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187 密谋

187密谋

一阴森的洞穴中。

四处均是可见散落在地上的白骨骷髅,白色阴森,异常恐怖。洞穴中的峭壁上,燃着两把火光,将整个洞穴中,燃烧的通明。

一张看起来,有些破烂不堪的石桌子上,坐着两个人。说他们是人,其实不然,他们并非是人,一个是牛妖,一个则是恶鬼。

王鹏,青牛妖,一恶鬼,一牛妖怎么会一啪即合的相互狼狈为奸?答案自然是没有人知道了。他们两人,一手端着一个杯子,而杯子中的**,却不是酒,而是血,人的血液。

在他们身后方,直直的躺着两具已经死去多时的尸体。一男一女,穿着异常简陋,一看便是知道,这两名死者,是这后山中的周边居民了。

“哈哈……”

洞穴中,蓦然发出了两声大笑。

“王鹏!好手段!一抓就是二!嗯!这鲜血的味道不错!好喝。”青牛妖长着一身膘肉,身材魁梧,额头上的一对触角,闪着青光,锋利无比。

青牛妖张口喝下了一大口人血,摸了一把嘴巴,一脸意犹未尽,“可惜啊!那死去的婆娘,看着蛮水灵的,王鹏兄,以后,嘿嘿!你若是在抓住一些水灵的女子,你可否先给老弟我……”

“好说!这有何不可!只要牛兄喜欢!那么,对于那些贱民,我即刻挥手将他们卷来!任你享受个够,然后再喝光她们的血也不迟。”

恶鬼却是恶鬼,说出来的话,果真是连畜生都不如。

“好!王鹏兄弟豪爽!不过,你真的要决定了,让我们这后山中那一片论坟墓岗上的死鬼,通通涌入城中去么?唉!若是如此,真的是可惜了,城中那些大户人家的小姐,据说都是长的水灵的鲜嫩,让她们这样死去了,还真是可惜。”

青牛说完,他一双眼睛中所流露出来的目光,完全是一片**荡之意。

“哼!后山这些死鬼,数量不过是二三十左右而已!这根本没有达到我的要求!我一定要让整个扬州城,变成一片人间炼狱!哈哈……因为,是他们对不起我。”

王鹏站了起来,身体一抖,怒目盯着青牛,“所以,我才会来跟你合作!要不然,看这乱七八糟的破洞穴,我绝对不会屈驾来此。”

“嘿嘿!是的!王兄弟的心情,小妖我能理解!只是,我就不明白了,到底是什么人,得罪了王大哥你?能说说看不?”

青牛是牛妖,不过他也是刚刚开窍不已,他的妖性还是很弱。当初,他偷偷进城去,想要掳上一个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,无奈美人没能掳来,反而是身份曝光了,被一个和尚拿追击了几十里外,幸好后来得到了王鹏所救,最终摆脱出了和尚的诛杀。

青牛对于王鹏,他心中可是有一定的忌惮。谁让他不过是小小的牛妖而已,妖道不高深,遇上了法道厉害的和尚,或者道士,他只能被诛杀的下场。因此,青牛才是会那么死心塌地的跟随在王鹏身边,做个狗腿子。

王鹏是恶鬼!可这恶鬼,他的道术却很厉害,胜过他百倍。有这么一个厉害的大哥大作盾牌,又是何乐不为。

“我们到后山去。”

后山中,是一片乱坟墓岗。这里葬着的都是一些没名没姓的亡灵。大大小小的土堆上,新旧不分,混合一起。

呱呱……周边中,盘旋着几只乌鸦,鸣叫不断,又是增加了不少悲戚的气氛。

青牛知道王鹏来此的目的,很简单,他是要给这些死去的人,给予他们第二次重生的机会。只是他们重生,不过是一具没有了灵魂的行尸走肉而已,猎杀活人的工具。

青牛唯一好奇的是,这王鹏不知道从哪里修炼成了一门厉害的妖术,竟然能够让那些死去的人,再度复活,从而变成了他手下的杀人工具。此道术,简直是无敌了。

王鹏依然是王鹏,唯一区别的是,他不是人,而是恶鬼。在机缘巧合之下,让他修炼成了半个鬼仙,拥有了与和尚,道士抗衡的道术。

“起!”

