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177 和尚也有情

穿入宁采臣 177和尚也有情

宁采臣没有说话,他在等着觉远继续说下去。看着觉远眉目皱起,他与白发女子,定然有着一段不为人知道的往事。

“好吧!居然这事情被你撞见了,那么,我不妨就原本的告诉你。”

觉远目光一片深邃,“你昨天晚上所见到的白发女子,她名叫李逍遥。这事情,还得从十年之前说起。老衲当时是白云禅寺的一名俗家弟子。师尊道空真人,那时候,师尊只收了我一个弟子!那时候的师尊,对他座下的弟子,既是要求高,又严肃,一旦无法完成他布下的作业,必定得吃一顿戒子板。”

“可能是年轻气盛,有一天,老衲按捺不住寂寞。于是偷偷溜进了后山中,戏水玩闹。可谁知道,无端的窜出一白虎,呼啸就扑咬而上。当时,老衲也没有想那么多,当白虎扑咬上来后,赤手空拳的就和白虎激斗起来。幸好当时老衲有一定的武功底子,费尽了一身力气,终于将白虎被击毙了,而老衲所付出的代价便是,身上被白虎撕下了一大裂口!”

话说到这,觉远目光一闪,叹息了一口气,继续说道,“原本以为,必定会失血过多而暴毙了!那时候的老衲,在击毙了白虎之后,身上最后一点力气都被抽光了,所以自然就倒在一旁,眼睁睁的看着身上滚滚血液一直在流淌,也是没有那个力气在止血包扎!可能当时是过于疲倦饿缘故吧,一下子就晕厥了过去。”

“最后,当老衲醒来后,发现自己躺在了一张破旧的床榻上。一个妙龄女子正在清理伤口,那个女孩子,她一双大大的眼睛,水灵汪汪,一眨一眨的,长相甜美。老衲当时就感叹,这世间,竟然有着如此清纯水灵的女子?”

觉远话语停顿了一下,他面色有了一抹羞红,他接着说道,“后来,我才知道,这女子是个牧羊女,她在后山发现了我,也是她救了老衲一命!女子告诉我说,她叫李逍遥,是饿孤儿,替着地主家牧羊,在后山中发现了我遍体鳞伤,她当时就吓坏了,丢下羊后,跑去地主家,叫来了几个长工,将老衲抬了回去。”

“唉!时隔多年,现在回想起来,是老衲辜负了她……伤好后,一来二去的,我们当时还是少男少女,自然而然的就相恋了!假若,不是师尊闭关走火入魔的话,或许,李逍遥会成为老衲的妻子了!可惜上天历来都是喜欢捉弄人的命运!世事无常!”

“老衲师尊道空真人闭关修炼,谁知道了最紧要的关头,他走火入魔,岔气入静,他留着最后一口气找见我,让我继承他的衣钵,将白云禅寺传承下去。宁施主,你知道吗?当时老衲可是非常纠结,那时候,老衲已经于李逍遥定下了婚期,等我以还俗,我们立刻拜堂成亲!可是……”

觉远的话,停顿了下来。他面色没有一丝情绪波动。这一段往事,埋葬在他心中,足足过去了十年之久。今天,他总算找到了个人,倾述了出来。

“后来,情况如何了?”宁采臣问了一句。

即使宁采臣不问,他也知道,觉远与李逍遥的事情,当时就黄了。作为弟子,在面对着自己师尊最后的要求,他能不但应吗?

“后来吗?宁施主也知道,为人弟子,若是不能让自己师尊带着无憾离开的话,就是不孝,不义,老衲只能点头但应了。逍遥知道我无法还俗,而且还当上了禅寺主持后,那天,老衲记得,她问了一句话,你当真为了那个破主持,也要将我抛弃?辜负我们三年来的感情吗?当时老衲也只能默默点头!唉!毕竟,都成了事实!我只能最后奉劝她,这世间的好男儿多的很,就让她从来没有认识过我一样,通通忘记了吧。”

“可是老衲想不到的是,李逍遥当时扭头就走。竟是想不到,在见到李逍遥后,已经过去了三天。三天的时间,我却不知道,当初李逍遥她在离去后,已经对我是绝望了,因此,当她顶着一头白发如雪,如霜出现在我跟前,老衲当时就震惊了!一个女子,当她对一个男人已经绝望,绝望让她双眼充满了仇恨……”

“那时候,老衲已经是震惊的无法言语。年少轻狂,我们彼此相爱,谁都想不到,我们会决裂到如此地步!当时,李逍遥就说了一句话,十年过后,当她出现在白云禅寺,那么,那一天,就是她血溅白云禅寺的一天!老衲知道,是我辜负了她的情,孽缘已经生成,老衲也已经没有能力来改变这一切。”

“后来,老衲打听到,李逍遥离去后,她拜师在青城道观的一个叫静风道姑为师。日夜苦练武学,她真的是言出必行!为了十年后,她必要学有所成,定当是血溅白云禅寺这个誓言,不管最后的岁月如何变动,她曾经发下的誓言,没有一天忘记过。”

觉远站了起来,佛动了袖子,看着偶尔从膳堂中经过的弟子,他自是叹息一声,“十年期限将至,而李逍遥,她就潜伏在后山当中。到了这一刻,老衲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!老衲唯一担心的是,禅寺中的弟子,他们都是无辜的!如今的李逍遥,她已经不是当年的纯真牧羊女孩子了!她对我的恨意,已经深到了她的骨髓中。毕竟,是我负了她,她要杀我,也是属于情理当中。”

觉远话语一转,说道:“宁施主,后天,你可以将肖施主送下山去了!毕竟,你们呆在这里一天,老衲担心,到时候,你们会受到无端牵连!”

