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207 英雄楼

诛杀宁采臣,柏青山比任何人都想。于是,一个计划就这样生成了。而宁采臣,他已经变成了他人的猎物,宁静的背后,酝酿着一场更大的暴风雨。

英雄楼。

顾名思义,英雄楼便是这个时代最强剑客杀手组织。在燕京王朝的江湖中,有这么一个传言,李安,作为英雄楼的当家,从他十岁起,便能够一人诛杀了十余个马贼。

谁说十岁的少年郎不能杀人?牛大力定当会往那人的脸上狠狠的唾上一连狗屎!末了,还要在那人的头顶上拉下一泡骚味浓烈的热尿。

眼前这少年,分明就是十岁的模样。他嘴角微微上扬,似笑非笑样子,看起来有些像无赖。可他,却不是无赖,而是一个长得异常好看的少年郎。

少年背上,是一个箭壶,箭壶上插着满满羽箭,他右手挎着一张黑色的长弓,弓弦饱满而漆黑,而他的左手,随意的搭落下来。少年的一双眼睛,锐利无比,如老鹰,眸子中的寒光一闪,凛凛的让人不寒而栗。

这是一条通往徐州的官道,然而此刻在官道上,一辆看起来相对比较豪华的马车,车夫,包括马车上的一家老小,均是被杀害了。

而将这家子杀害的人,不是那个看起来一脸温润如玉的少年,恰好是少年对面上的一伙人。

他们,是马贼。马贼杀人,很寻常。就跟他们在寻常中,左手拿着筷子夹菜吃饭那么自然。

少年连续拔箭射了两次,两次例无虚发,瞬间就结果了马贼的两个弟兄。

因此,马贼为首的牛大力,他才是被少年的手段给震惊了!看起来不过才是十岁的小屁孩,眨眼间就诛杀了他两个手下。

如此妖孽的少年,看他一脸温润如玉,手段确实变态到了极点。

“呔!对面的少年郎,你到底是何人?为何要来此坏老子的好事?”

牛大力发话了,同时他一边在提防着少年,少年的一手箭术,他娘的太邪门了!他若是不多加一个心眼的话,也许真是说不定,他会像那个两个弟兄一眼,转眼间立刻被少年一箭暴了他的脑袋。

“其实…”

少年故意顿了一下语气,“我跟你们一样,也是马贼。但…….我跟你们又不一样。”

少年,他故作深沉,末了,他甩了一下头,将前额上的一撮毛发给撩到了耳际。

“因为,我专杀你们这样为恶的马贼!所以说,我跟你们的本质是不一样的。”

他说,好像,他是在很认真的对着他们解释,怕他们误解了自个的意思。他历来都是高风亮节,从来不与恶贼同流合污,像莲花一样,出淤泥而不染。

可少年,他却是马贼,这似乎与他的理念相互的自相矛盾。他低着头,好像在为着刚才自己的称赞,有了一丝不好意西。

是的,他在羞涩!

“大哥!别跟那小子废话!我们全部弟兄一起冲上去!将他剁碎了喂狗。”

一个刀疤男,鞭策着绳子,看样子就要冲出来。

少年不惧,他嘴角挑了一挑,微微一笑,一副风轻云淡。

杀人,他不是第一次。三岁的时候,他已经“**”见血,此些恶贼,他是不介意地上多出几具尸体。

对面上的马贼,都是骑着战马的恶人,他们杀人不眨眼,竟是被一个背着箭壶少年阻拦了下来,气氛还真的是有些滑稽可笑。

马贼的人数,可是在十余人之多啊!小小的少年郎,他何来如此胆魄?

“慢着。”

牛大力赶紧阻止下了那个莽撞的手下,那少年郎,他可是不简单!一出箭,就射杀了他手下的两个弟兄,他不得不小心为上。

“说吧,小兄弟,你到底想要怎么样?”

