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193 春节将至

193春节将至

最后一道天雷降下,宁采臣可是拼尽了他最后一口气,全部的将天雷接引到他的身上去。轰隆的一声巨响过后,天地间,已经是一片宁静。

而宁采臣,他双眼一黑,倒了下去……

再度醒来后,宁采臣悠悠睁开了眼睛,发现,他躺在一张舒适的大**,身上,盖着厚厚的被子,屋子中,燃烧着火旺的炭,将屋子衬托温暖无比。

屋子四周很安静,安静的只有他自己的呼吸和心跳的声音。奇怪,这里又是那么?宁采臣翻身起床,下了榻。他记得,当初是替着苏雪将大部分的天雷渡到了自己的身上,直到最后一道天雷降下,他眼黑一黑,昏了过去。

吱呀……

房门开了,钻进来一个脑袋,一双漆黑的眼珠子盯着宁采臣惊讶不已,“爹爹!姐姐!采臣哥醒来了,你们快来。”

这人,却是苏雪了。宁采臣微微一愣,采臣哥?他们什么时候变得那么亲密了?

闻声而来的苏广寒,苏晴,见到宁采臣醒来后,彼此均是松了一口气。

苏广寒赶紧对着宁采臣鞠躬:“清逸兄弟!这一次,苏某真的是不知道要怎么感谢你了!真想不到,你在最后时刻,竟然一下子就苏某两女身上的天雷,全部的渡到了你的身上去,要不然,她们也不能再短短的半柱香中,成功的渡劫!”

什么?他一下子接引了两个人的天雷?怪不得,最后一道天雷的降下,那强大的极光电流,几乎就要将他的身体给撕裂了去。原来是怎么回事,他会一下子就晕了过去。这一刻,宁采臣才是明白了过来。

“苏员外客气了!不过是举手之劳。”

宁采臣话说的轻松,可他却是不轻松啊!差点连小命都不保了!下次,不管在是什么妖渡天劫,他可不能在去以身涉险了。在端看苏氏两姐妹,她们已经度过了天劫,因此,她们的本身实力又是得到了进展。为此,她们现在看起来,比起之前更加的妖媚艳丽了。

狐狸精就是狐狸精,妖艳的容颜,楚楚诱人,真是一对姐妹花,若是一般的男人,得以窥见了她们,说不定,会双腿舒软的跪倒了下去。这天下间的男人,皆为好色。宁采臣也是不例外,只不过是他身为书生秀才,读书破万卷,已做到了修身养性的良好秉性。

彼此是客气了一番。当天晚上,苏广寒热闹的宴请了宁采臣,作为答谢。酒水过,彼此均是有些醉意连连。

“清逸兄弟,这一次,老哥哥真的是感谢你了!来!干杯。”

苏广寒高高的举起了酒杯,宁采臣知道,这一杯酒,他是不能拒绝的。若是拒绝了,就是佛他人的情面。高举酒杯,醉意更浓。

苏广寒继续说道:“今天,也算是我们最后一次相聚吧!明天,我们就得离开扬州了!”

听了这话,宁采臣酒水已经清醒了一大半,“为何要明天离开?时间如此匆促?莫非是发生了什么大事情?”

不对呀?还有什么大事情呢?天劫,她们已经渡完了。对此,宁采臣可是有些迷糊。

“嗯!其实,苏某也不想这么匆忙就离开的!可是我们的行踪暴露很久了,必须要离开!而且还个老鬼,他一直纠缠我们!苏某担心的是,毕竟她们两姐妹刚刚是渡完天劫,本身的实力非常孱弱,所以,为了避免日后生枝,我们只能离开了。”

人家要离开,宁采臣也不好多说什么。况且,他是一个外人。他才是想起来,刚才,在酒场上,苏晴跟苏雪两姐妹敬了他一杯酒后,两人就双眼通红的离开了酒场。原来是这么回事啊!话是离别愁伤感。

这天下间,没有不散的宴席。

“好!居然如此!苏员外!小生就祝你们一帆风顺!”宁采臣高举了一杯酒,“先干为敬了!”

