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178 下山

178下山

觉远所指的意外,应该是那些死去的弟子,他们都被狼妖给蛊惑了吧?天下男人皆好色。即使遁入了空门的和尚,也是不例外。已经被诛杀的狼妖,她的妖媚,她蛊惑的手段,宁采臣可是见识过的。脸蛋,身材,均是上层,不过可惜的是,被当做了枪使,一个卑贱的奴隶,也是死有余辜了。

弄清楚了觉远与李逍遥的关系。宁采臣心中的疑问,随之豁朗。不过随之而来的问题,却让宁采臣有些担心。觉远与李逍遥的十年之约,一旦李逍遥重上白云禅寺的话,必定是她血溅禅寺的那天。看觉远的打算,他好像并不想为难李逍遥。

之前,觉远说了,他会将白云禅寺中的所有弟子,全部遣散。觉远的心思,宁采臣自然知道的。十年前,他辜负了李逍遥,为此,李逍遥一怒发下了誓言,十年后,她必定要白云禅寺夷为平地的鸡犬不留。可见,一个女人,一旦扭曲了她的本性,她报复的手段,是多么的可怕。

如此猜测,觉远的下场,有些不乐观。依照李逍遥现在对他的恨,此女魔头一定会将他给活生生的撕裂而开。

暗暗想通了此点,看着沉默不语的觉远,宁采臣试探问道:“不知道大师对此事有何应对的措施?莫非真的要将这寺庙中的所有弟子全部都遣散了去?要是有的弟子们,他们执意不肯离去的话,大师又该怎么做?”

觉远神色一愣,宁采臣的问题,对于他而言,的确有些棘手了。是啊!此白云禅寺,就是他们的家,他们的根!或许有些怕死的弟子,他们在听闻了寺庙中不日后,会有一场血腥的屠杀,他们自当匆匆的离去。

不过其中,说不定,也有的弟子会选择留下来,与禅寺共患生死。人非草木,岂能无情?他们早已经将禅寺当成了自己的家一样。若是弟子执意不肯离去的话,他又该怎么办?

觉远沉吟了一会儿,说道:“若是有的弟子不肯离去的话,那么,老衲只能依照他们的决定了!为了他们的性命,老衲誓死也要保护他们的周全。但愿,苍天有眼,放他们一条生路吧。”

觉远话语停顿了一下,说道:“宁施主,明天的话,你可以将肖施主遣送下山去了!经过两天的修养,老衲想,她的身体已经无大碍!老衲就不送你们了。”

宁采臣赶紧说道:“大师话言重了!为了搭救她,我还要多多感谢大师和座下的弟子们!”

“善哉!老衲有些事情需要去处理!宁施主请自便。”

觉远合了个佛礼,告退而去。

宁采臣估摸着,觉远让他们明天下山,时间好像有些仓促了些。若是他没有猜测错误的话,李逍遥,她这两天之内,她一定会上禅寺来。女魔头来此的目的很简单,血溅白云禅寺,了结她与觉远的恩怨是非。

曾经彼此相爱的一对恋人,眼看就要刀剑相见,这是何等的悲哀?相爱不能,离别恨,时隔十年后,再度相见,已成陌路人,的确叫人感到诸多感慨。

这天中,宁采臣在寺庙中,他无处可去,只能呆坐在凉亭上发呆。匆匆步伐而过的和尚们,他们也没有时间撇看端坐在凉亭上的宁采臣。

当日,宁采臣还发现了一个问题,便是寺庙中的香客,不见一人踪影。在结合面色匆匆,又是步伐匆匆的和尚。他心中暗想,莫非觉远已经昭告了所有弟子们,让及早做个准备,该走的,终究是要走,至于留下的,他们倒是淡然处之了。

一天的时间,就这么过了去。到傍晚时候,宁采臣见了肖若水一面。肖若水身体还是有些孱弱,不过已经无大碍。她已经能够行动自如,只是她的身体是单薄了一些,才使得她看起来,过于弱不禁风。

对于宁采臣的大恩,肖若水自是一番感谢云云。若非不是宁采臣一路护送她,给予她帮助,他们不是朋友,却胜朋友情谊。如此大恩,肖若水会铭记心中。

与肖若水用过了简单的斋饭后,宁采臣跟她说了,明天即可下山。听了这话,肖若水竟是有些惆怅起来。

肖若水的心事,宁采臣也没有兴趣去参与。用过了斋饭后,各自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中。

难道就这样离去吗?宁采臣合衣堂躺在床榻上,他鞋子没脱,衣服也没脱,他心中,在想着事情。刚才,在回来的途中,他遇见了禅寺的很多弟子,他们都在打包行李。不用猜测,觉远已经将此事宣布了出去。

白云禅寺,不日后,即将有一场血雨腥风。人活着,都是有一颗怕死的心。和尚们的决定去留,宁采臣作为一个外人,他无权干涉。只是不知道为何,他心中忽然对觉远大师抱了一丝不公。

心中一直在想着那些七七八八事情,一直到了月落乌啼之后,宁采臣才是感觉有了一丝困意,倒头便沉睡了过去。

翌日。

宁采臣处到大殿中,他蓦然发现,白云禅寺中,一夜间就变得异常冷清。偌大的寺庙,几乎再也见不到一个和尚。钟声不在响,香火不在袅袅。死寂,四处一片死寂。

肖若水从房间出来后,她也感受到了这突然之间的变故。她徐徐步伐走到了宁采臣身边,一脸疑惑问道:“宁公子,这禅寺中莫非发生了什么大事吗?我一路出来,怎么不见一个和尚?”

“或许,他们都被方丈召集去了吧!”为了不让肖若水看出端倪,宁采臣也只能掩饰说道,“我们走吧!赶车的老头子,想必已经在等候我们多时了。”

肖若水点头,转头,看了一眼身后大殿,两人离去。

把肖若水送到了马车上,宁采臣并没有上车。车上的肖若水,她可是有些莫名:“宁公子,你不跟我们下山去吗?”

“是这样的!我忘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,需要跟方丈陈述,你们先回去,不要等我了!”

宁采臣说完,他将一个布袋递给了肖若水,“肖姑娘,我们相识,也是缘分一场,想你一个孤零的女子也不容易,袋子有些盘缠,可以救急之用。保重了!”

肖若水原本是要拒绝的,不过最后,她还是默默的接过。低头,两滴清澈的泪水,滚落下来。

马车,吱呀的走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