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174 山中女子

174山中女子

待和尚走远后,宁采臣在好奇心的驱使下,他穿过了偏殿,在走上大概两盏茶的时间后,前端中,是一条羊肠小道,幽深死寂。

夜朗星稀,一抹月牙儿挂在天边上,散下了淡淡月光,倒影在地上的影子,有些模糊不清,又似张牙舞爪般的恶鬼,张开了血盆大口,惊悚无比。

山中的夜,是冰寒的。一股阴风,从山口中吹来,宁采臣感到了浑身一股冰凉之意。端往了小道一眼,宁采臣最终踏步走了上去。继续往里面走去,地上的树叶很厚,脚步踩在树叶上,发出了踏踏的响声,在如此寂静的夜中,却让人从心中感觉到惴惴不安。

咕咕……

远处中,不知名的鸟儿,发出了一两怪异叫声,又是让此死寂的夜中,增添了不少诡秘的邪恶气息。

宁采臣不信鬼神,他此刻心中坦荡荡。再者,他诛杀的恶鬼,两巴掌都数不过来。此后山的气息,是诡秘的邪恶,可是他一点畏惧也没有。趟过了小道,是一座山谷。山谷的形状,有点怪异,远远看去,像极了一个骷髅人头。既是诡秘,又是说不出的无比惊悚。

“咦?难道这是大自然下的鬼斧神工?”宁采臣喃喃说了一句。

随后,他环顾了四周一眼,发现此地的丛林,很茂盛。周边中,几乎都是松柏大树,高耸上天际,一眼望不到端点。

淡淡夜色下的宁采臣,他脸色有些渗白。此刻,宁采臣正在犹豫着,他是要要继续深入进去。正当宁采臣在犹豫的瞬间,他在蓦然中,听见了一阵悠扬的琴声。

那琴声,从山谷中传来,低鸣,充满了一股深深的幽怨。山谷中琴声?这意味着什么?就是山谷中居住人家?可是为何,和尚告诉他,这后山中闹鬼?真是双重矛盾了。

宁采臣追寻着那琴声而去,又是花费了半柱香时间,他到了山谷峰下。不过那时候,琴声已经戛然而止了。

峰下四周,有很多的巨石,铺展各处均是。这后山中,到底是什么地方?怎么看起来,却是那么神秘?神秘中,隐藏着一丝诡秘,诡秘中,自是散发出了邪恶的气息。

琴声一下子就消失了。似乎,这琴声,是有意将宁采臣引导到此。

嘻嘻…..

死寂的空气中,宁采臣清晰的听见了一个女子的笑声。此笑声,不是张口笑出来,而是出牙缝中挤出来一样,夹着几分阴森的冰冷之意。假若是一般胆小之人,必定会被惊吓的嗷嗷大叫起来。

笑声,是从宁采臣背后传来的。于是,宁采臣他一个转身,一眼就发现,在他的身后方中,十步范围内的一块石头上,端着一个女子。女子背对着宁采臣,从背面可以看得出来,女子手中拿着一把红色的木梳,看样子,女子正在打理着她的一头秀发。

见了如此诡秘一幕,宁采臣嘴角微微上扬。如此夜色,无端的出现一个女子,然后端坐在石头上,正在打理她的秀发。这是不正常的,宁采臣心中为此判断,此女,要不是狐妖之类的妖精,便是恶鬼般的孤魂野鬼了。

他的感觉,宁采臣不曾怀疑过。

刚才的琴声,莫非就是此女子故意弹奏的?然后将他引到到此地?好得很!宁采臣倒是想要看看,这女子她到底是何方妖孽鬼怪。

“此地可是荒山野外,你一个女子,怎么会在这里?”宁采臣打定了主意之后,淡然问了一句。

“嘻嘻!小女子睡不着呀!所以出来透透气,顺便看看月色!啊!难道你不觉得,今天晚上的夜色很美丽么?”女子依然在大理着她的秀发,依然是被对着宁采臣。

她说话的声音,很柔软,又是狐媚。

宁采臣依然不动生色说道:“美么?我怎么不觉得?我倒是觉得,四处都是一片漆黑不见五指的样子!你一个孤弱女子,难道不觉得害怕么?”

居然是演戏,就必须要演的逼真一些。对于此女子的身份,宁采臣现在还不确定,她到底是妖族,或是鬼魅。他得需要进一步核实。可惜女子没有转过身来,宁采臣也不会走过去。

“居然如此!那么公子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呢?莫非,是与情人有约了?”

女子站了起来,终于背转过身体。好一张妖艳的脸蛋,狐媚的目光,散发出了一抹摄魂心魄的媚光。

她,真的是妖精。

宁采臣面色一晃,定了一下心神。这女人竟然在对他使用了媚术,要将他摄魂?手段果然不简单啊!可惜她遇见的是宁采臣。男人对于美色,固然是人人都喜欢。可是,此种妖艳异常的美色,往往男人都是无法消受的。

见着宁采臣依然是无动于衷,女子面色一变!她可想不到,不过是一个寻常的书生,她刚才使用媚术摄他的魂魄,他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?女子不觉一惊。对于自己的媚术,她从来都是非常自信的。然则这一次,她失败了,竟然败在了一个看似不起眼的书生手下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见着对面上的女子,她一脸神色不断在变化中。宁采臣知道,她定然是在吃惊,他为何在面对她的媚术,一点反应都没有吧?

“青莲!”女子幽幽说了一句,回答的干脆,“那么,请问公子,你又叫什么名字?”

“宁采臣!”宁采臣同样是回答得很干脆。礼尚往来,你好爽,我也不必小气。虽然,目前还不知道对方想要干什么,不过宁采臣心中已有数,此女子不简单。

才是一见面,她便使用了媚幻心术,从而想要将他给迷惑了。如此心怀拨测之人,想必也不是什么好人了。

“宁公子,就你一个人么?”青莲迈着碎步,走了上去。

她扭动着腰肢,像蛇一般,全身的骨头,几乎都要被她扭断了去。真想不到,这世间中,居然有着如此软过的女人么?水一样的女人。

“宁公子长得好俊。”青莲探手,欲妖抚摸上宁采臣的脸蛋去。

宁采臣探手一佛,立刻将青莲的手阻挡了下来,“嗯!的确!不过,说我长得俊的人,你不是第一个。”

呵!从来没有见过那么自恋的男子。青莲顿时对宁采臣心生出了一股好感。可惜,她现在有任务在身,即使她对这男子有好感又能如何?一旦她任务完不成的话,等待她的下场,又是一顿鞭子抽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