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181 野史中的小故事

181野史中的小故事

李逍遥从来没有像这一刻那么震惊过,她的震惊,是因为宁采臣的箫声,竟然能够制衡她魔琴,制衡之后,竟然还将能吞噬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。无论她如何在使劲的拨弄琴弦,飞射出去的银光,宛若是击上了棉花团一样,无声无息的立刻不见了踪影。

李逍遥,她彻底震惊无比!宁采臣吹奏出来的,到底是什么曲目,为何能够将她的琴音,吞噬的无影无踪?不可思议。

崩!

一根琴弦,应声断下。李逍遥震惊的往后退出了几步,一脸震撼的盯着宁采臣唇上的长箫。好厉害的一个小子!看来之前,一直都是她小看了此人?他,到底是什么人?看他的样子,无非就是一个书生。可是,他真的是一个书生吗?不都说,书生手不能提,肩不能挑的吗?

大殿中,在李逍遥的琴弦断裂后,平息了下来。所有大难不死的的和尚们,他们彼此是惊讶的盯着宁采臣手中的长箫。长啸声而起,不但解救了他们的性命,而且,竟然还能够将李逍遥的魔音给破除了去,这书生,果然是厉害!看样子,他们之前可是看走眼了,他们都以为,宁采臣不过是一个寻常的书生而已。

李逍遥目光复杂的看了一眼宁采臣,“你刚才所吹的是什么曲子?”

对于李逍遥的所问,宁采臣淡然回道:“碧海潮生曲!”

碧海潮生曲?众人自是震惊!

“碧海潮生曲?是你做的?果然厉害!今天,我李逍遥算是见识到了,这世间中,我自然以为,我的魔音已经无人能敌了,可是想不到……罢了!觉远,算你命不该绝!今天我无法将你诛杀!但是,并不代表我放下了心中对你的恨!我会在来的!哈哈……”

李逍遥凄厉大笑后,一脸不甘心的飞出了大殿,随之,身影隐遁不见。

“善哉!今天多亏了宁施主的援助,要不然,这白云禅寺,必定是一片生灵涂炭了!宁施主大功,老衲无以为谢!请受老衲一拜。”觉远说完,果然有对宁采臣施起大礼来。

可把宁采臣惊吓了一跳,赶紧一把搀扶这了觉远,“大师,这万万不可,我若是受了您这一拜啊,我可是要折寿了!”

觉远见宁采臣说得真诚,他只能作罢。看着大殿中,在刚才的打斗中,已经是一片狼藉,还有那死去的弟子,觉远叹息了一声后,他对着身边弟子说道:“你们把这里收拾一下,还有,把昆布好好的埋葬了去!”

和尚们他们被李逍遥的魔琴伤害的不小,经过了短暂的歇息后,他们也恢复了元气,一旦他们恢复了元气后,立刻忙碌起来。

劫后余生,有很多的事情需要他们去处理。

偏殿中。

宁采臣与觉远对面落座。觉远的嘴角上,还残留着一丝血迹。受了李逍遥的魔琴迫害,幸好他内力深厚,要不然,他也会像那个小和尚一样,身体被撕裂出了两半。面色少许苍白,大战过后,元气,也是需要逐渐恢复。

“宁施主请喝茶!”觉远对着宁采臣说道。

“好!”宁采臣也不客气,端起桌子上的茶杯,抿唇喝了几大口,直至杯中见了底,他才是放下了茶杯。

话说,他窝在大殿的上梁中,半天来,一口水都没得喝,早已经是口渴的不行。宁采臣如此率性,觉远捋了一把胡子,悠悠一笑。年轻就是好了!无拘无束。

“大师,不知道您以后有什么打算?散去的的弟子,是否要将他们招回来呢?”此事,宁采臣身为一个外人,他也不好参与到其中,他不过是随口一问而已。

觉远面色一暗,过了许久,他才缓缓说道:“招不招回来,已经不重要了!他们离开这里,未免对于他们来说,不是一件好事情。天高地大,人的一生当中,总是要出去走走的,看看外面的世界,那么对他们人生中以后的历练,也是好的。”

这话,宁采臣也是赞同。接下来,他们扯了一点家常外的话,宁采臣见觉远面色露出了疲倦,他也不好在打扰下去,找了一个借口,告别出去。

其实,宁采臣还想要跟觉远讨论一下之前他们没有讨论完毕的话题,有关于“紫云团”的事情,不过后来,宁采臣只能作罢。

翌日。

宁采臣起了个大早,见禅寺中也没有什么事情!宁采臣只能与觉远告别。宁采臣也不担心,李逍遥会再度卷土重来。她的天魔琴,已经被他摧破,琴弦断,魔已消除。料想她以后,也生不出个海浪来。况且她的“阴阳化骨掌”也没有得以修炼完成,女魔头已经失去了再战的资格。

下山后,宁采臣专程去拜访了聂志远他们。将在山中的一些事情,简单的陈述了一下。当然,宁采臣并没有将李逍遥血溅白云禅寺的事情说出。聂志远也是公事繁忙,宁采臣也不耽误他的时间,匆匆而来,又是匆匆而去。

