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188 商讨

穿入宁采臣 188商讨

果然不出众人的所料,黄连胜真的给他们吃了一个闭门羹,直接闭门不见。好吧!居然黄大人闭门不见,他们总不能破门而入吧?毕竟人家可是刚刚死了儿子,悲伤过度的上气不接下气嗷嗷痛哭呢,这个面子总是要给的。

宁采臣也不介意,目光瞥了张超一班弟兄,“张大哥,我看你们先回去吧!聂大人的事情,着急不来,不过你们放心,我自由办法让大人安然无恙的回来。”

知府大人闭门不见,张超他们也拿他没有办法,遂是只能依照了宁采臣的建议,原道返回。之前,他们还以为,凭着手下的一众弟兄,可以给聂志远求个情,看来是他们自己高估了自己了。

黄连胜闭门不见,宁采臣也不会撞门进去。不如去看看聂志远被关押在大牢中,是个什么情况。

宁采臣进入大牢中,可是神不知鬼不觉的。这还的多亏燕赤霞给他的符咒。符咒,可以驱魔,镇宅,诛杀恶鬼,又是可以作为护身符。

符咒的分类,宁采臣记得之前,燕赤霞曾经跟他提起过,有很多种类,隐身符,驱魔符,开光符等等,实在是一句话难以概括起来。

而宁采臣进入了大牢去,他就是引用了隐身符,不走大门,直接穿墙壁而入。宁采臣的突兀出现,却让在大牢中的聂志远惊吓了一跳。因为他的出现,悄无声息,像是鬼魅。

“清逸…..是你?你怎么进来了了?”

聂志远一脸惊讶,猛然盯着宁采臣看个不停。他穿着一件白色的长袍,外披着一件棉衣,身上,脸上,均是无伤痕。如此便是表明,他虽然被收押了,并没有受到任何虐待。

不过话说回来,聂志远可是州同大人,看牢房的小吏也是不敢对他动粗的。聂志远被黄连胜收押,不过是暂时而已。毕竟他可是地方官,强龙不压地头蛇。给人行个方便,也是给自己留一条后路。

“看来大人在这里的日子可是过的不错。”

宁采臣举目看了四周,此间牢房,说是牢房,竟是一间上等的房间,书架,床榻,香茶,一应俱全,这根本就是软禁而已嘛!人,可以行动自如,范围在此间房间。之前,他们都是多心了。

“唉……城中,接二连三出现了命案,我作为州同可是失责之罪,黄大人将聂某我收押,说真的,我不会怪他。”

聂志远邀请宁采臣坐了下去,给他斟酌下了一杯茶水,“对了,外面是什么情况,无奈我被禁闭在这里,一点情况都不知道呢。”

“很不好。”

宁采臣端起了茶杯,小小的抿下了一口,接着说道:“我已经查清楚了,那些死去的人们,都是被僵尸咬死的,然后将他们的血液吸附干净后,从而是暴毙身亡。”

嗤!

聂志远抽了一口冷气,“僵尸?清逸,你这消息没有错误码?那些死者,真的是僵尸所为?那么,那些东西,又是从何处而来的?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?”

宁采臣眉目一挑,面色有了一丝严肃,“大人还记得肖若水吗?那个怀上了鬼胎的女子,便是她的丈夫,报复咱们来了!王鹏,那恶鬼跟一青牛要作祟,这一切,都是他们策划的!包括那些僵尸!应该是王鹏施下了幻术,让他们复活了起来。”

“清逸,你能说清楚些么?什么幻术?什么复活?我怎么听起来,似乎有点不可思议呢!假若你说的都是真的,那么,你是否有什么良好的对策来对抗他们?”僵尸,聂志远了解的并不多。

对策吗?这事情可是不好办。那些东西,都是分开行动的,而且扬州城又是那么大,要从茫白雪中将他们揪出来,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

“对策的话,我想,目前只能从各家各户入手了,让他们加强防备措施,注意人身安全!尽量的将伤亡降到吧。”

“因为那些僵尸,到了现在,我并不能十分确定,他们到底是从何处而来!那么,只能加强防备。扬州城的富家他们也有自己的私家佣兵,对付一两个僵尸的话,应该是没有问题,这点,我不用为他们担心,我所担心的是,是一些贫困的人家,居住在周边城镇中,他们的人身安全会得不到保障。”

宁采臣的一番见解,聂志远也是意识到,这扬州城,似乎即将要变成了一座人间炼狱。

如果扬州城有军队驻足的话,此事情可就好办得多了。

“居然外面的情况那么严峻,不知道清逸能否找到一些人前来帮忙?”聂志远想到,宁采臣能够穿墙壁进来,他会幻术,那么他身边的朋友中,是否也如他般厉害?

“这个……”

经过了聂志远这么一问,宁采臣偶想起了苏广寒一家子。他们是狐狸精,说不定他们真的有办法。

暗念于此,宁采臣只好告别了聂志远,嗖的一下,自是穿墙而出,看得聂志远又是精心不已。出了牢门外,宁采臣直奔苏府而去。

宁采臣的到来,苏光寒一家子却是有些惊喜。因为,后天,便是他们两个女儿渡天劫的重要日子,他们一致以为,宁采臣来此,是因为他们的事情,谁知道,宁采臣一开口,又是另外一回事。

“僵尸?你说,此扬州城中发生的命案,都是他们所为?”苏光寒才是想起来,怪不得这阵子,均是可见衙门的人大街小巷的巡视不断,原来是这么回事。

“不知道苏员外可有什么好的办法,能够将隐匿在暗处中的僵尸一概诛杀?”或许,宁采臣可是想要一口吃成个胖子。

僵尸一天不除,那么人们的安全,一天就得不到宝藏。

“办法……”

苏广寒凝目看了宁采臣一眼,言语又是止住。好像,他是在思考着,该如何措施,又好像是,他刻意在隐瞒着一些事情。

宁采臣双目泛光,难道,苏光寒真的有办法?

可看着苏广寒的面色,似乎有为难之色?这又是到底怎么回事?莫非,他心中可是有这什么难言之语了?宁采臣心中可是不确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