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179 血腥杀戮

穿入宁采臣 179血腥杀戮

宁采臣之所以选择留下来,他自然有着自己的打算。觉远如此慷慨的为了一个陌生的肖若水,大力的驱除了她体内的魔胎,所被消耗的元气,可是不少,如此大情大义之人,宁采臣又是怎么会作为一个旁客?袖手旁观呢?

送走了肖若水后,宁采臣折身回到了寺庙。他并没有走大门,而是翻墙进去的,隐匿在大殿的横梁上面。之所以选择大殿作为自己的隐藏地点,是因为,从大殿中,可是看见外面的一切动静。

偌大的寺庙中,一直都很安静。偶尔,会有一两个和尚进来,他们挎着大包小包,在案台上了一炷香后,最后匆匆离去。在上面的宁采臣,他可以看得出来,那些和尚在离去的时刻,他们的面色,均是露出了不舍神情。然则,他们又不得不选择离开。

尽管他们心中不舍,可是一旦与性命比较起来的话,此举举无轻重了。禅寺中,也有选择留下来的和尚们,这些和善当中,有上了年纪,也有相对比较年轻的和尚。禅寺是他们的家,是他们的根,即使他们要面对的很有可能,他们会被诛杀在此,可是最后,他们还是选择留下来,与禅寺共同生死。

宁采臣在大殿的横梁上窝了半天,时间跨越到了下午。禅寺中,一直都很安静。从早上到下午,宁采臣没有见过觉远一面。兴许,他把自己关闭在房间中。禅寺中,不断有和尚们离去,或许,他不想看见那伤感的一幕吧。心境澄明,眼不见,心不烦。

窝在了上梁半天,宁采臣肚子忽然好死“咕噜”了一声,竟然肚子饿了?他换了一个体位,正要寻思着,是否要厨房去找些东西来垫一下肚子。

却在这个时候,一个声音像是从遥远的天边传来:觉远老秃驴,速速出来受死!

不会吧?莫非是那女魔头来了?这速度,真是够快的!宁采臣忽然觉得有些奇怪,那个声音响起,似乎她人并没有出现,他怎么感觉,好像是使用了千里传音般?

一直死静的禅寺,那一刻,终于不再平静。

宁采臣发现,那些留下的和尚们,他们在觉远的领导下,步伐不紧不慢的从一间偏殿走了出来,来到了正殿上。

和尚们的人数,不是很多,细数之下,不过才二十多人。百号人数的白云禅寺,离去的和尚,走的已经是七七八八了。如今坚持下来的,宁采臣的确很佩服他们的勇气。死亡,在对着他们逼迫,他们却是做到了坦然自若。不得不说,他们都是无畏者。

觉远盘膝,端坐在一软垫上,其他的弟子,他们并列站在了觉远两旁。看样子,他们是等候女魔头的到来。上方中的宁采臣,在觉远他们进来后,他已经将身上的气息完全屏住。以觉远的武道修为,他若不将气息屏住的话,定然会被觉远有所察觉。

大殿中的他们,没有人说话,静悄悄一片。

不到一盏茶的时间后,一抹白色的影子,嗖的一下,飞进了大殿中。一头白发,异常惹眼注目,出去了李逍遥之外,再无他人。

李逍遥的出现,大殿中,旋起了一阵**。和尚们,他们似乎被李逍遥的杀气震撼的吃惊连连。

一旦出现,一股萧杀的气息,立刻蔓延在大殿中的每一个角落。可见,李逍遥的一身杀气,足以震撼在场的每一个人。

一手环抱着琴弦的李逍遥,她目光幽幽撇上了端坐在垫上的觉远,如今在见到这男人,他已经不是当年意气风发的少年了,而是上了年纪的老男人。而她,从当初的一头青丝,从男人负了她的情,她一夜间,心碎了,心死,然后一夜青丝变成了白发。她心中的恨,对于这个男人的恨,汹涌的滚滚滔天。

“我是该叫你觉远大师呢?或者我叫你沐浩天?”李逍遥她眉目拧起,一脸平静问道。眼前这个男人,即让她又爱又恨。如今的她,心中没有了情,只有一腔恨意,回想十年前,她发下毒誓,十年后,她必定要将这负她的男人,将他的心挖出来,她一直很想看看他的心,长如何模样,三年的感情,竟然抵不过一个主持方丈?

哼!虚伪的男人!

觉远面色**了一下,心中的那一抹疼痛,随之扩展而开,他站了起来,目光对上了李逍遥,“李施主,老衲法号觉远,那个沐浩天在十年前已经死了。”

“哈哈……我不管你是觉远,还是那个薄情寡义的沐浩天,总之,我李逍遥今天来此,就是为了十年前发下的毒誓而来,今天,我要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。觉远,当年你为了这么一个主持方丈的位置,狠心将我给抛弃了,那么今天,我就要你亲眼看着你座下的那些弟子,横死在你跟前!”