这一片乱坟墓岗,早已经被王鹏施下了幻术,因此,被埋葬在此的尸体,他们的肉身,非但不会被尸菌给吞噬,化解。他们吸附了大量的尸气,加上王鹏施下的幻术,于是,死去的他们,重生了。

他们从泥土中冒了出来,从棺材中破茧而出,变成了一具具活死人,也变成了王鹏手中的猎杀工具。他们要猎杀的对象,便是扬州城中的所有百姓。

第一波,被王鹏派遣了进去,人数很少,只有三个。三个活死人,均是被诛杀!其中两个,是被一个和尚被诛杀。另外一个,则是落入到了宁采臣手中,至今被关押在地牢中。

这一切,均是没有能够瞒住王鹏的眼睛。

从乱坟墓岗中冒出来的恶鬼,他们嗷嗷的对着王鹏跪拜了下去,王鹏是他们的王,是他们的天。若是没有王鹏,那么,就不会有他们破泥土而出,再度重生的一天。可惜,他们已经是死去的人了,再度重生,已经是严重违背了自然规律,因此,他们没有思想,只是一句尸体,一具能够对活人攻击的尸体而已。

青牛是牛妖,对于眼前不断从泥土中冒出来的恶鬼亡灵,他并没有感动任何忌惮和惊悚,他只是很好奇。王鹏到底对他们施展下了什么样的法咒,能够让已经死去的人,再度的活过来?变成了他手下的小弟小兵?这一幕的发生,真的是不可思议。

“不知道王兄什么时候让他们入城?”

青牛心中一直很兴奋,他好血,尤其喜欢喝新鲜人血,那种含着一股热量的人血,美味无比。他是妖,人血,能够让他满满的变得强大起来。让他的骨骼,他的妖术,变得越来越厉害。那么,他以后遇见了道士,驱魔人,就能够跟他们面对面的拍板了。

杀吧!杀光了扬州城所有的百姓,那么,他将会得到更多的人血。

“放心吧!会很快的!不会让你等很久。”

王鹏咧嘴一笑,笑得很贱很贱,奸诈无比。

如今,他已是鬼王,他的实力,一天天的壮大起来,只要他跳出了六道之外,那么,不管是神仙,或者是哪个狗屎的宁采臣,他定然要将他活寡了去。

宁采臣,你的心,我会好好尝尝的!

遥远的天空,传来了一声怒吼,像是打雷般。

宁采臣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!他此刻在路上,率着张超一班人,赶去黄连胜的府邸。黄连胜是知府,他将聂志远给收押了,若是从官场上的角度上论述的话,的确是无可非议。

可是,若是从人道上阐述的话,又是难以自圆其说了。

他死了儿子,将怒气牵扯到聂志远这个下属的头上,让外人觉得,这无非就是一种公报私仇的行为。

“宁兄弟!你说,知府大人会见我们么?”张超有些吃不准。

想他们一班弟兄,不过是公堂上的衙役,身份是何等的卑微?而黄连胜可是一州知府,身份又是何等高贵?加上黄连胜又是失去了儿子的悲痛,张超觉得,他们此次前去,必定会吃一个大大的闭门羹。

宁采臣眉目一挑:“嗯!依照我看的话,不外乎有两种可能,一是让我们吃闭门羹;二则会把我们轰出来!”

早知道是这样的结局,为何要前去把热脸贴上人家的屁股呢?张超心中暗暗说了一句。

“可是张大哥,这一趟,我们不得不去!毕竟,聂大人已经被他手下收押了,我前去,不过是看他是如何个意思而已!再者,他死了儿子,聂大人做为他的下属,可是有一定的责任!为了聂大人,这一趟,不管结局如何,我都得去见见这所谓的知府大人。”

一路走去,宁采臣可不想那么多。

聂志远被收押了,聂小倩可是放下了狠话,倘若这一趟,他无法说服黄连胜将聂志远从大牢中方出来。

那么聂小倩她就会发狠了,定当要将黄连胜一家上下老小折腾的鸡飞狗跳。完事后,聂小倩还放下狠话说,她不会介意将老爹从牢中劫出来。

宁采臣知道,聂小倩可是一个说一不二的人,她竟然把话给他落下了,那么,她就会办得到。

区区一间大牢,又是怎么能够阻拦住聂小倩的脚步?何况,这一段时间以来,聂小倩在《回元大法》上的修为,又是进展了不小。

现在的聂小倩,即使他遇见了法海的话,她已经有了保命的资本。

一众人到达了黄连胜的府邸,但见大门上,庭院中,均是一片白色的布景!大小嗷嗷的哭声,蔓延在整个院子中。

难道,他们来的真不是时候?恰好赶上了他们一家老小在给儿子哭丧么?

唉......

为此,宁采臣叹息了一口气。看来,这黄公子,他也是死得冤了!全城上下,满城都是布告,勿要一个外人外出,城中出现了不明凶物。

其实也就是僵尸,只是有些人不承认而已。

比如,那死去的黄公子,那天出门前,对于大门看守人阻拦告诫,他还大大咧咧说道,呸!这朗朗乾坤下,哪里来的什么僵尸?不过是那些妖道打出的谎言而已!本公子偏偏不信那个邪!

这不,这黄公子,话是没有过一天,他已经自个儿躺在漆黑的,又是冰冷的棺材中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