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185 僵尸吗

三卷 185僵尸吗?

p:抱歉!这几天感冒了,头痛鼻塞流鼻水,只能一章不断更了。

就这么断气了?而且自己还是命案发现的第一人?宁采臣环顾了四周一眼,死寂一片,哪里还见有凶手的影子?死者的致命伤口,同样是在脖子上。两个血洞口,清晰的牙印?难道真的是僵尸所为?这一次宁采臣终于动摇了。

假若,第一次,在老樵夫的脖子上,出现了两个牙印痕,他心中还是不确定,可是这一次,同样出现了一样的血洞口,宁采臣终于是不淡定了。

若非不是僵尸所为,那么,这些死者脖子上的血洞口,又该是怎么解释?宁采臣正在检查死者伤口,蓦然一阵阴风,从他身后冲了上来。然后只见一道漆黑的影子,对着他扑了上去。事情来得突然,宁采臣没有任何防备,因此,他被扑倒在地上。

嗷……

一声怒吼想起,将他扑倒而下的,是一个身材魁梧的男子。但,这个身材魁梧的男子,又不是一般的寻常人了。他双眼通红,赤红如火。他将宁采臣扑倒后,双手既是又抓,又撕,看样子,他可是恨不得要将宁采臣给撕烂了去。

而且,此男子的嘴巴中还发出了“嚯嚯”响声,一看便知道,此人,他并非是正常人了。这突如其来的变故,宁采臣在倒地瞬间后,他立刻反手一扣,将扑在他身上的男子给拽开了去,一个翻转,宁采臣站了起来。

男子“嗷”的一声,立刻扑了过来,这一次,宁采臣已经有充足准备,当男子窜上来的时候,宁采臣一闪到了此人的身后,覆手一抓上男子的肩膀,在是顺势一带,啪的一声,重重将男子给摔到了地上。

男子背摔了一个跟头,嗷嗷大叫后,立刻又爬了起来,不过,宁采臣不会再给他机会了。抬脚,狠狠的一踹,直接将男子死死的踩压在了地上,让他动弹不了。宁采臣寻思着,要将这货给抓回回去,好好的研究一下,明明看起来好端端的一个人,无端变成了活死人般,又像是行尸走肉,当中,必定是有猫腻了。

为此,宁采臣从鸿塔中取出了“神仙索”一把将此男子捆绑的动弹不了。“神仙索”一出,天下妖魔鬼怪尽诛。

被捆绑住的男子,一双眼睛,依然是通红如血,不断的对着宁采臣咧嘴扯牙,这分明就是一个奢血的怪物啊!宁采臣却是疑惑了,这人,他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的?难道真的是与“紫云团”有关系吗?

瞬间,宁采臣又想起了此事情。由于天色逐渐暗了下来,又发生了命案,而且真凶已被他逮捕,现在要做的事情,就是尽快上报衙门。扯上了男子,宁采臣疾步离去。依照现在的时间,衙门想必已经关门了。

因此,宁采臣携着男子,直奔聂志远的府邸。

宁采臣的到来,可让聂志远惊讶不小。听闻了实情的经过,聂志远面色一暗下,天啊!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才是短短一天的时间,接着又是发生了第二条人命?这还了得?作为州同的他,可是坐不住了。

公堂已经到了下班的时间,不过,因为有了命案再度发生,值班的衙役,加上他们得到了聂志远的指令,一班人,心中虽然有了不小的诽腹,不过对于上头的命令,他们可不敢不遵从。

除非,他们直接从公堂上滚蛋。

在公堂当差,俸禄不是很高,月俸二两银子,对于一些家庭困难的他们而言,即可解决他们一家老小的温饱。若是没有了二两银子的话,还不让他们全家老小喝西北风去?赶往了指定的现场,将尸体大包收回,仵作又得忙碌了起来。

而被宁采臣押回来的男子,已经被安置在衙门的牢房中。现在,聂志远,宁采臣他们正在牢房中,除去了他们外,还有一班当值的衙役。

“清逸,你说,这人就是杀害他们的凶手?”聂志远有些惊讶的盯着被紧紧捆绑住的男子,一脸神色变化不定。

寻常人,他们怎么会拥有一双通红如血的眼睛?事出有常必有妖!不过不管聂志远如何想,他心中依然是一头疑惑不解。

或许,只有宁采臣,他能够回答他心中的疑问。

“清逸,你能否说说看,这人,怎么会变成这副德性的?看他的样子,好像被什么妖魔附身了一样,既是不安,又是狂躁!他……”

“这是半僵尸!”宁采臣悠悠说了一句,“那些死者,便是被他吸附了血液,几乎将他们的脖子给咬断去,出去了僵尸之外,不会有谁怎么做的。”

“什么?僵尸?这……怎么可能呢?”聂志远面色一变!在他手下,可是经历过了很多的刑事案子,可是,他还是第一听说了僵尸这事情。

聂志远自然是震惊无比了。

“虽然,我现在还不知道,他们从何处而来!不过,我已经预感到了,这绝对不是偶然,而是有针对性,有谋划在操纵着。”

宁采臣的话,又让聂志远呼吸一窒!人为操纵的僵尸?这有可能吗?如此说来,他们扬州城,岂非不是被沦陷了?一旦全城中,都是这些怪物的话,那么,他又该是如何来应对?不行,他得跟上司禀告此事,看看接下来,他们如何应对。

聂志远心中,一直在踌躇不定。

“清逸,假若这事情,真的是僵尸所为的话,那么,接下来,我们该怎么办?”聂志远可是忘记了,依照宁采臣的聪慧,或许,他会有解决的办法。

“这事情非常棘手!因为我们现在处于被动的位置上,要想将此事给解决的话,我们必须得将那个幕后之人给揪出来然,那么这事情,才会有个结局,我猜想,如今的扬州城,只是不知道,像他这样的怪物,到底有多少。所以,现在我们要做的是,必须尽快的通知各家各户,做好防备工作,将伤亡减到最小的程度。”

“好!清逸,我就听你一回,我立刻回去,颁发公文公告!但愿我们还来得及。”

聂志远匆匆步伐离去。

被捆绑住的男子,依然在嗷嗷大叫不停。到底是什么人?制造了这恐怖的事端?难道,真的是那恶鬼所为了?

宁采臣的脑海中,蓦然闪现出了那一张狰狞的脸孔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