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183 再见狐狸一窝

183再见狐狸一窝

“快了吧!在来之前,我已经派遣人去通知了。”张超说道。

随后,他也蹲下去,仔细的查看了一下死者,过了一会儿,他有点惊讶说道:“咦!这不是李老头吗?唉,他……怎么就死了呢?”

宁采臣一愣,问道:“听张大哥的语气,似乎你认识此人?”

张超站了起来,一脸惋惜说道:“嗯!我认识他,死者叫李老头,是个樵夫,无妻无儿无女,打渔为生,可我就奇怪了,这么一个老人家,他会跟谁结仇?竟然被杀死了?而且还是在大雪天中。”

不一会儿,仵作来了。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头子,姓许,名恒。许恒,一个专门与死人尸体打交到的人。由于看热闹的人们,已经被衙役遣散了去。目前留下来的人,出去了仵作衙役之外,自然也就剩下宁采臣与聂小倩了。

外面风雪太大,不得已,他们一般衙役,只能将尸体抗回去。从而宁采臣,聂小倩他们也跟了回去。出了命案,此事非同下可。聂志远得到了通知之后,也匆匆赶来。后再了仵作的房子外面。

聂志远见到宁采臣,不由得面色一愣,问道:“原来你们也在这里啊?这事情到底怎么回事?清逸,你能跟我说说情况么?”

唉,原本这大雪天的,聂志远可是窝在房子中,暖暖的烤着炭火,谁知手下人却来禀报,说是出了命案,半日闲情没得度完,又得忙了。不得已,他只好是匆匆穿上了官服,赶了过来。

“这个……我也不知道怎么说。”宁采臣并非当事人,要将此事情陈述出来,对于他来说,可是有一定的难度。

“哎呀!爹,你这不是要为难采臣哥吗?我们只是出去逛逛,然后才发现的,去凑了个热闹,事情就是这样而已。”聂小倩立刻为宁采臣开脱说道。

她这老爹啊,什么都好!不过,就是有一点不好。凡事不问缘由,就喜欢较真。

“张超,你来说说。”聂志远得不到所知,只好又问起张超来。

“大人这个……”张超面色一红,这事情,尚未有个眉目,大人叫他如何诉说嘛?

“罢了!看你们一点都不知情了!那就等仵作出来再说吧。”聂志远,他或许是操之过急了。

只是话说回来,毕竟是发生了命案,而且还是在他的管辖范围内,一旦上司追究起来的话,他也是难逃其咎。

不一会儿,仵作出来了,对着聂志远扣了一首,说道:“经过刚才的检查,目前死者死因不详,死者的致命伤口在脖子上。脖子的左侧,有两个血洞口,好像是利器一插而入,当场毙命。可老朽认为,那伤口不是武器所为,而是……”

许恒话语停顿了一下,接着说道:“老朽现在有很多的疑问,所以,大人,还望见谅老朽不能给个明确的诊断。”

聂志远眉目一挑,说道:“无妨!对了,此死者是否有家属?速速通知其家属前来,料理后事吧。”

“回大人的话,属下认识此死者,是个老樵夫,据属下所知,他家中没有任何人!孤身一个。”张超说道。

“这样啊……张超,你立刻率一班伙子到城门去,凡是一些有可疑人物,一定要严查的盘问,搜身,看看是否有什么发现。”聂志远立刻下了指令。

“好的!属下这就去办。”

随后,张超大步离去。

而许恒,他转身,进了停尸房去,继续的研究。

“清逸,小倩,我们先出去吧!”

看一眼停尸房,聂志远转身走去。

来到了公堂上,彼此落座后。聂志远立刻问道:“清逸,看样子,你好像对仵作的一番话并不怎么认同吧?”

这个也被他发现了?看来,聂志远的目光,也是很老道的。

宁采臣说道:“嗯!我在怀疑,此老樵夫的死因,很有可能不是人为。张超之前说过了,老樵夫孤身一人,以打渔为生,像他这样的人,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,那么,他不可能与人结仇!这是其中一个疑点!”

“第二个疑点便是,像老樵夫这样一穷二白的人,怎么会有人去将他杀害了?若是为了钱物的话,这根本是不值得的!第三个疑点便是,仵作刚才说了,死者的致命伤,在他左侧的脖子上。之前,我也查看了一下死者的伤口,是两个血洞,看起来,有点像牙印所为。”

宁采臣的一番假设推论,聂志远听后,精神一震。像宁采臣不过是一个秀才,年纪也不到,竟然有着如此精湛的见解分析,聂志远不吃惊才怪呢。

“采臣哥,你刚才说,那死者很有可能不是人为?难道是恶鬼妖魔不成?”聂小倩荧光一闪,说出了她的疑惑。

吓!妖魔鬼怪?聂志远抽了一口冷气,加上公堂中,没有设有火炭供暖,因此,他顿时觉得,后脊背一阵的冷意嗖嗖。

若是放在以前,聂志远他可是不会相信神鬼传说的。可是,当他与聂小倩重逢之后,已经死去的女儿,在突然一天中,出现在他眼前,他不能不惊讶!不能不接受这个事实。原来,这个世间中,还有诸多的事情,他是不知道的。

聂志远打了一个冷颤,对着宁采臣问道:“居然清逸你有所怀疑,死者不是人为,难道真的是如小倩说的那样,是被恶鬼索命了?”

