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197 除夕

197除夕

宁采臣领着一个书童回家,宁母跟阿宝彼此都是很惊讶。看这书童年纪不大,眉目清秀,一旦和宁采臣站在一块儿,他们两人简直就是一对璧人似的。连阿宝都开始有些吃醋了,不过阿宝在初见如画之后,她立刻打消了心中那个怪异的念头。

她好端端的,干嘛要吃采臣哥的醋啊?而且,那人不过是采臣哥的书童而已。

“采臣,你这书童长得恁的好看,他叫什么名字?”宁母可是为着宁采臣高兴,连个书童都是长得那么俊俏,堪比与她儿子有一拼了。

在来之前,宁采臣已经想好了措词,如画还是叫如画。虽然现在如画已经是男儿装扮,不过宁采臣并不想改变她的名字称呼,还是叫如画。

“他叫如画。”

宁采臣说道:“如画,赶快来见过我娘,我娘身边的叫阿宝!”

宁采臣简单的介绍了一下。其实,如画对于宁母跟阿宝,她可是不陌生的。早前,她还是小白狐的时候,在宁家大院中,除去了宁采臣之外,宁母,阿宝她都已经熟悉不能再熟悉了。

只是表面上的客套还是要的。

如画对着宁母微微鞠首,“如画见过夫人。”

如画的一句“夫人”可让宁母心中乐开了花,她端详着如画看了好一会儿,最后才是说道:“好个得体的书童!居然你尊称我一声夫人,这礼也不可少了!来!这是我给你赏赐!”

宁母随身掏出了一盏银元宝,虽说有些俗气了些,但毕竟人间书童呀,跟随了自家的儿子,还服侍了儿子,她也不能小气不是。

“如画,这是给你的!看看你还缺少东西,可以跟我们说!”宁母一高兴,出手也大方起来。

如画正在犹豫,是否要去接过。身边的宁采臣,递给了她一个眼色,如画道了一声谢谢后,接过了宁母手中的银元宝。

宁母身边的阿宝也是笑眯眯的看着。采臣哥这书童,还真的是长得好看。

就这样,如画名正言顺的成了宁采臣的书童,自由的出入宁家大院,她的身份宁母跟阿宝也看不出一丝端倪来。

如画的身子不对一般人不叫瘦小,为了不引起宁母他们的怀疑,宁采臣只能对她们解释说道,如画自小生活在贫苦的人家中,吃不饱,穿不暖的,自热而然就长得瘦小了。为此,宁母跟阿宝,她们更加不会想到,如画是女儿身份了。

如画的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。

年关已近,这几天,宁母跟阿宝一直忙着采购年货,两人可是忙得不可开交,她们也没有多少时间来关注新到她们家书童的情况了。

整个横县中,家家户户同样都是忙着采购年后。新年对于他们而言,可是一件大事情。大街小巷均是一片欣欣向荣,贴对联的,小孩子争先空阔放鞭炮的。

这跟在前世中的新春情况可是差不了多少。

即使在外的游子,他们此刻也赶了回来,与家中团聚。

由于宁家可是三代单传,没有伯叔三姑六婆的繁琐家事,因此,宁家大院相对于其他的家庭,倒是冷清了不少。

宁采臣不大喜欢热闹的地方,他反而觉得这样的气氛恰好。各个相邻,均是一大片孩子的笑声,或者是不绝于耳的鞭炮,新年真的是新气象。

除夕夜。

鸡鸭鱼肉作为主菜可是必不可少的,除去了鸡鸭鱼肉之外,当然还有些旁外菜肴了。

一家人,全都坐在了桌子上。按理说来,如画作为书童,依照着封建社会的风俗,书童跟丫头可是没有资格跟主人家坐一起的。

不过,宁采臣可没有那么多框框条条的大家规矩,居然是一家人,就不要生外的说两家话。彼此一是同仁。

“时间一晃,又是过了一年!时间,过的真快呀!”宁母目光扫视了大家一眼,心中的感慨颇多。

去年今日,她印象极其深刻,宁家大院中,只有她孤儿寡母关闭大门,凄凉的吃着昨夜剩下的饭菜,那一段日子,苦啊!

幸好,如今儿子长大了,懂事了,现在也不愁吃了。她心中自然是感叹的。

“孩儿恭祝娘亲身体安康!天天开心。”

宁采臣以茶代酒,对着宁母恭贺起来。他知道,宁母是一个妇道人家,基本都是滴酒不沾,为此,他才会想到了以酒代茶孝敬了母亲一杯。

“好好!为娘以后天天都开心。”

宁母一脸喜滋滋的结果了宁采臣递过来的茶水,低头一饮而尽,“来来!你们大家都别愣着了,赶紧吃菜!今个儿可是除夕大夜!阿宝,如画你们也无需客气,赶快动筷子吧。”

一家人,气氛其乐融融的吃了个除夕饭,直到月上树梢,这一餐饭,他们才是尽兴的消停下来。

这横县的习俗,人们都有一个风俗习惯。各家各户都在“守岁”,一家全家老小,若是下雪天的话,均是为着火炉到天亮,等待年初一的到来。

富裕一点的家庭,自然是鞭炮声不断,至于贫苦一些的家庭,只能是相对冷清一些了!

可宁家似乎却是没有这个习惯。可能是跟他们的人脉有关系。话说,一个大院子,之前出去了宁母之外,就只是剩下宁采臣一个儿子。两口子,难道非得大眼瞪小眼的守到天亮?还不如去睡个觉来的舒服一些。

因此,在吃过了晚饭后,宁母分给了宁采臣一个大红包,当然,阿宝和如画她们两人也得到了宁母的大喜红包。

如画毕竟是首次从小白狐化成了人形,在人间过上的第一个春节,她对于周边所发生的事情,均是很好奇。

而阿宝则是不同了,自从爷爷过世后,她孤苦无依。幸好是宁家将她收留了,给了她个家。因此,在得到了宁母给她的红包之后,阿宝当场眼圈一红就落下泪来。

反倒是让宁母有些不知所以,尽是安慰了她一番,阿宝最后才是转悲为喜。

拿宁母的话来说,这孩子,真的是苦命的人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