纵横马贼十余年,牛大力从来没有对一个不到他腰身上的小屁孩如此敬畏过,这可是第一次,当他问出这话的时候,他心头已是惊讶不已。

少年眉目一挑,“很简单!把你们搜来的钱财,通通留下!我就放你们走!”

当少年说出这番话时候,对面上的所有马贼,他们已经感受到,少年那一番话的重分量。少年郎的话,可不是开玩笑的。

但,要他们拱手相让已经到手的钱物?这怎么可能?他们是马贼,所过的日子都是刀口上添血,死人堆里走出来的罗刹。

若是叫他们让出女人来的话,兴许,他们会好好的考虑。历来,他们掳到的女人,老大享受完了,自然是手下的弟兄了。

他们是好兄弟,亲如手足,有福同享有难同当,女人不过是他们的**玩物。没有了女人,他们尽是可以到周边的村庄去掳来,尽兴享用。

“好!小兄弟!我给你。”

牛大力终于下决定了,他从旁边的兄弟中,解下了布袋,垫手一抛了一下,“小兄弟,你过来拿吧!我们刚搜来的钱财,通通在这里。”

牛大力嘴角偷偷抹了一条弧线,冷冷一笑。

可惜,他的那点手段,少年已经看出了端倪。

“呵呵!真的让我过去拿么?”

少年咧嘴一笑,有了一丝玩味,“虽说你的身高,顶我三,但,我看你的肩膀沉下,而你的右手,又是把持在了你**的长刀上,我知道,一旦我过去的话,那么,你必定会一刀削下了我的脑袋。所以,我不会过去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牛大力微微吃惊!他面色一拧,好个犀利的少年郎!他的打算,尚未得开行动,已经被少年看出了破绽!好个妖孽少年郎!

少年抬头,看了一眼天空,“好了!我跟你们浪费的时间够多了!一句话,想要生,或者是要死,你们自便!我就数三下……”

少年笑笑,一脸无害。他伸出了三个小指头,“现在,倒数开始!一……二”

少年刚刚数到“二”的时候,他对面上的马贼,已经怒叱的鞭马而来,滚滚浓烟,十里烽火。

“你们自是找死。”

少年肩膀一缩下,拔箭,拉弓弦,出箭,一气呵成。

哆哆!

谁曾能想到,一张大弓,竟是被一个十岁左右的少年郎拉成了满月形状,在弓弦上射出的飞箭,呼啸极速射出。

十余个马贼,一箭一个,十余箭头,不到半刻钟的时间,少年郎已经将所有的马贼射杀完毕。人仰马翻,血液飞溅。

哆!

少年最后一箭,是射空了。为何会射空?因为对面上的马贼,已经全部被他诛杀,那一箭射空,宣告着这一场战斗的结束。

嗤!

箭头稳固的插在了地上,入土三分,黑色的羽箭,轻轻的摇曳。

少年收起了长弓,搭在了左臂上。

他有些怜悯的看着那些死去的马贼,“我刚才不是都跟你们说了吗?要生,或者是要死!奈何,你们选择了死,所以,你们若是有下辈子的话,就不要做马贼了。要是你们还要继续做马贼的话,那么,你们就要像我这样的好马贼,不打家劫舍,不伤害手无寸铁的老百姓,那么,你们就会长寿一些。”

乱世中,杀人如蚂蚁,少年不过是怜悯而已。

这便是江湖中一直流传着着关于李安的传说。

而柏青山,他不知道从何处搭线上了英雄楼的人。当然,柏青山自然是没有机会见到那传说中的厉害无比的李安。

一个从马贼翻身,为自己杀出了一条血路的魔鬼。据说,这英雄楼,各地中的分局布满了整个燕京王朝。即使是当今的圣上,一旦提起英雄楼的话,朝廷同样是不敢对英雄楼中的人轻举妄动。

他们是杀手,是亡命剑客,一旦惹恼了他们,必定是血溅五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