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206 人心不古

206人心不古

向问天袭来的时候,宁采臣早已经招呼出了轩辕剑,劈波斩浪一剑击杀而出,对待敌人,宁采臣绝对不会手软。因此,他那一剑的击出,划空一道银光,笼罩上了向问天。面对那一道银光的射来,向问天面色一变,中途改变了对宁采臣的攻击,急速的抽身而回,及时的避开了宁采臣的攻击。

啪!

应声而倒下,院子中的一株大树,被劈开了两半,轰然倒塌。落在了庭院上的向问天,他冷冷的抽了一口冷气。幸好他躲闪及时,要不然,那被劈成两半的可就是他本人了。向问天瞪着宁采臣的目光,有了一丝复杂,“小子,你刚才使出的到底是什么剑术?为何威力会那么大?”

“轩辕剑!”一句话,宁采臣也不会吝啬回到。

抽身,落到了院子下,手中秉着长剑,与向问天对峙,刃剑外向,他不得不最好防备的准备。与人交战,多出一个心眼总是好的。

“公子,你没事吧?”如画看着宁采臣的安然无恙,她一直悬着的一颗心才是松了下来。

宁采臣眉目一挑,“没事!那老头的法道虽然很厉害,不过你家公子可不是一个绣花枕头,不是随便他怎么捏的。”

“哈哈……小子,身手不错!今天晚上,我们就到此为止吧!我会在来找你的。”

向问天嗖的一下,飞燕般离去,一眨眼的功夫,立刻消失在漆黑的夜色中。随之,宁采臣松动了一口气,这老贼终于离去了。

撤销了宁母跟阿宝房间上的符咒,宁采臣也回到了自己的房子中,如画也是尾随在身后。贼人夜来探访他们宁家大院,这大过年的,还真是霉事一件。

宁采臣连续诛杀了他们重阳门两人,他已经摇身变成了重阳门,祁山一派的头号公敌。未来一场大战可是无法避免的。宁采臣唯一担心的就是宁母跟阿宝,她们是弱女子,根本无法保护自己的周全。

院子中的毒蜂是厉害,可是一旦要面对上像向问天那样的高手,宗师级别的,那些毒蜂就是去了防卫的作用,其实对于那个高手而言,跟摆设没什么两样。担心也是没用,杀戮,那一天迟早会到来。

唉……

看来,得及早想个万全之策才行。夜,是更深了。那院子中的杀气,早已经被夜风吹消散的无影踪。

时间一晃,便是过去了半个月。这半个月以来,宁家一直很安静。安静的让宁采似乎觉得,那天晚上,向问天的事情好像就是一个梦一样,未曾发生过。元宵节过后,新年也过完了,而宁采臣也开始忙碌起来。

乡试的时间也不多了,即使宁采臣两世为人,他也得抽出时间来看看书,待到乡试的到来,做个充分准备。

宁采臣在复习功课的时候,他的半个院子中,倒也是很安静。除去了如画在他身边外,宁母阿宝她们几乎是不会踏进他的院子来打扰他。

十年寒窗苦读人不知,一朝成名天下闻。

这或许就是身为一个读书人的悲哀所在了。

县衙公堂的后院中,向问天在悠悠喝着茶水。他旁边,站着一脸恭敬的柏青山。师尊的无端到来,却是出乎了柏青山的意料之外。难道师尊真的是为了宁采臣的事情而来吗?假若真的这样的话,师尊一旦出手话,还担心诛杀不了宁采臣吗?

“师傅,您下山前来,怎么不跟我说一声?起码徒儿可以提前给师傅大点一切。”柏青山一脸恭敬说道。

他这个师尊的做事,历来都是很低调的。想起昨天晚上,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他的房间中,大半夜的,还真将他惊吓了一跳,那时候,柏青山还以为,有刺客前来刺杀他呢。幸好来人是自己的师傅,要不然,他睡得死死的像一头死猪,是刺客的话,他脖子上的脑袋早就搬家了吧?

“昨夜里,为师去了那宁家小子的院子,还跟他交手了。那小子的身手不错!几个回来下来,我居然没有能够讨到他一丝便宜。”向问天目光一晃,射出了一抹严厉的芒光,“怪不得,他能够一举将天歌和祈然诛杀了,而到了现在,我们才知道,他是凶手。他,的确不简单。”

柏青山一愣,师尊跟宁采臣交过手了?他更加惊讶的是,以师尊的身手,竟然无法奈何宁采臣一丝毫毛?那小子真的有那么恐怖?柏青山,他却是疑惑了。依照他对宁采臣的认知,这小子才不过是在短短半年中窜起来的后起之秀而已,可事实就是,宁采臣的成长,太过于惊悚了。

“那师傅可有想到要对付那小子的办法了?”柏青山知道,他虽然已经打探清楚了,师叔的死,还有师兄的死都是宁采臣一人所为,他想要将宁采臣收押,可他苦于并没有抓到宁采臣的任何把柄。

唉,抓人,也是需要证据的。

向问天站了起来,走到了门口上,回头,撇了柏青山一眼,“办法是有,不过,这事情还得慢慢来!一时间也着急不来的!最好的杀人办法,就是不要见血!”

向问天的嘴角一扯,上扬,露出了一抹阴狠笑容。宁采臣,他是必须要诛杀的。在他们重阳门中,一旦成为了他们猎杀的对象,那么他们的下场往往都是会很惨的。宁采臣也不例外,何况,还是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穷酸秀才书生。

诛杀他,势在必得。

而柏青山,他也没有多少时间来关注宁采臣的事情。他身为县令,眼看乡试的时间越来越近,作为他的上司宋文豪,又是不管这些事情,全权都是由他全程负责。柏青山对于宋文豪,可是有厌恨的。要不是因为他心中一直喜欢着宋连城的话,兴许,他对于自己的这个上司,也许不会有什么好的脸面了。

可是宋连城那贱人,偏偏对于自己的一腔热情当做了狼心肺,视而不见,对于他所表露出来的热情,从来都是淡淡的处之。

总有一天,他会让那个贱人承欢在自己的**。哼!只要将宋连城变成了自己的女人,柏青山就不相信,即使这贱人心中还惦记着那该死的书生又如何?

人,一旦有了一颗不干之心,贪婪的欲望,那么他已经距离成魔不远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