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176 追问

176追问

“很好!你杀了她,那么我要让你给她陪葬!”白发女子铮的一声,但见她指端一动,琴弦想起,立马一道银光直射而上。

好霸气的魔音。莫非此女手中的琴,可是天魔琴?宁采臣心中一震,他来不及多想,银光掠来之后,宁采臣赶紧躲闪而开。

轰隆的一声,应声击中了后面的大树上,大树吱嘎的断裂,哗啦的一声,倒了下去。幸好宁采臣躲避的及时,要不然,的下场,会跟此大树一样,被轰炸的粉身碎骨。

“哼!小子!身手不错!”女子目光一扬,似乎对宁采臣有了一丝钦佩之意,“不过,今天你遇到了我,算是你的不幸!我必要将你斩杀在此!”

躲避到一边的宁采臣,他面色却是一片宁静,淡然问道:“你杀我可以!不过,我想在我临时之前,你能告诉我,你是谁么?这样的话,我死也无憾了。”

宁采臣说完,装出了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。话话,若真的是连杀死自己的人都不知道的话,还真的是还冤了。

“哈哈……想知道我是谁吗?很简单!我看你是从寺庙来的!你去问问那个寺庙中,那个虚伪的老秃驴,我想,他会很乐意告诉你这一切的!好了,跟你废话太多了!受死吧!”

眼看女子的手指即将要拨下来了琴弦去,宁采臣急速说道:“多谢相告!不过,夜已经很晚了,在下就不奉陪了!拜拜!”

宁采臣最后一句“拜拜”的现代用词,倒是把白发女子愣了一下子。然而当她一晃神过来后,眼前中,哪里还见有宁采臣的踪影?

宁采臣御剑飞行,早已经是远去,变成了一个模糊黑点。即使女子有心要去追击的话,她已经是来不及了。

“可恶!”

白发女子恨恨的唾了一句,嗖的一下,宛若是飞鸟般,她的人立刻隐秘在漆黑的暗夜中。

宁采臣御剑一路奔回来,回到了他自己的房间。才是发现,身上冒出了一股臭汗。不得已,宁采臣除下了衣衫,简单的梳洗了一下。油灯已经即将燃完,在看天色已经很晚,宁采臣只能将心思压下来,上榻睡觉。

翌日。

当白云禅寺的钟声想过了三声后,宁采臣才是睁开了惺忪的眼睛。一看窗外,天啊!竟然已经是日上三更了。却是想不到,他一觉睡下,沉沉如同死猪般。

赶紧起了床,匆匆的梳洗完毕。过了一宿,肖若水的情况已经是好上一些了吧?心中有些挂念此事,宁采臣打开了房门,直奔正殿而去。

然而,在半途中,与觉远碰了个头。

觉远见到宁采臣,他面色一晃,说道:“宁施主可是要去看望肖施主?”

“正是!只是不知道她的身体情况如何了?”宁采臣问道。

“无碍!老衲正要寻你去,将好好消息告诉你,肖施主的腹中胎儿,已经排除,她现在体内还有一些恶露,不过已经无大碍,之需要短休一两天的静养,即可下山了。”

这的确是一个好消息。

“这一切,辛苦大师了。”宁采臣由衷感谢一番。

如此,肖若水的事情便可告一段落。宁采臣的心情,一下子就轻松起来。这两天来的担心,总算得以圆满的解决。

“不谢!你也无需客气。”觉远说道,“看你样子,也没有用过早膳吧?恰好,老衲也没吃,不如我们一同前去膳堂如何?”

“好!听大师的。”

宁采臣跟随在觉远身后,朝着廊道走去。此刻,宁采臣心中在想着昨天晚上的事情,端着琴弦的白女子,她与觉远到底是什么关系?虽然女子没有提起觉远的名字,不过宁采臣可以猜测得出来,这白云禅寺,除去了觉远上了一定的年纪之后,他座下的弟子,均是二十不相上下。

为此,宁采臣第一时间之内,他立刻想到了女子口中的老秃驴,定然是觉远无疑。看样子,他们两人,好像有什么深仇血痕似的。

一路走去,入了膳堂,宁采臣才是晃过了神色。桌子上,是一碗小米粥,还有一叠斋菜。一碗小米粥下肚子,人也精神了很多。

食不言。用完了早点,宁采臣琢磨着,他若不要将此事问出口的话,他浑身可是有些不舒服了。

“大师,我能问你一个问题不?”最终,宁采臣还是豁出去了,“昨天晚上,我由于睡不着,所以出去走走,谁知一个不小心,走远了,进了后山去,然后……”

“你进了后山?”觉远忽然间面色一变,坐在桌子一端的他,好像被宁采臣的话惊吓了一跳。不过在最后,他竟是掩饰很好,淡淡问道,“那么,你可是遇见上了一些什么人?”

果然有猫腻!看来,对于后山那白发女人,觉远是知道这事情的。可是,他为何要容忍下一个如此毒辣的女子,潜伏在他们禅寺的后山中?莫非他们当中,有着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了?

对于他人的隐私,一般来说,宁采臣可是没有兴趣要去探索的。可是唯独这事情,他心中有着很大的好奇。白发女子到底与觉远是什么关系?仇人?

“宁施主,你还没有回答老衲的话。”觉远见宁采臣愣了半宿,对于他的问话,似乎无动于衷,他心中竟然是有了一丝着急。

“嗯!我见到了一个白发女人!她手中端着一琴弦,一见面,她就要杀我!所以,我就很好奇,那后山中的女子,她到底是什么人?大师可以不说,不过,那女子,她竟然让我前来追问大师,所以我就……”

“唉!老衲明白!这事情,迟早有一天会被人发现!”觉远悠然叹息了一声,他撇目看了宁采臣一眼,言语中,有了一丝无奈,“这件事情,压在我心中,整整有十年了!十年的时间,可以把我们走过的人生道路,鞭策得斑驳淋漓,现在回想起来,已经是物是人非事事休。”

每一个活着的人,在他的背后中,总是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往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