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198 相亲吗

198相亲吗?

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。

过了除夕,就是大年初一了。各家亲戚,朋友相互拜年。由于宁家自都是独门独户,因此,这天中,相对邻居的热闹,宁家大院倒是冷清了许多。

不过天公却是不作美,一大清早的,鞭炮响满天,天空中竟然是飘起了绵绵细雨,气温一下子就骤冷了下来。

而无处可去的宁母,阿宝,如画她们唯有是升起了火炉,桌子上摆上了一些吃食,气氛是冷清,倒也是融洽。

宁采臣打算今天便是要去拜访宋文豪的。不过天空一直飘着绵绵细雨,眼看并没有一丝停下来的迹象,为此,他暂时只能作罢。只能与宁母她们为着火炉烤火,聊着一些家常。

细雨持续到了下午时分,有了停下的迹象。宁采臣正在考虑着,是有要拜访宋文豪。他的礼物,都已经准备妥当了。他知道,宋文豪一直都很喜欢书法字画。为此,在这两天当中,宁采臣可是特意精心准备了一番。

不过却是在这个时候,柳长风,李俊他们两人大包小包的跨进了宁家大院。看他们这行头,这分明像极了捡破烂的模样,让人看着有些滑稽可笑。

“大哥!恭喜发财!新年快乐!”

他们两人的到来,给宁家大院增添了不少的气氛。

“你们两人怎么来了?”宁采臣神色微微惊讶。好家伙,他们真的是富二代呀,连燕窝,鲍翅之类的上乘礼品,他们都拿来了。

待过他们对宁母他们也拜见后,宁采臣被柳长风他们拉出了院子外面。

“呵呵,大哥,今个儿,我和三弟就是特来邀请你的!我们呀,已经在风味馆设下了一个宴席,当中四娘,还有白妈妈也在!”李俊一脸笑嘻嘻说道。

宁采臣撇了他们一眼:“这大年初一的,你们难道不用去拜访你们的家中长辈吗?”

莫非他们两人可是刻意前来拜访他这个结义兄弟?宁采臣心中,蓦然升起了一股莫名的感到。

“拜访家族中的长辈?唉!我胖子最害怕与他们打交道了!好了!不说了,大哥,我们现在就等着你表个态了。”

柳长风抹了一把汗水,如今大冬天的,果然是胖人经不受热。

“我若是拒绝了你们的好意,那岂非不是寒了你们的心?容我换一件衣服,我们即可动身。”

“好!那大哥赶快!”

柳长风一听这话,就心中乐开了话,立刻将宁采臣推搡了进去。

稍等片刻,宁采臣走了出来,“我们走吧。”

出了宁家大院,宁采臣才是发现,虽然之前早上一直飘着鹅毛大雨,不过长街上,行人却是很多,新春心气象,那些细雨啊,并不能阻挡人们前去相互拜访友人的热情。

“对了,怎么只有你们两人,你们刚才不是说,还有其他人吗?”

花去了半柱香的时间后,他们三人到了风味馆。宁采臣竟是发现,这风味馆中一直很安静,哪里见有多余的人影?

“大哥,来坐下,你先别着急嘛,坐下,喝杯茶水,润润喉。”

柳长风跟李俊相视了一眼后,他们两人的目光一直贼亮个不停。好像,他们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在隐瞒着宁采臣一样。

宁采臣抿唇一笑,不在追问,坐下,端起了桌子上的茶杯,慢悠悠的喝着茶水。他倒是想要看看,这柳大胖子和李俊,他们在搞什么名堂。用得着如此神秘吗?

铮!

蓦然,在二楼的楼阁中,想起了一阵清脆的琴声。然后是一阵悦耳的,又是缠绵无比的曲调,逐渐蔓延在各个角落中。

不用猜测,如此娴熟的技艺,除去了经常在红楼弹奏的姑娘家之外,一般的大户人家小姐,她们是很难弹奏出如此叫人迷恋的琴音来的。

她,应该就是辛四十娘吧?不过宁采臣想不明白的是,柳长风,李俊他们做这样的安排,到底有什么意义呢?柳长风一直对辛十四娘有那个意思。只是,落花有情,流水无意。柳大胖子的一腔热情,终究是要打水漂的。

一曲完毕。

楼阁中,徐徐走下了一袭红衣女子。辛十四娘,她一直钟情红色的衣服。或许,红色能够给人一种感官上的刺激,能够在第一时间之内,就能够叫人产生视觉上的共鸣,成为众人的焦点。这很有可能与她出身在红楼中有关系了。

“宁公子!好久不见。”

下到了楼阁来,辛十四娘对着宁采臣打了一个招呼,面色单单,目光中却是一片柔情。

“辛姑娘好!”

宁采臣也回了个礼。

宁采臣如此拘谨模样,倒是惹得一旁的柳长风,李俊他们捂住了嘴巴,一脸幸灾乐祸的神情。

“辛姑娘请坐。”

宁采臣可是有些疑惑了,之前,他们不是说,还有白水仙的吗?看样子,事情好像不是如他想象的简单。这两小子,他们到底在搞什么把戏?

“哎!大哥,我和三弟还有事情,就先告辞了!你们慢慢聊。”

柳长风的直接,宁采臣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。原来,这就是他们安排好的一场戏啊!莫非,这两小子,可是有意要撮合他跟四娘了?可宁采臣不明白的是,柳长风一直不都是对四娘情有独钟的吗?他怎么一下子就放弃了自己的追求?

“改天后!我在找你们哥俩算账。”

宁采臣低低对着他们说了一句,随后,柳长风携着李俊离去。

如今,一大桌宴席,就只是剩下了宁采臣跟辛十四娘两人对面落座。唉,这两个败家子,真想不到,他们竟然一下子就把风味馆包了下来,给了他和四娘制造这个难得的机会么?

可宁采臣总是有种感觉,他好像被人家大包卖了去。

这赶场,分明就是相亲一样的滑稽可笑。

“宁公子有心事?”见宁采臣不语,辛十四娘悠悠问了一句。

她,很感谢柳长风为她所做的这一切。能够单独的与宁采臣面的面的相处。这一天,她不知道企盼了多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