倒是一旁的聂小倩,看着宁采臣离去的背影,有了那么一丝目光幽怨。这男人,都不知道他一天在忙碌什么?匆匆而来,匆匆而去的。

唉……

谁知女儿心事?秋天的落叶,已经完全调谢。江南一带的冬天,姗姗来迟了。初冬,天色一片灰尘,似乎,有下雪的迹象。

下到扬州来,来的匆忙,宁采臣也没有携带过冬的衣服,不得已,他只能在另外的置办。扬州的消费水平,比起他们横县的话,稍微是贵上了一些。宁采臣给他自己置办了两件长袍棉衣,花费的银子,差不多上了三贯银两。

第三天,天空中,终于飘下了鹅毛般大雪。江南冬,一片茫茫白雪。瑞雪兆丰年,冬至将至了。

宁采臣趁着尚未下大雪之前,他已经在屋子中储备上了一些冬天所需要的物品。比如说,碳木可是必可少的。碳木上的市场价位,可是不低的。一般的贫困人家,他们可是是用不起的。碳木是论斤而称,一斤碳木要销售二十文钱。

二十文钱,对于一件贫苦人家来说,如是他们俭省的话,可以维持一家老小三四天的伙食费,可见,碳木的使用,对于他们而言,也是一种天地的奢侈。

啪啪……

屋子中一大盆碳火,燃烧的火旺。

尽管外面中,不断飘着大雪,而在室内中,由于有了碳火的缘故,即使不出外衣,单单一件内衣着在身上,也是不觉得冷意。

宁采臣惬意的窝在一张太师椅子上,他一手拿着一本《杂记史传》,慢悠悠翻阅看着,一手捻着一些吃食,惬意无比的往嘴巴里送着。

《杂记史传》相当于老蒲所杜撰的《聊斋志异》中的内容相差无几,书中所记载的,均是一些鬼怪,狐仙之类的范文,闲着无事,无非是打发时间而已。

虽是不上流的书籍,宁采臣竟是看的津津有味。尤其是被里面的一则故事吸引了他的目光。

话说,有一对贫贱的夫妻,妻子怀胎十月后,生下了一个女孩。可当他们见到女婴时候,真真把他们夫妻两人都惊吓坏了。

你猜猜,他们夫妻两看见了什么?他们自家的孩子,只长了一个脑袋,除去了一双手之外,然后女婴儿的下半身,竟然是一个花瓶!

这不是妖物么?于是,夫妻两被惊吓的各半死,绝对要把女婴给丢弃在了荒野上。

恰好,女婴命不该绝,被途中经过的一班杂耍戏子给发现了。然后班主看着女婴可怜,从而将女婴给收养了,给婴儿取了一个名字,叫“花瓶女孩”。

岁月风云朝夕过。当初的女婴儿,已经变成了一个绝色容貌女子,不过可惜的是,她的下半身,依旧是花瓶。而戏子团,因为有了花瓶女子,从而名声大噪,慕名而来的客人,纷纷涌来观看。

随着年纪的增长,花瓶女子与他们戏团中耍猴子的男子相恋了。当然,在相恋的过程中,行夫妻周公之礼可是不行的。

可好景不长,耍猴男子下的母猴子,它可是生气了,因为母猴子也会吃醋。一天趁着男子不在,它对花瓶女子发起了猛烈攻击,它想要将花瓶女子杀死。然则,猴子毕竟是猴子,即使花瓶女子没有了下半身,她也不能行走,不过,她还有双手和嘴巴,最终,是人战胜了动物,杀死了母猴子。

这下子,可是闯了大祸。耍猴男回家后,见母猴子被杀死了,他可是耍猴吃饭的,这不等于断人财路吗?耍猴男一怒之下,举起了花瓶女孩子,将她砸个粉碎。趁着夜黑风高,耍猴男将女子的尸体丢下了一座废弃的水井中,他连夜逃离外地。

谁也想不到,花瓶女子虽然被砸碎了她的下安身,可她竟然能够顽强的活了下来,然后,她的下半身的肠子内脏,不断的在再找庇护。恰好,在此废弃的水井中,有一具白骨骷髅,最终,女子得以寄生在骷髅人上。

一天,女子惊讶的发现,被她寄生在的白骨骷髅,无端的长出了血肉,于是,女子终于重生了。重生后的女子,她依然被困在废水井中。不过她发誓,一定要将杀害她那个耍猴男给绳之以法。

日子一天一天过去,后来的一天,一个书生因为路途口渴难耐,经过了这个废弃的水井,最终,想要喝水的书生,无端的打捞上来一个容貌绝色女子。

书生未娶,女子重生未嫁,彼此一见钟情下,两人结合了夫妻,夜夜欢爱,红烛帐内,翻云覆雨,好不销魂。故事到这里已经结束了。

倘若客官要问,为何不去寻那杀害她的耍猴男报仇?女子抿唇露齿一笑道:小女子现在不愁吃,不愁穿,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,日夜与爱郎共度欢愉,谁TMD还记着这事情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