一旦说起恶鬼,他们忽然想到了王鹏,那个怀上鬼胎女子的丈夫。自从宁采臣大力为肖若水庇护一些流言蜚语后,如今的肖若水,她依然住在婆家。而婆婆也没有在为难她了。算是因祸得福吧,婆媳一直相敬如宾。

“这个……现在下定论的话,还为时尚早呢!聂大人,我想出去看看一下情况!告辞了。”

宁采臣起身告别离去。

宁采臣心中有一股不安,他总是觉得,这事情的发生,过于突然了些,而且,他甚至想到了王鹏,那修炼成半鬼仙的恶鬼,莫非这事情,真的是与他有关系吗?

王鹏的本事,宁采臣他还是不敢小看的。能够招呼出冥界中的冥魂,单单是这样的手段,王鹏就不简单了。

难道,王鹏会变成第二个黑山老妖么?

出到了长街上的宁采臣,他一路走着,一边在思考着问题。

啪的一声,有人在在他身后啪了一下他肩膀。宁采臣一转身,立刻撞见了一张熟悉的笑脸,绽放在他眼前。

苏雪?

“是你?”宁采臣神色有些惊讶,看着苏雪一个人出现在他身后,宁采臣又是说道,“怎么?你该不会是好了伤疤,忘记了疼痛了吧?”

“嘻嘻!瞧你说的,才不是这样的!喏,看见了吗?地面楼阁上的,靠近窗户上的桌子,我爹爹和姐姐都在那里呢!走吧!我爹爹有请你这大恩人呢。”

真是奇怪了,这大雪大风的,这一窝狐狸精怎么全家总动员了?据说,一般的狐狸,他们都不怕冷的,现在,看着苏雪一身单薄的衣服,似乎应验了那个民间传言。

宁采臣吸了一口气,一脸好奇的盯着苏雪看了一下,问道:“对了,你的伤全部都好了?”

记得当日,此小东西窝在他的怀抱中,已经是奄奄一息。苏雪受了如此重伤,才是短短几日她身体就康复了?这个进展,的确让人觉得意外。

“嗯!不好也差不多了!我们走吧!可别让我爹爹他们都等急了。”苏雪一下子就扯过了宁采臣的一手臂,动作娴熟,理所当然。

宁采臣有意要把手臂扯出来,无奈,苏雪竟然是拽得紧紧的,生怕他跑了,一刻也舍不得放松。

这是一间优雅的茶楼。或许是因为天气骤冷的原因,偌大的茶楼当中,只有苏广寒他们一家子,显得有点突兀。

见到宁采臣上来,苏广寒立刻站了起来,一脸笑意说道:“清逸兄弟!我们又见面了!对了,这几天不见你,苏某还以为,你已经离开了扬州了呢。”

这几天?宁采臣一晃神色,便是明白了过来。为了肖若水的事情,这几天,他的确不在扬州城中,而是在城外。

苏广寒他们一家子,凑巧在他不在的几天,他们一家子可是专程去到了他的“书斋”拜访,无奈,一连几天,书斋都是紧闭大门,为此,苏广寒才是一见面,有此一说。

“这几天,恰好有些个人私事要忙!”

彼此落座了下去。而苏雪,就一直粘在宁采臣身边,一旁的苏晴,见自己妹妹火辣的挽着宁采臣的手臂,她心中可是有些羡慕了。她可不敢在自家爹爹面前,做出如此亲密的举动来。妹妹的性格,历来都是火辣的,寻常中大大咧咧,凡事都不计后果。

当然,苏雪挽着宁采臣的手臂,苏广寒也是见到的。对于女儿如此的“厚颜无耻”举动,他这个做父亲的,自然也不好当面说什么。

“不知道苏员外寻小生来,为了何事?”落座后,宁采臣心中有些疑惑。难道是她们两姐妹的天劫将至了吗?

“哦!事情是这样的,这几天,苏某寻不到公子,苏某心中有些着急。想不到,今天却在大街上看见了你,刚好有些事情要与你商量。”苏广寒面色又些窘迫。

毕竟这事情,他可是在求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