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186 聂志远被收押

186聂志远被收押

第二天,聂志远的颁发的公文一旦下达,全扬州城中的百姓,他们均是处在一片惊恐中。城中有僵尸?那还得了?如此便是表明,他们的生命已经受到了严重威胁。僵尸,鬼怪,即使没有任何文化的百姓,他们均是知道怎么一回事。

公文上阐述,全城中的百姓各家各户要做好安全的措施,尤其不要单独一人外出,一旦落单的话,很有可能会成为攻击的目标。

公文一出,长街上的行人,更加是萧条,清冷。任何人,他们都不想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不是?一些大户人家的公子哥,也不像以前那么喜欢流连烟花之地了,到了晚上,早早的就关闭了大门,老实的呆着家中。有婆娘的,自然是抱着自家婆娘滚床单,至于没有婆娘的,却是床单滚人了。

当然,这一段惊恐时间,并没有持续多久,短短不到五天时间。那一段惊恐,一些胆子比较大的人公子哥们,憋上了整整五天后,他们再也是憋不住了。即使有僵尸又如何?即使天空此刻下石头,下刀剑,也阻止不了他们迈出大门的脚步。

于是,冷清了一阵子的红楼,一下子就热闹了起来。莺莺燕燕的恢复了以往的宁静。

可才是热闹了一天,一个巨大的消失,宛若是一颗炸弹炸开一样,蔓延全扬州城。一周知府黄连胜的独子,被发现意外横死在距离红楼的一条小巷中。

据仵作验尸,说道,黄公子死因很惨状,双眼被咬掉了眼珠子,脖子上,有致命的伤口,看样子,是一击毙命。而且,更糟糕的是,黄公子的裤裆中,满满是一泡的屎尿,连验证尸体的仵作,他不得不得戴上了几层厚厚的口罩,才能进行成长的验证工作。

致命伤,同之前的两死者一样,脖子上的血洞,成人的两指头大小。有清晰的牙印痕迹,血迹被吸干。

命案再度发生,而且死者还是知府的黄家公子,整个扬州城已经震动。

首先,最倒霉的人,是居下州同的聂志远。黄连胜可是他的上司。上司发怒了,他作为下属的,及二连三起了三庄命案,至今却是一点头绪都没有。

再者,死者,全部都是在聂志远的管辖范围之内,这可是他的工作失责。因此,黄连胜在暴怒之后,他第一开刀的人,便是聂志远。

聂志远可是有苦说不出口。很直接的,聂志远被收押了,缘由,失责之罪。黄连胜将一大顶高高的帽子扣在了他头上。聂志远是个读书人,而且还是个老实人,他当然不会反抗。一旦反抗的话,可是有理也说不清楚了。

宁采臣回来的时候,从聂小倩口中得到了这个消失。他心中自是一阵震惊!黄连胜如此作为却是有些过了,他自家死了儿子,竟然拿着自己的下属来开刀?这是什么道理?简直是没有天理!

事发当天,宁采臣并不在现场。他心中很气愤,不过瞬间,他立刻消停下了心火。

这五天中,宁采臣并没有闲着,他在距离扬州城外的十里处,发现了一座阴森的山谷。山谷中,有一个山洞,而山洞中,竟然隐匿着一青牛妖。

话说这青牛妖,他也是不简单。之前,此青牛,他不过是一头被牧放的家牛,后来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青牛离群而去,变成了一头野青牛,在是后来,莫名的就变成了妖,青牛妖。变成了妖的青牛,因为有了妖性,开窍,有了人的灵识,摇身一变,变成了人模人样。头顶着两角,其他的跟人的样子,几乎没有任何区别。

成妖,自然是占地为王,做一些叫人不齿的勾当了。比如说是,青牛妖掳走了城外庄牛大力的婆娘,占为己有。牛大力的自家婆娘,也长着几分水灵,虽是农妇出身,不过牛大力这个男人,他可是很疼爱自己的婆娘,农活的话,不用她干,呆在家中做些针线活即可。

为此,被青牛妖掳走后,这婆娘,要身段,可是有身段,有脸蛋,也是不差。可惜青牛妖尚未尝到那女人的温润之身,被他掳来的婆娘,已经被惊吓死了。

尝腥为成,反而吓死了人?青牛妖大怒,将此婆娘狠狠的踩成了一团烂泥巴。

宁采臣为何会知道这事情?缘由很简单,这事情,就是牛大力本人亲口告诉他的。宁采臣之所以到了城外去,不过是一个巧合而已。

城中出现了僵尸,宁采臣就判断,一定是有幕后人在操纵这一切。他误打误撞出寻到了城外,从牛大力口中得知了这一切真相。

寻到了后山的山谷,宁采臣又震惊的发现了一个事实。他见到了王鹏!肖若水的丈夫,那个已经死去的男人,如今修炼成了半鬼般仙的恶鬼,正与青牛妖相互热情的称兄道弟。瞬间,宁采臣明白了。

原来城中出现的僵尸,跟活死人一般,都是通通出自他们两人的策划。目的很简单,王鹏要报复,要制造恐慌。王鹏本身就是恶鬼,恶鬼要制造的恐慌,当然也是离不开一个“鬼”字。至于王鹏是如何跟青牛妖混在一起的。

宁采臣可是没有时间去追究了,他只想知道,王鹏是如何控制了那些僵尸,然后将他们驱敢进入了扬州城,这才是宁采臣首先要关注的焦点。

用了五天时间,宁采臣终于摸清楚了这事件的发生始末。宁采臣又是摸清了他们的老巢,因此,他并不想打草惊蛇,才是匆匆的赶了回去。

可是谁知道,才到了聂志远的府邸,聂小倩竟是告诉他,聂志远被收押了。而收押他的人,竟是扬州城的一周知府,黄连胜。

“采臣哥,接下来,我们该怎么办?哼!当时,要不是我爹阻拦我的话,我定然叫那些前来抓拿我爹爹的几个人,打断了他们的狗腿不可。唉!可惜,我爹不让。”

聂小倩的抱歉,宁采臣心中有几分同情。

“容我想想看。”

聂志远被收押了,宁采臣也不着急。黄连胜失去了儿子,他心中是悲痛难消,他总得找上一个人来给他消消火气,而聂志远,又恰好是他的下属,只能倒霉的成了出气筒了。

黄连胜?

看来,是到时候去拜访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