此刻的李逍遥,她面目一片狰狞,像极了从地狱中窜出的恶鬼。

铮铮!

琴弦声起。

顿时,空气中,蔓延着一股杀气,血腥的杀气。随之李逍遥手中拨弄的琴弦急速,然后那些和尚们,他们顿时纷纷倒在了地上,不断翻滚,哀嚎不断。

天魔琴音,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得了如此强劲的魔音侵袭,尤其是这些留下来的和尚们,当中上了年纪的相对多一点,若是武功平平的话,跟一般的寻常人几乎是没有区别的。因此,在李逍遥的琴弦想起后,有几个老和尚,他们“哇”的一声,一口老血就喷发了出来。

“住手!”

见此般,觉远面色大变,赶紧朝着李逍遥掠了上去。看样子,觉远是想要阻止李逍遥的继续迫害他的座下弟子。

“觉远!来得好!受死吧!”

铮铮!

李逍遥嘴角露出了一抹冷笑,她手指下的琴弦,波动的更加激烈。瞬间,在无形中,一道道强劲的幻影,幽光闪烁,像流星,急速的打上了觉远。

威胁袭击而来,觉远双手合十,立刻盘膝座下。嘴巴中,念动着法咒,然后,一个钢圈形成,形态如钟,横空飞去,朝着李逍遥罩了上去。

“哼!伏魔金刚咒?又岂非奈何得了我?破!”

李逍遥腾空之上,身体漂浮在大殿的半空中,手中天魔琴,再度铮铮想起。刹那间,无数道银光,直射而出,然后激烈碰撞,不出一盏茶的时间,觉远的法咒已经被破除!觉远面色一震!好霸气的天魔琴!

“哈哈!觉远,真想不到,这十年来,你的武道修为,不过是如此!”李逍遥浮空而下,下到了大殿中,看着觉远,却是一脸蔑视,“不过是一个凡夫俗子,想我李逍遥,当年怎么会如此的痴恋你?竟让我一夜三千发丝霜发白头!如今在看看你付模样,十足的一个遭老头子,若是时光能够倒流的话,我李逍遥绝对不会喜欢上你!”

铮铮!

言毕,李逍遥拨弄了一记琴弦,蓦然中,一道银光掠上了觉远。那一刻,觉远来不及躲闪了。可能,对于李逍遥之前的话,让他晃了神色,因此,他并没有发现,李逍遥会在突然间,对他袭击。

啄的一声!

觉远被银光击中,然后他的身体直直飞了出去,接着又是碰的一声,撞击在了结实的大殿石柱上。

哇……

身体落定后的觉远,无法承受住天魔琴的威慑,他一下子一口血涌出来。觉远微微颤颤站了起来,如今殿中的所有弟子,均是狼狈的趴在了地上。之前,被李逍遥的一阵琴弦将他们折腾的半个生死。

看着曾经相爱过的男人,在她手下如此不堪一击,李逍遥对觉远的恨意,不知道为何,她心中蓦然有了一丝疼痛。十年啊!她花费了十年的时间,每天每夜走在苦苦的修炼,为的就是这么一天,她要让那个男人,臣服在她的脚下,看着她的骄傲。

可是她今天,好像是做到了!可是她心中,为何没有一点高兴?为什么?为什么我还是下不了手,将他的身体给撕烂了去?莫非,我的心中,对他还有情?还眷顾着他们曾经相爱的美好?不!不会的!我李逍遥,自从十年前,发下的毒誓,今天,不管如何,我定然要将这白云禅寺中的每一个人,诛杀的一个不留。

李逍遥眉目一转动,面色已是一片阴森。

站起来的觉远,发现了李逍遥的面色变化后,他心中顿时一凛,此种感觉非常不好。看样子,他今天无法保全下自己的弟子了!

“逍遥,你不是一直想要杀了我吗?当年,的确是我负了你,你若要杀我,我无话可说,可是,他们这人人,都是无辜的!你放了他们的性命,我的命,你随时可以拿去。”

“哈哈……沐浩天,你这是在求我吗?好得很啊!那么,我偏偏要你看着他们,一个一个的死在你跟前!我要让你知道,我要让你品尝一下,当年,我是如何的撕心裂肺,那种感觉,真的是生不如死!哈哈……”

眼见李逍遥杀气起,觉远赶紧往后跑去,他心中一直秉着一个信念,这些弟子们,他能够救一个,算一个。

将一个痛苦躺在地上的年轻弟子一抓而起,觉远立刻将他婉手一送,将此弟子抛出了大门外,只要脱离出天魔琴的掌控,那么,他们兴许能够捡回一条性命。

“想跑?我李逍遥想要杀的人,从来就没有一个能够逃脱的。拿命来!”

铮的一声,琴弦想起,又是一道银光划去,直接将那和尚削成了两半。

不!觉远双眼一黑,几乎要倒了下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