摸不透。

觉远抿了一口茶水,目光又是悠悠的撇了宁采臣一眼:“紫云团,佛经记载说,是魔云!一旦有紫云团出现的地方,那么那方天下必定会群魔出动,妖祸横行!一般的妖魔鬼怪,他们来自冥土地界,他们身上的瘴气,怨气,日久天长越积越深,然后冲破了地界,散步在天界中,日子久了,自然而然的形成了紫云团。紫云团,是不祥之物。会给人间带来无尽杀戮!”

这一刻,宁采臣终于明白了。觉远说的“紫云团”,是妖魔鬼怪的象征所在。

宁采臣不解的是,这“紫云团”怎么又跟他们这事情扯上了关系?依照觉远的话,此两者之间,真的有着必然的关系。

肖若水,鬼胎?王鹏?恶鬼?莫非,原因就在此?

“可是大师,我不明白的是,紫云团跟我们这事情有什么关系吗?”宁采臣好像猜测到了一些实情,可是他心中还是不大确定。

假若,觉远说的紫云团,真的是与王鹏有关系的话?那么之前,宁采臣在破除了王鹏布局下的冥魂黑洞,他在仓促逃离后,放下的那些狠话,真的是有一天会应验?

此恶鬼,他真的会报复这一方百姓?可是祸不关他们的事。宁采臣越想,心中越是不安起来。

“方才,你与那恶鬼在激时候,老衲无意瞥了你们一眼,才是发现,此恶鬼身上携带着紫云团的凶狠煞气!所以,老衲结合了天象异常一想,顿时,所有的事情都想通了起来。西南方向的紫云团,就是那恶鬼作祟所为。”

觉远的话,又是让宁采臣大吃一惊!他果然没有猜测错误,真的是与王鹏有关系!早知道如此的话,那一次,他将王鹏困在了屋子中,应该一掌将他的阴魂给掌碎了去。现在想想,宁采臣可是越发后悔。

“那么,我们该如何防备?”居然已经无法挽回,那么只能亡羊补牢,想必为时不晚。

“目前先不要去管那事情,解决了肖女施主的腹中胎儿后,我们在看情况如何吧!今天晚上歇息一晚,明天,老衲在行法事,最后一道程序了即可将她的胎儿驱除。”

觉远神色一片淡然,缓了一口气,他再说到:“至于今晚晚上,宁施主也只能暂时在此安度了一夜了!”

“无妨,一切听从大师的吩咐。”

荒山野岭宁采臣都呆过,况且,他住寺庙,又不是头一遭。接下来,宁采臣跟觉远在说了一会儿话。

天色随之逐渐垂暮下来。最后,宁采臣在觉远的邀请下,他食用了他人生中的第一斋饭。佛门重地不能杀生。因此,白云禅寺中的所有和尚,他们的主食一般是斋饭为主,馒头也算在其中。

用过了斋饭,宁采臣在一个和尚的带领下,去了他的房间。

此厢房是单人房间,一切布置的相对比较简单一些。不过,桌子,椅子,衣柜还是有的。一撮蔓藤,缠绕在窗台上,散发着一股幽香气息。

在晚饭前,宁采臣已听说,肖若水已经醒来了,有专人在照顾她,宁采臣也不用担心。

桌子上,燃着一盏油灯,灯芯在轻轻扑闪着。宁采臣坐在椅子上发愣,此刻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,眼睛也不眨一下。

天色尚早,宁采臣一时间也睡不着。他打开了大门,走了出去。

在廊道上,宁采臣恰好与一个和尚擦肩而过。这和尚,宁采臣是认识的,白天中,就是此和尚给宁采臣引导路。

和尚手中提着一盏灯笼,见是宁采臣,他面色有些惊讶,“原来是宁施主!天色已晚,宁施主怎么还没有歇下?”

“我不习惯早睡!在房间中闷得慌,所以只好出来走走了。”宁采臣如实说道。

“原来是这样!”和尚继续说道,“宁施主可以在这附近走走即可,千万不要走远了,若是误入了那后山中去,事情可就麻烦了。”

和尚在说这话的时候,他神色有些仓促,好像在隐瞒着一些事情。

见和尚此般,宁采臣心中更加是好奇,他立刻追问道:“后山?莫非就是那偏殿中,入去的那一条小道么?”

“正是!所以,你可不要进去,你一个孱弱书生,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!师尊若是怪罪下来的话,我们可是承担不起。”和尚一脸认真说道。

宁采臣眸光一眨,看来,此后山中,果然有猫腻。可是,到底是什么猫腻呢?去看一下又何妨?他可不相信,此处可是白云禅寺,佛门私家重地,还能有妖魔鬼怪不成?心中如此一想,宁采臣的好奇更加是浓烈。

“哦!你放心吧!我不会去的!不过,我很好奇,那后山中,到底有什么东西?似乎你们很忌惮?”宁采臣尝试问道。

和尚眼睛扫视了四周一眼,说道:“好吧!我看宁施主可是一脸好奇,我若是不将事情讲明白的话,看来宁施主是不肯罢休了。”

和尚顿了一下语气,继续说道:“其实,这事情,我也是听各大师兄们说的,他们都说,那后山中,有恶鬼盘踞在此。曾经有个师兄不相信这事情是真的,后来,那个师兄,他在某天夜里,独自一人踏入了那后山去,第二天,他再也没有回来。听说,是方丈前去,然后发现那师兄已经变成了一具白骨骷髅骨头。一夜之间,一个大活人的,下子就变成了一具阴森的白骨骷髅人,你说,这事情有多恐怖。所以方丈下了一条指令,凡是白云禅寺的弟子,不允许在踏入后山半步,违者杖责十大板子。”

“好了!宁施主,我忙去了!您请自便!千万要记住我的话。”和尚说完,提着灯笼走远。

后山有恶鬼?这事情怎么一点也不靠谱。一般恶鬼,他们怎么可能会选择的场地倚靠寺庙而盘居?这根本不可能。

佛家重地,他们避而远之都来不及。

至于和尚阐述的师兄,一夜之间变成了白骨骷髅,这事情,到底是真实的,或者是有人杜撰出来的,宁采臣从中是无法辩证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