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182 死人了

穿入宁采臣 182死人了

看到后面那一句,宁采臣差点一口茶水就要喷了出来,这野史传还有那么一点意思。

笃笃……

宁采臣依然是意犹未尽的想要继续往下看去,不过恰在这时候,一阵急速的敲门声响起,他不得不暂时放下书本,起身开了门。

来人是聂小倩,她撑着一木散,手中提着一小竹篮,不用问,她是给宁采臣送餐的。自从聂小倩搬出去后,宁采臣的一日三餐,都是聂小倩负责的。

“外面风雪太大,赶快进来吧!”

聂小倩虽然撑着雨伞,然而她的半个身子,竟是暴露在了外面,多出的空间却是遮挡在竹篮中的饭菜。见此一幕,宁采臣心中自是感动一番。拿过了雨伞,与聂小倩并肩走了进去。

现在的时间,刚好是晌午,不过天空可是灰色朦胧一片。

进了里屋,聂小倩说道:“刚才,我在过来的路上,发现了一件怪异的事情。”

“什么怪异的事情?”宁采臣有些好奇问道。

“方才我经过街口,一个人朝着我就撞了上来!那人,来去匆匆,脚步不稳,身子,我在他身上发现了一件更奇怪的东西。那人身上,有一股浓烈的煞气!我当时就觉得很疑惑,刚想要追上去看个究竟,那人已经不见了。我觉得,这事情,有些奇怪。一个大活人的,身上怎么会有煞气?”

煞气?一般只有死人,或者死尸,活死人他们身上才会携带有煞气的,听了聂小倩那话,宁采臣神色疑惑问道:“小倩,你没有看错吗?那人身上真的携有煞气?”

“这当然是真的了!况且,我如今还是半鬼半人呢!要区分出来,还是很容易的。”聂小倩坐在火炭旁,抖了身上的雪花,一脸认真说道。

宁采臣的心,越发深沉。之前在白云禅寺中,觉远方丈曾经跟他提起过“紫云团”事情,“紫云团”代表着邪恶的力量。一旦出现了“紫云团”,那么,必定会发生大事。群魔出动么?

“采臣哥,你也不要想了,饭菜都凉了,先吃饭在说吧。”聂小倩拿出了竹篮中饭菜,罗列在桌子上。

阿宝与聂小倩的厨艺,都是相当不错。以前在家中,习惯了阿宝的做的饭菜,而下扬州来之后,宁采臣才是惊奇发现,原来聂小倩的厨艺,居然是不亚于阿宝,可以说是,他们两人不相上下,若是轮给手艺高低的话,宁采臣还真的是不好判断。

“小倩,待会儿,你跟我出去一趟。”宁采臣扒了几口饭菜,对着正在烤火的聂小倩说道,“我总觉得,你刚才说的那实情,好像并不简单。”

“好,听你的。”聂小倩淡淡说了一句。

匆匆用过午饭,宁采臣携着聂小倩出了家门。外面的风雪,依旧很大。呼啸而来的狂风,好像在下一刻,能够将人的灵魂从躯壳中勾出去的肆虐。

可能是大风大雪,长街上的行人并不多。以往摆地摊的小贩,也消失不见了他们的踪影。不过话说回来,如此大风大雪,谁都不敢暴在风风雪中,赚上那么微薄的几文钱。

因此,这大街上,非常冷清。

偶尔,会有一辆马车经过,然后自是踏踏的远去,在雪地上,拖出了一道清晰的马蹄印迹。

宁采臣要做什么事情,聂小倩可是迷糊的。难道真的是因为她之前说的那个人吗?身上携带有煞气?可是,这白雪茫茫的,他们又是去哪里寻那个人?

“采臣哥,你是不是心中可有什么打算?”走在宁采臣身后,聂小倩依着他踩下的足迹,来回走了一遍,像是在玩雪,有些小俏皮。

“额……没有什么打算!就是想要看看,心中老是感觉到,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。”宁采臣举目四周,看了又看,不过出去了大地白雪一片之外,几乎是不见行人了。

“我们四处走走看。”

对着身后的聂小倩说了一句,宁采臣朝着大街走去。天上虽然刮着鹅毛大雪,不过长街上的各大小店铺,均都是敞开着大门做生意,似乎并未受到这一场风雪的任何影响。

他们两人,沿着大街走了好一会儿,在前方中,围拢着一大群人们,似乎是在看热闹,渲染的纷纷扬扬。

“采臣哥,前方中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,我们过去看看吧。”

宁采臣原本是想要撇过那人群去的,不过最后,拗不过聂小倩的要求,他们只能在人群中停下步伐来,观看了一下。

这一看,真打紧!一个老头模样的人,倒在了血泊中。地上,趟着一滩血液,渗进了雪中,看样子已经是凝固了。死人了?凶杀么?这便是宁采臣的第一反应。

不过他不是仵作,死人的事情,他也管不上。宁采臣拉着聂小倩,就要离去。可就当宁采臣转身的瞬间,他蓦然清晰看见了死者脖子上的两个清晰血洞口。伤口在脖子左侧,牙印大小的伤口。宁采臣心中一沉下,难道,他的预测,真的是要发生了吗?

如此清晰的印痕,宁采臣瞬间就想到了只有僵尸才会制造出此种致命的牙痕伤口来。宁采臣立刻拨开了人群,蹲着查看了死者的伤口。

脖子左侧,两指头宽的血洞口,触目惊心。难道真的是僵尸所为吗?宁采臣心中此刻并不确定。

“让开!让开!”

一会儿,一队衙役匆匆步伐而来,将围拢看热闹的人们打发了去。

“你是什么人?在这里做什么?”其中一个衙役,眉目一挑,指着宁采臣问道。

突然,那人立刻又说道:“咦?你不是宁公子么?”

来人头目,宁采臣是认识的,这些人,他们都是聂志远的下属,这个小头目,叫张超,好像是个小班长,手下人也就四五个左右。宁采臣与他们打过几次照面,彼此也就熟悉了。

“原来是张大哥!”宁采臣站起来说道。

“对了,你们怎么在这里?”瞬间,张超也撇见了聂小倩。对于大人的千金,张超一般弟兄们,他们可是不敢正眼瞧聂小倩的。

拿他们的话来说,他们大人的千金,过于妖艳,妖艳的让他们忌惮!嗯!一个女人,能够让妖艳的让男人们忌惮的话,这世间,还真是不多见的。

“哦!我们出来走走,就发现了这事情,所以,好奇就过来看看了!谁知道!居然是死人了。对了,张大哥,仵作来了么?”称呼张超大哥,也是从张超年纪上的确比宁采臣年长了很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