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196 如画归来

如画回来了,而且还是一个妙龄少女。如画带回来的消息,自是让宁采臣震惊不已。破风被华仙门的人给抓走了?

早上的时候,宁采臣接到了一张纸条,纸条上简单的写下了几个字眼:风味馆见!纸张上没有任何署名。宁采臣好奇过后,他便是匆匆赶往了风味馆。

那人是谁?竟然知道风味馆是他最喜欢常去的酒楼之一?当宁采臣到达的时候,大堂中并没有任何食客,而是在靠近二楼的窗格上,端坐着一袭白衣的女子,她背对着宁采臣。倩倩背影,让男人幻象无暇。

“公子。你来了?”

女子转身说的第一句话,就是对着宁采臣打了个得体的招呼。宁采臣方是一愣,那一张容颜,他似曾相识。段看了女子一会儿,宁采臣面色一喜,他才是想起来,这不是如画么?他记得,在“梨山书院”的大赛中,如画曾经显露出她的真身。

“如画,真的是你么?怎么会呢!你……”

宁采臣走了过去,欢喜不已,“我这不是在做梦吧?”

如画以前一直以狐狸的模样呆在宁采臣的身边,如今如画成了一个少女,曼妙身姿,俏丽容颜,保准带把子的男人见了她,都会忍不住要多看她几眼的。如此养眼的美人儿,即使不能拥有,也能养眼不是?

“真的是我!如画。公子请坐。”

如画还是如画,似乎跟她以前是狐狸身的时候,没有任何变化。她总是那么谦卑,小心翼翼。

掐指一算,他们的一年之约,虽然没有如约到那天的日子,不过看看时日也是不多了。宁采臣坐下后,他忽然觉得,如画如此匆匆来找他,莫非是发生了什么事情?

“对了,如画,破风呢?他怎么不跟你一起来。”宁采臣问道。

如画低下了头,她在抬头的时候,一双晶莹的眸子中,已经是布满了一眶眼泪,“公子,对不起!我辜负了你的所托,没能好好的保护好破风!破风他被华仙门的人给抓走了。我……”

“如画,你也别着急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?你好好的跟我说说。”如画与破风的武力并不低,而且看如画已经能够变幻成人形,如此就是表明,如画她已经修炼大乘,她的本身实力,只会增加。

宁采臣想不明白的是,依照她跟破风的联手,还不能将对方打赢的话,那么,对方可能就是很有来头了。

“事情是这样的,我们与公子一别后,就一直寻找着适合自己的修炼洞穴!经过一段时间的长途跋涉,我和破风终于在一处叫紫林竹的地方,寻到了适合自己修炼的场地!然后,我们两人,就一直净身下来修行!”

“我们可想不到,那紫林竹中竟然是饱含着浓浓的天地精气,我和破风贪婪的吸收,那一段日子中,我们的修为可是逐日得到了很大的提升。就是秋末的最后一天,我的修为已经达到了瓶颈期,就是要渡天劫了。”

话说到这,如画停顿了下来,她挑眉撇了宁采臣一眼,继续说道:“就是那天,无端的闯入了几个道人模样的人,那时候,他们已经发现了我们的存在,想要将我们一举给击杀了去!可惜,那时候我偏偏正在渡天劫,根本就无法分身出来,生死悬在旦夕!而破风为了我不受到干扰,他一人前去拖住那些道人,就是那关键的时间,破风为我争取到了生死关头的最佳时间,我渡天劫终于成功。”

“公子也知道,破风的修为一直都很低,他虽然每天与我在紫竹林修炼,不过他的紧张过程确实很慢。让他一个人前去对付那个几个道人,这根本就是以卵击石。最后,破风被他们打得遍体鳞伤,最终被他们抓走了!而我刚刚是渡天劫成功,身体一直都很虚弱,当时,他们几个道人,连我也想一起抓了,不过后来,我拼了命逃出来。”

唉……

如画的眉目沉重的皱了起来,“我逃出了他们的魔掌后,一直就躲避在深山中,让自己的身体复原后,我就出去打听,后来,我才知道,那些道人,他们都是华仙门的人,我曾经几次要闯入华仙门,想要将破风给搭救出来,无奈我的实力与他们较劲的话,还是差上一劫!每一次,都被他们击败的狼狈不堪。”

宁采臣终于从如画口中弄清楚了整件事情的始末。好得很啊!华仙门,在很早就听说了这门派,是个大帮派。可是想不到,他们竟然如此盛气凌人?抓走了破风?看来,华仙门,他终究得跑上一趟了。

至于他们是友,或者是敌人,宁采臣也无法估测。

“公子,我们现在该怎么办?破风他……”

“如画,你也先不要着急,这事情,着急不来的。”宁采臣立刻打断了如画的话语,“居然他们当时没有将破风给诛杀了,只是将破风抓了去,那么破风现在,他至少还是很安全的!破风是要救,不过不是现在。”

再过几天,就是年关了!宁采臣可是有很多的事情要忙碌。因为年后,就是乡试的日子。宁采臣也得抓紧时间来看一些书籍。虽然,他作为一个穿越人士,脑袋是被一般的寻常人开窍了许多,但,这并不代表他无所不知。

他只能不断的学习,不断的加强自身的修为,那么,在日后,他才能够有那个资格如是鹤立鸡群般,与他人挣个雌雄高下。

“公子,看来,是我莽撞了!没有考虑到公子的难处。”如画才是想起来,她家的公子,从来都是不做一些没有把握的事情。

一旦他承诺下来,如画相信,公子的智慧和手段,破风迟早会出来的。

“嗯!我看这样吧,你现在已经变幻成了人形,那么你日后若要呆在我身边的话,只能暂时以我的书童身份了!如画,你觉得如何?”

身边中,无端的多处了一个貌美无比的女子,即使宁采臣张有十张嘴巴,一时间,他也不知道给怎么跟他人解释。

而让如画作为书童,呆在他身边,这是最好不过的理由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