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180 魔曲对魔琴

180魔曲对魔琴

如此残忍?一个大活人,竟然被肖成了两半?血液飞溅,人已倒下。觉远双目死灰,他亲眼看着自己的座下弟子死去,死在他跟前,他竟然没有那个能力去搭救。此种痛,痛彻心扉。

“哈哈……怎么样?觉远大师,看着自己的弟子,横死在眼前,你的心,一定很痛吧?那么,你该知道,我当年的被你抛弃的情况,亦是如此!那个夜晚,我的心,痛啊痛,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,那种感觉,我至今可都是历历在目。”往事一旦在回忆而起,更是伤人。

觉远大喝了一声:“李逍遥,你要杀的是我!来啊!杀了我!十年之前,你不是一直很想杀死我吗?现在,十年过去了,我现在就站在你跟前。这事情,与他们无关,为什么你非要把他们都牵扯进来?他们都是无辜的!是无辜的。”

觉远已经是情绪失控,李逍遥,她就是一个女魔头。没错,当年,是他辜负了她的情谊,可是那时候,他是情非得已,他身不由己啊!师尊走火入魔,在临死之前,把禅寺所有的弟子交给了他,让他如何抉择?一边是爱人,一边却是使命。他,根本就没有了选择。

“哼!你生气了?你也会愤怒?我还以为,你遁入了空门,做了那么多年和尚,早已经是忘记,生气和愤怒是什么感觉了呢。”李逍遥抱着琴弦,目光悠悠一闪在,在大殿中踱步走了一圈。

然后,她说道:“今天,我来此的目的已经很明显!觉远,你就死了这一条心吧!当年发下的毒誓,今天,我一定会履行!杀!我要将你们全部杀光!鸡犬不留……哈哈哈……”

疯了!这女魔头!果然已经是不可救药!

“我跟你拼了!”

觉远趁着李逍遥不备,他人影一闪,双手化作了利剑,攻击而上。

“哼!觉远,你真的是不自量力!你老了!也该歇息了。居然你想死,那么我成全你。”

对于昔日的情人,李逍遥心中已不在挂念,十指铮的一声,速速拨起了琴弦。

咻!

然后,但见在虚空中无端生成了一把利刃模样的大刀,射了出去。飞去的方向,正好是觉远的门面。那一刻,大殿中,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,眼看主持方丈就要被虚空射出的大刀给霹下。

众人,面色死灰。有的,他们已经闭合上了眼睛,因为他们实在是没有勇气来看方丈最后落得尸体不全的下场。

不过,恰在这个时候,一声悠扬的箫声,穿破了空气,蔓延在大殿中。此箫声,由低到高,如是海浪般,由远而近,然后是啪的一声巨响,狠狠的撞击在岩石上。

宁采臣从大殿上翩然而至。他手中,秉着一长箫,而他所吹出来的箫声曲子,便是《碧海潮生曲》

此《碧海潮生曲》乃是金大笔下的岛主黄药师所做。箫声抗魔琴,尤其是《碧海潮生曲》一般寻常人,他们几乎无法承受。

若非没有内力的普通人,箫声一旦起的话,必定会严重的残崔他们的内脏,排山倒海的血涌,不死即伤。

当日,宁采臣听了觉远的一番话之后,从中得知,若想要对抗李逍遥的天魔琴,唯一能对抗的武器,便是箫。

为此宁采臣立刻悄悄的准备好了这一切。李逍遥在佛门重地打开杀戒,这绝对是不允许的。若想要对抗李逍遥的天魔琴,箫是有了,那么,该与什么样的曲子来制衡她的魔音?

宁采臣脑海中一闪而过,他蓦然想起来,他前世中,一直钟情金老笔下的《神雕英雄传》,才是想起来,岛主黄药师的所创的《碧海潮生曲》可以与之对抗。

刚才,在上梁中的宁采臣,眼看觉远方丈就要毙命在李逍遥的琴魔下,于是,他赶紧嗖的一下,当下吹起了箫声。

轰轰!

宁采臣的箫声,尤其是《碧海潮生曲》的威力可是凌跃在李逍遥的天魔琴之上。瞬间,立刻化解了虚空中射出的大刀,从而终于化解了觉远的危机。

箫声戛然而止。大殿一众人,自是震惊无比!

“是你?那天晚上,没能杀了你!想不到,你居然跑来这里送死了?”见到宁采臣的瞬间,李逍遥可是有些震惊的。

那天晚上,在后山谷中,给他侥幸逃脱了去,曾让李逍遥意外的不小。能够从她手中天魔琴逃生的人,几乎是屈指可数。可是这小子,看他还不到双十年纪,竟然拥有了了不得的手段?

李逍遥不得不对宁采臣刮目相看。

“宁施主,你怎么还在这里?”觉远同样也是吃惊不小,“你不是下山了吗?难道…..”

“大师为了我们的事情,花费的心机可是不少,眼见你们有难,我怎么会自行离去?小生自问,可是做不到的!大师,放心吧!那女魔头的天魔琴,我已经找到了克制她的办法。”

宁采臣目光落在了李逍遥去,“得饶人处且饶人!放他人一条生路,也是给自己留下一份阴德!都是一些过去的陈年旧账了!何必苦苦相逼呢?人若是或者,总是活在记忆中,那他的人生,岂非不是很悲哀么?”

“哼!臭小子!这里没有你的事情!今天,我发誓要杀光这里的人!竟然你如此不知道好歹,很好!哈哈……我会成全你的。”

铮铮!

李逍遥二话不说,琴弦一拨弄,顿时,大殿中,无数道银光,直直射来,铺天盖地的如同飞箭般。

看来,李逍遥是要下重手了!誓当要屠杀白云禅寺。虚空射出的银光,瞬间过后,便是变成了一把利剑,呼啸破空直击。

“你们往后退去。”

宁采臣没有一丝畏惧,扬起长箫,吹起了《碧海潮生曲》,魔曲对魔琴,谁的威力会更胜一筹?长眠不绝于耳的箫声,一波散去,一波又起,将李逍遥的天魔琴音,一一的吞噬。

啪啪的抨击声音,在大殿上,只能看见,一缕一缕的银光,像是蛟龙一样,相互的缠绕在一起,发出了夺目璀璨的芒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