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194 阔别相聚

194阔别相聚

三天后,宁采臣告别了聂志远,聂小倩他们父女两,踏上了归家的行程。聂小倩虽然心中不舍,可是年光将近了,她没有理由再让宁采臣留下来。这里毕竟是扬州,扬州到浙江横县的话,可有一段遥远路程。

行程也得花费上几日,即使心中有着离别的千言万语,可是在最后,聂小倩只能遥望着宁采臣拿远去的背影,泪流满面,今日一别,他们不知道何日才能够相见。

峰回路转,已不见宁郎身影。

路途漫漫,一个人的归途,却是寂寞的。宁采臣用了差不多三天的时间,才是回到了横县。可能是地域的问题。虽然已经是冬天了,打从扬州出来后,往上横县,风雪可是越来越小,到达了横县之后,宁采臣才是意外发现,这横县中,居然没有下雪,反而是一片阳光灿烂无比,宛若春意嫣然。

扬州一行,阔别了几月后,再度归来,家,无比的温馨。

宁采臣的归来,宁家大院,自是恢复了不少生气。宁母跟阿宝,她们自都是眉开喜笑。到了晚饭时候,阿宝在宁母的吩咐下,张罗了一大桌子菜,算是给宁采臣接风庆祝了。

这一餐饭,宁采臣可是在宁母与阿宝的左右“围攻”下,把肚子撑得圆滚滚的,直到最后,宁采臣苦苦告饶,真的是吃不下去了,宁母才是一脸笑眯眯的跟阿宝慢悠悠的吃起饭菜来。

慈母依旧,那一份关爱,永远不会随着日子的递增从而是减少。

回了房间,宁采臣坐在书案前发愣。

踏踏……

大门外,传来了一阵轻盈的脚步声。不用猜测,宁采臣也知道来者是何人。除去了阿宝之外,在宁家中,谁还有如此充满青春活力?

“采臣哥,我还以为你睡下了呢。嘻嘻!幸好还没有。”

阿宝从大门探了个头,发现宁采臣在书案上后,她才走了进来。以往,宁母跟阿宝很少进到他的房间来。如今看这房间,在他下扬州后,打理的一层不染,窗前几净,宁采臣知道,一定是手脚勤快的阿宝所为了。

几个月不见,阿宝越发的成熟,妩媚。像一个熟透的蜜桃一样,就是不知道,到底是那个有福气的男人,能够娶到她为妻了。

阿宝进来后,才是发现宁采臣竟然是目光灼灼的盯着她看,不禁,她脸色一红,小声说道:“采臣哥,干娘让我过来看一下,是否还要添加被单?”

阿宝低低说完,赶紧又是底下了头,特么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,有着不知所措的难为情。

见阿宝此模样,宁采臣笑了笑,“嗯!我看还是不用了!床榻上的被子已经很厚了!来!阿宝你坐下。”

宁采臣招招手,指着他旁边的椅子。

阿宝点头,碎步走了过去。

待阿宝坐定后,宁采臣才是问道:“对了,阿宝,我下扬州这段日子,家中一切都还好吧?”

“放心吧!好得很呢!采臣哥,你知道吗?你不再的这段时间,我又研究出了一些更厉害的毒蜂呢!所以,即使有坏人想要进我们宁家大院来,他们可得掂量自个的分量才行。”

“果真有此事。”

宁采臣有些惊讶,他可是想不到,之前,那些毒蜂已经后厉害的了,如今更想不到,阿宝又是研制出了其他更厉害的毒蜂,宁采臣可是高兴的。下扬州的那段日子,他心中一直都是七上八下的忐忑。

现在听阿宝这么一说,宁采臣便是解去了后顾之忧。

“嗯!当然是真的了!”阿宝越说越高兴,“别说坏人想要进来了,就是一只飞鸟飞进来,都会引起那些毒蜂的注意呢!嘻嘻!以后有时间呀,我会研制更厉害的出来。”

继续与阿宝说了一会儿话,见夜晚以深,阿宝只好告辞离去。

第二天,得到宁采臣回来的消息,阔别几个月不见的柳长风,李俊他们哥俩兴高采烈的钱来探访。

“大哥!两个多月不见,可是越发的俊俏了啊!”李俊见到宁采臣的开场白,就是这么一句话,听听语调,好像是两个久别重逢后的机友,从而是对对方的称赞。

“嘿嘿!三弟,你这话可是说得不对了!我们的大哥,他历来都是俊俏的好不?只不过现在嘛,则是更多的有男人味道了。”柳长风立刻附和,一脸贼笑不已。

宁采臣挥挥手,“好了!你们两也不要尽啪我的马屁了,咱们出去走走,这屋子是在是闷得慌。”

宁采臣告别了宁母,携着他们出到了长街上。

“大哥,你这一趟扬州收获如何?我还以为,你会给我们带回来一个大嫂呢。”李俊的嘴巴,似乎是抹上了蜜桃般,巧嘴滑舌。

宁采臣摇头一笑,不语。一些事情,是没有必要解释。一旦解释的话,那么便是掩饰了,反而是不妙。

李俊见宁采臣不说话,他继续说道:“大哥,你可是知道,你下扬州那段日子,可是有一人对你思念得紧哟!二哥,你说是不?”

面对着李俊那坏坏一笑的问话,柳长风心中一堵!他可不知道该如何诉说了!他对那女子可是有情又有意的,无奈是落花有意,流水却是无情啊!

宁采臣可是个明白人,李俊的话,他岂非不明白?只是对于那女子的一腔热情,宁采臣曾经犹豫的有些为难。因为,他不知道,该把此女子安置在何处位置上。从第一次他们相遇,再到后来的彼此熟悉。他该接受那一段情意么?宁采臣可以说是,他哪方面都好,亦是在感情方面,他可是一个木头疙瘩,不开窍。

“好了!我们不说这些了!寻个地方,咱们好好聊聊。”柳长风最不愿意在宁采臣跟前提起这个话题。

反而是李俊,好像总是要跟他作对似的,每一次,他挑起来的话题,总是那么不适宜。

再有的时候,柳长风心中真有一股冲动,要将他这该死的三弟掐死去。

李俊,他就是一个坏他人好事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