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195 闲情日子

195闲情日子

三人最终找了一处茶馆,聊聊着几个月来所见的新鲜事情,直到晌午时分过去了,他们才是意犹未尽的告别离去。

宁采臣抽了个空闲去字画店铺看了一下韩生白素他们。如今他们这两夫妻,连带小天全家都搬到了店铺的二楼安家了。

当初,韩生幸亏得宁采臣的帮助,现在的韩生,与他当初的韩生,可是今夕非比了。倚靠宁采臣的名气字画,所赚回来的银子,韩生也分红不少。衣着方面,是光鲜了,面色也红润了,没有了当初一脸菜白。

总之,韩生一家子,对于宁采臣的大恩大德,他们这一辈子都会铭记在心中的。

“大哥哥!”

小天方是一见到宁采臣,他依然如往前般热情的粘了上去。这一刻,宁采臣才是惊讶的发现,小天又是长高了不少。像小天这样的年纪,正在长身体的时候,只要寻常的营养跟得上的话,此般小孩子,就像雨后的春笋一样,腾腾的冒土而上。

“大哥哥,好久不见了,我还以为,你把小天给忘记了呢。”

小天扬起了一张粉红的小脸蛋,好奇的盯着宁采臣看个不停。小小年纪,心眼倒是蛮多。

“怎么会呢!即使大哥哥忘记了世界上所有的人,也不会把小天给忘记的。”宁采臣最终还是忍不住,在他粉嘟嘟的笑脸上,轻轻的摸了一把。

而小天,却是一脸笑嘻嘻的享受着宁采臣对他的“**”。

“清逸!一趟扬州可否有什么新的收获?”韩生心中可是有些羡慕宁采臣所过的日子。假若,他至今还是孤零一个人的话,他也不会有什么顾虑了。

可惜如今,他上了年纪,高不成低不就的,看见宁采臣的焕然勃发,他心中自然有着诸多的感慨。

小天被白素牵了去,店铺中,只是剩下了宁采臣跟韩生。久别一见,话题也是多了起来。两人一直聊到了下午后,宁采臣才是想起来,他还得去拜见自己的老师宋文豪。为此,他自得匆匆告别韩生。

宋府。

宁采臣的到来,宋文豪可是惊讶了一下。他们师生久别,宁采臣才是回来,就前来拜访他这个老师,宁采臣的识大体,尊师重道,可以说是,宋文豪心中虽然没有对宁采臣表奖,不过他心中,却是乐开了花。

起码,他这个学生,懂得前后如何做人,进退有余。作老师的自然替自己的学生高兴了。

“清逸,这一趟扬州之旅,可有什么收获?”

彼此落座后,宋文豪问道。

怎么又是这一句话?之前,韩生也是如此问他。难道他们以为,他下扬州一趟,就像是开门做生意一样,赚了个满衣钵?

“老师言中了!不过是见识了一些人情风貌。至于其他的……学生就……”

本来,他下扬州,根本就不是单纯的游学,而是为了其他的事情。如今事情圆满解决了,扬州之旅,也算是圆满成功了。

“咦!对了,拓老先生回燕京了?”

宁采臣才是发现,每一次他的到来,那拓跋老儿总是会第一个出现的,如今静悄悄的样子,却不见了拓跋流云的身影,想必他应该是回燕京了。

毕竟,春节将至,人啊,一旦上了年纪的话,总是希望陪伴在自家人身边,叙叙旧,说说话,亲情比什么都重要。

“嗯!上半个月就回去了!呵呵,你可知道,他回去之前,还一直念念不忘你的字画,所以,这个月,他是等不到你的字画出现在店铺中售卖了,可眼看时间将至,他又不得不回去,所以,他心中的那个怨念啊,清逸,你若是在见到他的话,还真是说不定,他会纠缠你不休的哟。”

宋文豪一句打趣的话,让宁采臣神色一愣。

他才是想起来,那售卖字画的店铺,一直是由韩生负责经营的。而他作为幕后的甩手掌柜,一个月,宁采臣之作一副字画。

看来这拓跋流云,他走的还真的是不甘心。

“过了春节,距离乡试也不远了,清逸,你对这一次可否有把握?”见宁采臣不语,宋文豪捻了一把胡子后,接着说道,“老夫手中有着几套资料,回头啊我给你拿去。至于重点方面,我都给你勾了起来,你若有时间的话,满满捡些重点的看看,说不定,会对你有所帮助。”

“那学生就多些老师了!”

宁采臣拱手说道。

“嗯!就这样吧,晚饭我也不留你了!公堂上还有一些闲事需要去处理!回头我让人整理一下那些资料书籍,给你送去。”

“那学生就告辞了!”

出了宋府。

宁采臣忽然才是想起来,有一人,他好久也不见了。宋连城?对呀!他怎么一下子就忘记了那个随身携带佩剑的女豪杰了呢?

唉……

叹息了一口气,宁采臣大步离去。

这两天的饭菜,阿宝一直做得很丰富。宁采臣才是归家来,寻常中,宁家只有她与宁母,两个女子,吃的也不多,所以她们寻常中最多两菜一汤水。而今,宁采臣回来了,餐桌上的菜肴,可是比她们往常食用的多了一倍。

阿宝的手艺还是不错的,有增不减。几天下来,宁采臣忽然发现,他的小肚子,无端的圈出了一层肥肉来,他才是猛然醒悟,是阿宝的做菜手艺将他给圈肥了。

然后第二天,宁采臣给他规划了一套早晨运动操。其实这运动操,就跟他前世的学校广播操差不多,他做了一些小小的改动。

人啊,一旦生活安逸了,就像一头被圈养起来的猪一样,身体如同被打下了激素般,嚯嚯的冒着一彪肥肉。

日子,就一天一天平静的过着。而春节翩然到来。

这可是宁采臣落入到这个陌生朝代以来,他过上的第一个春节,他心中少许激动的企盼。

可宁采臣却不知道,在春节即将翩然而至的时候,意外的发生了一段插曲,坏了他的雅致,宛若被身上被刺了一刀,浑身不自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