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175 白发魔女

穿入宁采臣 175白发魔女

宁采臣猛然想起了一件事情,立刻问道:“刚才我听到了琴声,是你弹奏的?”

“琴声?哦!是的!”青莲目光有些躲闪。琴声却不是她所弹奏,可是她能说明吗?自然是不能。

宁采臣可不是傻瓜,他一眼就翘楚了青莲在对着他说了谎话。对此,宁采臣也不挑明。这女子,如果他没有猜测错误的话,她分明就是在魅惑他。而且,在暗中,应该还有人在操纵。至于那人是谁,宁采臣很快就会知道的。

“对了!天色都这么晚了,你一个孤零的女子在此,为的是什么?”宁采臣继续跟她打“游击战”,反正,你心机不轨,我也不怀好意,彼此半斤八两。他倒是要看看,这女人能装多久,才会露出她的真面目来。

长夜漫漫,宁采臣有的是时间。

“我睡不着呀,所以,就出来走走了!”青莲说完,她有意无意的总是要粘上宁采臣而去,根本就八爪鱼一样,好像在酝酿着某种不轨的行动。

真的要行动了?露出真面目了?宁采臣嘴角一扯,一丝冷笑在嘴角中扬起。好得很呢!他在等待,便是这一刻。心中有着几分迫切,只是因为,这女子将她的气息隐蔽了起来,因此,宁采臣与她在接触中,还是不能看出她的真身,到底是属于狐妖类的妖精,或者是鬼魅的魍魉。

在青莲双手有意的搭落在宁采臣肩膀上,宁采臣却也是有意的将她给打落了下去。青莲身体一歪,半跌在了下去。

“哎哟!宁公子!我的脚……好像被扭到了!你能帮我一下,给小女子搭一把手吗?”青莲媚光一闪,盈盈波光一动,让人有一种无法抗拒的力量在牵引。

不过,宁采臣却是无动于衷的样子,好像,对于青莲说的要求,他根本就没有听进去般。他,竟然在装疯卖傻?

看来,这男人果然不简单啊!见宁采臣并没有打算上前来搭上一把手,青莲面色随之一变,恨恨的看了宁采臣一眼,最后只好站了起来。

不过,她在站起来时候,已经变化了原来的模样。嗖的一声,青莲白绸卷出,对着宁采臣袭了上去。在看她的一双手,十指中的指甲,均是锋利无比。在看她的面相容貌,满脸的漆黑毛发,一张口,竟是一嘴巴的獠牙。活生生的一副人狼模样?

狼妖?而且,还是一个女的!

白绸卷来,宁采臣并没有躲闪,他探手一抓,一手就缠绕上了白绸上,卷了一下,一条白绸,两端被绷紧拉直而开。如同拉绳子般,一端安置着一组人马。

“狼妖姑娘?真有趣!小生请问,不知道,假若我一旦落入了你手中,那么,你又是怎么来处置我呢?”宁采臣淡淡一笑,一身轻松模样。

青莲“啊”的一声,咧嘴扯牙,露出了她腥红的舌头,添在她同是腥红的嘴唇上,“真想不到,你竟是与一般人不同!要处置你的话,自然是鬼母了!小女子不过是尽上自己的分内而已!放心吧,我会告诉你,你不会死得很痛苦的!”

“哦!照你这么说来,你想要让我怎么一个死法?”宁采臣有了某种兴趣,与妖对峙,倾听她的心声,他可不是第一次。

青莲又死惊讶了,看这书生模样的年轻人,他好像根本没有将她这狼妖放在眼中,面色淡定,一点也不惊慌,更别说是恐惧了。莫非此人是个练家子?青莲心中暗暗一道。

“很简单!我的任务就是将你掳了!然后交给鬼母,至于鬼母要怎么处置你,我也不知道!不过,我告诉你,一般落入鬼母手中的,呵呵,你们都会死得很惨!喏,看见吗?在你身后边中,那些白骨骷髅,就是他们的下场。”

青莲说完,宁采臣撇了一眼他身后边看去,果真如她所言般,一具具白骨骷髅现形而出。这一幕,有些突然。至于刚才为何没有见到那些白骨骷髅,宁采臣心中只有一个解释,就是被青莲用幻术给掩饰了过去。

这后山中,果然是一个人间地狱。

鬼母?又是什么东西?莫非又是从地狱中窜出来的恶鬼吗?宁采臣心中又是一道!这世间的妖魔鬼怪,真的是何其多啊!不禁,宁采臣又是感叹了一下。

“你能告诉我,你口中的鬼母,她是人?是鬼?或是妖魔?”

一人一狼妖在对峙着双方。他们一手卷着白绸,白绸一直绷得很紧,估测时间,不出一盏茶的时间,必定会破裂在他们两人的对抗中。

“你很想知道吗?嘻嘻!不过会很快的。”

青莲翻手一扯,然后是白绸“吱嘎”的一声,断裂出两半。一半在她手,而两外的一半,自然是落在了宁采臣的手上。

嗖!

