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184 又发生了命案

穿入宁采臣 184又发生了命案

有事情商量?莫非是苏雪苏晴她们真的是要度天劫了?宁采臣不动生色瞅了一眼苏广寒,问道:“苏员外有事情尽管吩咐,我若是能够帮得上忙的,自然不会推脱。”

再度得到宁采臣的承诺,苏广寒一直悬着的一颗心,终于是放了下来。前几天,他们一直在寻着宁采臣,一直寻到了他的住所,竟是发现,大门中日紧闭着。曾经,苏广寒以为,宁采臣之前对于他们的承诺,不过是闲话一句而已。他为此还恼过一阵子。

“是这样的,上次苏某对清逸兄弟提起过,在不久后,就是苏某两女的天劫了!现在,日子还剩下三天了!所以,苏某心中才是有些着急起来。”

苏广寒的一番话,非常明了。意思便是,宁兄弟啊!当初你可是给我们担保了,你可不能食言了啊!

宁采臣不是糊涂蛋,立刻明白了苏广寒的话中之意,“放心吧!居然我已经对你们承诺了,那么,我当然不会食言!到时候,苏员外只管支一声即可。”

“好!那么,苏某在此就感谢宁公子大慷慨大义了。”苏广寒对着宁采臣抱拳说道,且是一脸的激动。

“嗯!客气了!抱歉了,我还有些事情需要去处理,就不打扰你们了。”宁采臣站了起来,说了一句,然后对着苏雪,苏晴姐妹点了一下头,他径直下了茶楼阁。

楼阁上,苏家父女依然端坐着。看着宁采臣离去的背影,苏晴悠悠说道:“爹,你觉得宁公子为人如何?”

苏广寒捋了一下胡子,说道:“很重义气!是个值得我们相交之人!而且,重要的是,他深藏不漏,假若我们遇到危机的话,可以寻他庇护,我想,他定然不会撇下我们不管的!还有一点可贵的是,之前,他早已经知道了我们的身份,可是他竟是没有一点的鄙视和惊恐,若是换做其他人的话,或许,他们在惊吓过后,会招来人马,把我们打杀了。单单是凭着这一点,可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做到的。”

老爹的一番话,自是让苏雪的心情更加荡漾不已。她对宁采臣,已经有了别样心思。可是她纠结的是,像宁采臣那样高风亮节的书生,会接纳她吗?

“雪儿。”

苏广寒发现了苏雪的面色异样,心中不禁狐疑起来,他可是个过来人,苏雪一直粘着宁采臣左右,难道,她已经喜欢上了宁采臣?

“啊……爹,有什么事情吗?”苏雪随后才是冷冷的反应了过来,她方才一脸的花痴模样,只要不是傻瓜,都能明白,她心中在想着何事了。

“唉!没事!我们回去吧!”

女儿的心思,如此明了,他也不好挑破,看看找个合适的时间,在推敲吧!毕竟,还有三天,便是她们姐妹两人度劫了,当中,还是不要生出事端的好。

苏家父女三人,款款步伐离去。

大雪,夹着大风,依然在呼啸狂吼。

大雪一直下到了傍晚,才有消停下的迹象。雪停了,风也不刮了。不过长街上,依然是很冷清。

扬州城门,守城的官兵,虽然他们身上穿着厚厚的冬装棉袄,不过,在大雪,大风的狂啸之下,依然是洞得浑身发抖。好在他们站岗的小亭上,燃烧着木炭,才是可以驱除掉他们一身寒气。

张超被聂志远派遣到城门来,查探着每一个进出行人的情况,忙碌了一个下午,根本就没有任何收获。如今大雪茫茫一片,想要寻找出真凶的话,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更何况,老樵夫的死,当场没有一个目击者,看来此命案,很有可能,又是一桩悬案了。

看着手下的一班兄弟,站岗也是无精打采的,若是在寻常中,张超定然会呵斥他们两句,可是如此大冷天的,他们无精打采,也是情有可原。暗暗的估测了一下时间,他们也快要手工了。

“张大哥,可有什么收获?”

宁采臣的出现,却叫张超感到有些惊讶,如此大风雪的天寒地冻,他想不到,这书生,竟然大老远的跑来了。怪不得,他能够深得聂大人的欣赏。而且,连聂大人的千金,也是对他青睐有加。

张超晃过了思绪,摇头说道:“唉!都他娘搜了一个下午,连个毛都没有发现什么异常!又是大风大雪的,我想,凶手已经是连夜逃离了扬州城。”

宁采臣且不那样认为。他心中在估摸着,杀死老樵夫的凶手,很有可能,并非是人,而是另有他因。不过目前没有真凭实据,宁采臣也不好及早透露出来。

“对了,宁公子,你大老远跑来这里,难道就是为了这事情?”张超有些好奇起来。

宁采臣并非是公堂中人,话说的直白一些,这凶杀案子与他没有任何关系。他不过是一个秀才,无功名,无官职。张超是明白这些道理,但,他也不会直接佛了宁采臣的面子。多一个人,也多一份力量,何乐而不为?

发现了张超眼中的一抹探寻意味,宁采臣说道:“闲着无事!只好随意的出来溜达了!谁知,一下子几走到了这里,远远看见张大哥你们在此把守,所以,顺道过来了。居然无事,那么我也回去了!”

张超告别后,天色越发的起来。茫茫大雪中,点点晚间的油灯,从各家各户的窗户闪了出来,照亮了一方道路。

宁采臣踩着大步,匆匆往回赶去。万一聂小倩给他送饭,发现大门紧锁的话,可就麻烦了。

穿入了一条胡同,出了胡同之外,在穿过一条长街,下了拱桥之后,距离租售来的庭院,已经不远。

刚是走到胡同的入空,宁采臣意外听见了一声呼喊救命的声音。难道是他听错了?在继续往里面走去,那个呼喊救命的声音,越来清晰起来。宁采臣拔腿就往前奔去。近了,一道人影,扑倒在雪地中,他的周身,已经被血液染红。

此人,奄奄一息,看似活不了多久。怎么会这样?才是短短一天不到的功夫,又是发生了命案?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宁采臣奔到了此人身边,是个男子,他仰卧躺着,血液,从他的脖子上,蔓延下来,凝固在雪地中。

“救救我……”男子发出了一声微弱的喊声,接着,他头一歪下,已经断气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