“好好!唉……”

苏广寒微微叹息。他心中,自然是明白,小女儿对宁采臣的特殊感情。可是,他们毕竟是狐妖啊!人妖相恋,往往是没有什么好结果的。所以,苏广寒,他才是匆匆的下了决定,以断绝了她们的心中念头。

曲终人散,是最好的结局。

翌日。

宁采臣并没有前去想送苏广寒一家。该说的,该道别的,昨天晚上,已经说的清清楚楚,明明白白了。见了面,反而是心中添堵,不如不送的好。

天空中,依然飘着大雪,风呼啸,断肠人已在天涯。

日子,一天一天过去。腊月以翩然而至,距离春节的时间,也是不多了。宁采臣也即将要返程回浙江横县。

明年,就是燕京王朝的五年,这可是他在此陌生的朝代中,过的第一个春节,游子在外,自然得敢回去,不管路途有多遥远。家中,有他的娘亲,还有那乖巧的阿宝。相信她们此刻,已经在翘首以盼他归家了。

腊月到来的时候,大街中,已经偶尔会燃起了鞭炮,声声催人思念远方的亲人。

聂府邸。

大厅中,置放着一盆炭火,屋子中的气息,都是燃着一室温暖。

“这么说,清逸你已经定下了回去的日子了?”

屋子中,坐着三人,聂志远,宁采臣,还有就是聂小倩。眼看春节时间将近,游子在外,自然都是要归家的,家中,有着自己的亲人。

“嗯!决定了,就是在这今天中。”

听了宁采臣这话,聂小倩想要说些什么,不过,话到了嘴边,她又是说不出口了。她知道,她是不能再跟宁采臣回横县的。毕竟,这扬州中,可是有她的老爹,有她的家!再者,即使她想要跟宁采臣归去,最为父亲的聂志远,他也不会答应的。

虽然,聂小倩现在还是鬼体,不过在经过假日时日的修炼后,说不定,她很快就能够为自己塑造了金身,从而还阳,变成一个正常的人。一个未出阁的女孩子,四处跟着一个男人乱跑,这成什么体统呢?

聂志远可是个读书人,骨子里有着很深的封建思想。宁采臣是优秀,可是他也不能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吧?

“好!你若是选好了日子的话,就告诉聂某一声,老夫给你践行。”聂志远捋了一把胡须,说的倒是真诚。

宁采臣点头,算是答应了下来。同时,他心中,有着自己的打算。一旦过完春节的话,那时候,他也得忙碌起来了。

春节一过,便是要乡试了,乡试之后,又是会试,最后一道工程,就是殿试。这科举的制度,可是活到老,靠到老呀!

对于将来的规划,宁采臣已经计划好了。万般皆下品,唯有读书高!他不走科举道路的话,还能做什么?经商?售卖字画么?宁采臣已经玩腻了!他心中的向往,是燕京王朝的帝都,他很想去哪里看看,这个陌生王朝,以以往的历史王朝,有何不同。这个陌生的王朝中,是否有值得他留恋的地方。

帝都,历来都是人人向往的。人往高处走,水往低处流。

他们一直聊天,聊着一些无相关的话题,一直到了傍晚时分。风雪停歇了,有了夕阳,一屡残阳似血,悬在了远方的地平线上。

宁采臣在聂府邸用过了晚饭,回到了“书斋”。

看着宁采臣离去的背影,聂小倩有些发呆。

“小倩,别看了,他人都走很久了!”

聂志远在她身后,怪异的说了一句。自家丫头的心思,他这个做父亲的,何尝又不明白呢?可是,聂志远,他可是有顾虑的。他知道,聂小倩至今还是半鬼半体,而宁采臣又是一个高风亮节的书生,只怕到时候可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!

“爹!你想说的是什么?”

聂小倩面色一红,仿佛,她心中所想的事情,被老爹一眼就猜出来,女孩子家的,自然是脸庞薄,羞红不已了。

“小倩,爹看得出来,你喜欢他对吗?”聂志远悠然问道。

他端起了茶杯,轻轻的抿下了一口茶水,“唉!小倩呀,爹跟你说句实话,不要期望太高,要不然,到时候,你会摔得很疼!”

“爹!你到底在说什么呀?”

聂小倩的面色更家羞红了,此刻,她开始恨不得,要挖下一个地洞,将自己从头到脚掩埋起来,真的是羞死了,爹爹今天怎么尽跟他说这些难为情的话语?

“好吧!爹不说了!爹只是给你提个醒!你若是想要跟随上他的脚步,那么,你必须得不断的完善自己!那么,你才能够拉近与他的距离!爹困了!睡去了。”

聂志远不想过多关涉女儿的私生活。给她足够的自由空间,毕竟,他们父女失去的已经很多,能够在一起的时间,似乎很有限。

对于宁采臣的感情,聂小倩本身也是估摸不着。她不知道,到底是兄妹情意多一些呢,还是男女之间的感情多一些。感情方面的话,可以说是,聂小倩可是一张白纸,纯洁的如水,纯真如一片洁白的天空。

唉……

又是一声叹息,蔓延在屋子中,久久不离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