一道影子,急速如风的卷来。那人,是青莲。在白绸断裂两节后,她趁着宁采臣在发愣瞬间,影子一闪,急速如鬼魅,锋利的爪子,嗷的一声,准确无误的切上了宁采臣的咽喉。咽喉,可是人的致命区。

如人的太阳穴一样,一旦被外力击中的话,不死也会剩下半条命了。狼妖的下手如此狠毒,阴狠,宁采臣自然不会让她得手。

在狼妖的锋利爪子一探而来,宁采臣悬的一个转身,从她的左侧身闪了出去。然后,宁采臣一勾手,一掌霹上了青莲的肩膀。

碰!

嗷……

宁采臣霹出的那一掌,可是出乎了青莲的意外。她可是想不到,她主动攻击,攻击落空后,反被宁采臣一掌击打上了她的肩膀。她左侧肩膀一真剧烈的麻痛,似乎,她一条手臂要立刻被废掉了一样,一股锥心的疼痛袭来。

青莲是被激怒了。她一个踉跄站定,嗖的一下,翻转了一个跟头,对着宁采臣呼啸如风而来。狐妖的这一次攻击,可谓霸气无比。嗷嗷的嚎叫声,震动了天地。獠牙,爪子上的锋利指甲,钢刺般的锋利。

如此不要命的攻击打法,宁采臣随之也吃了一惊。他赶紧后退了几步,身后,恰好是一株柏树,宁采臣扣手一折,一杆木桩已在他手中。

嗷嗷……

宁采臣刚刚是折下树枝,狼妖一惊窜到了他跟前。那时候,爪子一惊抓上了宁采臣的心脏去,看狼妖的攻击方式,她誓要将宁采臣的心脏给剖出来。因此,她的攻击,才是那么毒辣。

可惜,狼妖的动作还是慢上了一拍,她的爪子,最终还是迟了一步,宁采臣手中拽着的枝干,送手一挑,拨开了狼妖的爪子,后是啄的一声,枝干直接没根的刺入了她的心脏。

“你……不可能的。”

狼妖她不相信,她竟然是这样死去?她非常不甘心!她不过是一个卑贱的奴仆,受控钻鬼母手中,屈从在鬼母的**威下。她所过的日子,从来都是双手沾满了血腥。而这一次,她饿报应终于来了!死在了一个书生模样的男子手下。

碰的一声!

狼妖倒了下去,伴随着一抹血液飞溅后。倒在地上的狐妖,狰狞着一双凸瞪眼睛,身体像蛇一样抽搐了几下子,立刻安然死去。死去的狼妖,瞬间就现出了她的真身,一条全身灰色毛发的狼,而且,还是母狼。

宁采臣叹息了一声。

轰隆……

那一刻,宁采臣还以为,是打雷了。可是当他反应过来后,情况并非如此。但见一个白色的身影朝着他掠来,而且,要命的是还伴随着一声声的琴弦音。

每当琴弦一拨出,宁采臣又是震惊发现,一道道银光破空而来,银光,有的打在了大树上,然后拿大树立刻是“轰隆”的发出了一声巨大响声。

大树瞬间,立刻被轰炸的粉碎,连根拔起,碎了一地。

这世间,还有比火药该更凶残的武器?宁采臣在大吃一惊后,铮铮的琴声,再度响起,然后两道银光,呼啸的如鬼魅怒斥一样,朝着他袭来。

宁采臣方才一惊见证了那厉害无比的琴声,银光一闪,掠去,大树立刻被轰炸碎了一地。当下,宁采臣面色一片凛然,急速的召唤出了轩辕剑,御剑而上,从而避开了被轰炸粉身碎骨的下场。

御剑而上的宁采臣,他终于看见了那急速而来那人的真面目。一个女人,一个一头白发的女子。那一根根发白,飘荡的刺眼,夺目。她手中端着一把黑琴,漆黑的叫人看了一眼,让人感到了绝望。

这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女人?一旦拨弄了琴弦,顿时是劈天盖地的一阵轰炸。这堪比火药炸弹要凶猛上百倍吧?

女子架着琴弦浮在半空中,说她是“浮”着,其实宁采臣与她的距离过于遥远,因此,宁采臣并不确定,这白发女子采取的是什么飞行术。他能发现的,是那白发女子一双腥红眼睛,怒视的看着他。

她,应该是就是狐妖说的鬼母吧?

“是你杀了我的小乖?”女子的声音,冰冷无比。好像又是从天边传来,飘渺,空洞。

“嗯!这都被你撞见了!即使我有百口也是难以辩解的。”宁采臣倒是很坦然。

小乖?能把如此毒辣恶毒的狼妖称之为小乖?此女子一看也不是什么好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