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205 夜来杀人

205夜来杀人

好吧,这就是典型的拿着热脸凑上人家的热屁股去了。宁采臣只能无趣的摸了一下鼻子,这女人啊,一旦发起脾气来的话,还真是不好劝。再者,他的确是不告而别,至于下扬州的事情,宁采臣没有跟宋连城打个招呼,他也是有苦衷的。

若是让宋连城知道,他之所以下扬州去,无非是为了聂小倩的事情而已。这个理由,叫他如何解释?还不如不解释的好。

“你欠下我一个人情,不过呢,我现在还不需要你着急还,等我想到了以后在告诉你!所以,你现在可以走了。”见宁采臣无话可说,宋连城只能怏怏说了一句,打发了他。

这话正中宁采臣的心思,赶紧溜之大吉了。

入夜,宁家大院,一股萧杀的气息正笼罩而下。如此浓烈的杀气,宁采臣自然是在第一时间之内就发现了。其次发现的人是如画。至于宁母跟阿宝她们两人,早早便睡下了。因此,知情人只有宁采臣跟如画了。

“公子!外面那一股杀气,真的好强烈。”如画有些不安的看了一眼端坐在书案上的宁采臣,她经历的事情也不少,可是如今像这样浓烈的杀气,还是第一次遇见。

宁采臣眉目一挑,“嗯!我也是这么认为!看来,想要好好过上一个安静的春节,看样子也是不可能的了。我们出去吧,看看到底是何方人士。”

宁采臣何上了手中书籍,一脸淡然神色走出了房间。出了房间之后,宁采臣疾步穿过了廊道,然后到了宁母跟阿宝的房间后。宁采臣立刻掏出了两道黄色的符咒反手一贴在了大门上。

“公子,你这是……”

一直跟随在宁采臣身后的如画,对于宁采臣的举动,她有些疑惑不解了。

见如画不解之色,宁采臣解释道:“这个是隔音符,不管外面发生什么事情,她们都无法知道。”

原来如此!如画顿时明白了。宁采臣可是不想让宁母跟阿宝她们担心。不过话说回来宁母跟阿宝也不过是弱女子,有些事情的发生,还是不让她们知道的为好。

“居然都来了,就出来吧!何必躲躲藏藏的。”

宁采臣跟如画来到了大院上,神色淡然。不过宁采臣的心中,他还是有些震惊的。因为在宁家大院的四周上,都是布满了毒蜂守卫,这个人,他能够避开他们布下的毒蜂,悄然声息的潜伏到宁家院子来,那么此人一定还是一个高手中的高手,很有可能,或许是宗师级别的人。

“哈哈……”

笑声,从一株大树身后传来,幽光一闪,一道人影,从大树中闪了出来。是一个老者,胡子,头发全白,一双眼睛,在漆黑的夜色中,闪着忙光,宛若是鬼魅。

“呵呵!你们的定力不错!想不到老朽隐匿在大树中,居然也被你们发现了。”老者说道,一脸好奇的大量宁采臣,“你就是那个书生?今日一见,果然……怪不得,他们都不是你的对手,很好。”

这人,他到底是谁?宁采臣疑惑了,如画也是如此。能够轻易的进入到他们的大院来,此人,可是不简单啊!

而且,此人周身散发着浑身的杀气,看来是来者不善了吧?

宁采臣瞬间他脑子转动飞快,在蓦然中,他忽然想起来了,此人,他莫非就是重阳门,祁山一派的人。宁采臣知道,他至今解下仇怨的除去了重阳门之外,在无其他了。当然,诛杀那蛟龙也算在其中吧。

“你是何人?半夜三更来此,所谓何事?”宁采臣虽然是猜测到了对方的来历,只是他还需要进一步的确认。

“你不要管我是何人,我今夜来此,就是想要看看,到底是什么样的人,又是拥有什么样的法道武功,能够将他们都给诛杀了!表面看起来,你不过是一个书生,但,你又不是书生,哼!隐藏得极好呀。”

老者目光一闪,有了一丝愤怒,“我进夜来此,我想,你们应该会猜想得到那个结局了吧?”

这不是废话么?一边在说话,一边可是那源源不断的浓烈杀气在蔓延,即使是傻瓜,也是知道接下俩该会发生什么事情。

“你是重阳门的人?”宁采臣一点也不惊讶。因为他知道,这门派迟早会找上他的。毕竟,他已经杀了他们两人。一个向天歌,一个祈然,他们可都是重阳门的人。

今夜,这老者,说白了,是来探他们的底子,然后再探他们的武功如何了。若是能够诛杀的话,想必此老头绝对不会对他们手下留情的。

“呵呵!没错!老朽就是重阳门的人,而且,老朽姓向,名问天。”向问天看着宁采臣说道,“看你年纪如此轻轻的,可真的是看不出来,你还是一个心狠手辣之人啊。”

“住嘴!不许你这样说我家公子。”如画有些微怒,她可是护住心切,岂能容下一个老头子对自家公子的污蔑?

公子杀人,那些都是该杀之人!

“哼!小狐妖,你若是想要让我住嘴的话,很好办,就是把我杀了!那么,我就可以很快的住嘴了。”向问天目光一闪,有了一丝玩味,“唉,年轻人,你玩什么不好,人妖相恋可是要遭天谴的哟!风流的同时,也是会付出代价的。”

这,分明就是**裸的挑衅。

居然已经辨别出了敌友,宁采臣也无需对他客气了,“遭天谴?呵呵,就不劳烦阁下担心了!阁下今夜前来,可是来杀人的吧?”

“哼!没错!宁采臣!拿命来。”

果然,对方已经将自己的底细摸得一清二楚了。面对向问天的杀招袭来,宁采臣知道,这老头子看样子就是想要一招将他击杀了啊!这未免太小看了他吧?他真的有那么不堪造就?

“公子!小心啊。”

见宁采臣无动于衷,如画可是心急了,她赶紧朝着宁采臣大喝了一声。

宁采臣又不是傻瓜,他岂非不知自己处在危险当中。再者向问天本来就是要前来杀他的。当下,在如画焦急的呼喊过后,宁采臣往后翻了一个跟头,腾空窜了上去。

向问天一招落空,心中却有一丝震惊。宁采臣的身手,果然是非同小可。往往一般的高手,他们几乎是无法逃脱出自己的那一招击杀掌控。

可是宁采臣,他做到了,好像还很轻松的样子。

可恶!一招落空,向问天怒斥一声,身子直直腾空直上,再度袭上了宁采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