宁采臣走到了觉远身边,说道:“多谢大师提醒!不过,我想知道的是,不知道大师接下来,该是如何处理这事情?”

“到时候,老衲会将寺庙中的弟子们,全部遣散了去!他们都是无辜的,老衲可不想因为我的事情,让他们遭受到灭顶之灾!逍遥她想要的命,老衲随时都可以奉陪。”

“不过,大师,我还是有一点疑惑,在后山中,那些白骨骷髅人又是什么回事?难道都是李逍遥杀死他们的?”想起昨天晚上,一旦狼妖解除了那幻术之外,立刻现出了一具具阴森的白骨骷髅来。那些无端枉死的人,难道是这寺庙中的子弟?宁采臣一边疑惑不解。

“善哉!善哉!唉!那是李逍遥做下的恶果!她目前正在修炼一种及其阴毒的道法,叫阴阳化骨掌!需要活人才可以修炼!当中,老衲也在暗中阻止了她很多次!加上这些年来,她对老衲的恨意一点也没有消退!真的是惭愧,寺庙中的弟子,也有几个惨死在她手上!为此,老衲才宣布一规章,凡是寺中弟子,后山不可乃是禁地,不可入!才是得以杜绝了此事情的发生。”

阴阳化骨掌?这名字够恶毒!宁采臣神色一凛,接着问道:“看来,此李逍遥还真的是一个魔头了?大师是否知道,她手中端着的琴弦,到底是何方武器?为何威力如此之大?”

想起昨天晚上,被那女魔头劈天盖地的轰炸了几回,宁采臣心中可是震撼不已。幸好他溜得快,要不然,说不定,一旦被轰炸了,不死即伤,万一少了个胳膊,缺了一条腿,不成了怪物了么?

“那琴,名叫天魔琴,琴弦一拨动,威慑巨大!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得了的!轻者,会自伤内脏,重者立刻回毙命。此天魔琴,由十二重琴音构成,一道琴弦,代表着一种音律,若是当十二重琴音都全部拨出的话,那个危害更大!瞬间,可倾翻江水,崩溃大山!”

觉远的话,自是让宁采臣吃上一惊!李逍遥的天魔琴,竟然那么霸气!天啊!看来,此白云禅寺,被女魔头血溅的日子,宁采臣可以估测得到,不是一个惨字可以概括得了的。

然则,宁采臣又是发现,觉远在告诉他这一切真相的时候,从始至终,他的神色都是一片淡然。如此说来,对于李逍遥当初下的十年之约,当她出现在白云禅寺的话,必定要将此毁掉了?可是为何,宁采臣却是无法从觉远的脸上看出他一丝的焦急之色?

难道说,觉远已经做好了防备的应策?

暗暗想了一下,宁采臣问道:“如此厉害的琴魔!就是不知道,是否有什么东西能够将她的琴弦给克制下来呢?”

“有!这世间万物,他们都是相生相克的!天魔琴固然厉害!但是,它也有自己的弱点!相信以宁施主的聪慧,应该早想到了,若想要将天魔琴给克制住的话,应该怎么做了?”觉远的反问,好像是在考察宁采臣的能力般。

宁采臣想了一下,自古以来,便是琴箫不分家。琴箫合璧,男箫女琴,有如才子佳人,彼此均是应对而生。

“我想到了某种乐器,是箫!”宁采臣瞬间猛然觉悟。

觉远点点头,“嗯!不错!的确是箫!琴能奏乐,同样能杀人!而箫也是如此,它能够制衡琴的音律,消弱分散。而箫一旦配合上某种音律上的武学,即可将李逍遥的天魔琴制衡下来。”

“这么说来,大师一开始就已经想到了制衡她的天魔琴?可是大师为何?”

“宁施主是想说,老衲为何会让李逍遥潜伏在后山中,任她杀戮,残害本寺中的弟子吗?唉……”觉远深深叹息了一口气,“或许,因为当年的事情,虽然已经过去了差不多十年的时间,但,毕竟是老衲当年负了她的情,所以,只要她不做出一些过分的事情来,老衲也只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!当然,那些被她诛杀的弟子,不过是意外!老衲想要去追究的话,也无从追究啊!”

意外?宁采臣瞬间就明白了!因为的确是“意外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