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208 敌人无处不在

风起云涌,一股萧杀的气息,在横县中,蠢蠢欲动,蔓延在各个角落中。

元宵节过后,便是乡试的日子了。其中这几天中,柳长风,李俊他们也找上了宁采臣,想要从他这大哥口中探个实情。毕竟宁采臣可是他们的横县的案首啊,对于这一次乡试,据说,他们这为大哥已经是胸有成竹的在捧回解元了。

上次的院士,柳长风,李俊他们也是榜上有名,不过是排在了榜上的最末尾。因此这一次的乡试,他们也得参加。他们两人本身就是富家公子哥混吃等死的草包。对于上次的院试榜上有名,他们一致认为,这可是祖上坟墓显灵了。

宁采臣对于自己这两位的结义兄弟,心中自然知道他们是什么货色了。居然人家上门来求助,宁采臣也不能拒人千里之外。从书案上直接拿了几本书,丢给了他们,说是只要他们在未来三天之内,熟读里面所有的内容,混个榜上有名,也不是难事。

如此,直接将柳长风,李俊他们给打发了去。

乡试那天,宁母跟阿宝早早就起了床,一直为着宁采臣忙碌着所需一切。他们宁家如今只能倚靠宁采臣这跟独苗肩负着家族的兴衰存亡,所以,他们不能不重视。

“娘,瞧你比我还紧张的!没事,放心吧,即使不能榜上无名,这也不是天无绝人之路,以你儿子的聪慧,定然是饿不死的。”

发现宁母其实比自己还紧张万分,宁采臣只能安慰她说道。

“呵呵!娘这不是为你担心嘛!”宁采臣可是他们老宁家的希望,作为一个母亲,宁母她能够不担心么?母凭子贵,上到皇亲贵族,下到黎明百姓,这可是铁一般不变的定律。

“没事!你们都放心吧!我去了。”

宁采臣携上了如画,走出了大院。待宁采臣一走后,宁母立刻回了大堂上,对着高堂上的列祖列宗祈祷着。

“公子,这一次考试,是否已有了八成把握?”见宁采臣始终是一脸淡淡神色处之,如画忍不住问道。

宁采臣的聪慧,如画是知道的。好像,她家的公子,从来都是无所不能的。有的时候,总是会制造一些新鲜的玩意儿,让人耳目一新。

宁采臣答道:“这个可是不好说,如画你可知道,考场如战场,即使你心中已经做到了帷幄运筹,可是只能等到你拿到了试卷那时候,才知道结果。而战场上也是如此,在没有交战的时候,我们很能估测对方的实力如何,只有在两军交战后,个中的实力才能看出来。”

“哈哈......很独特的一番见解。”

蓦然中,一个男子突兀出现,却是把宁采臣跟如画都惊吓了一条。这男子有杀气!看来此人来此的目的,可是为了他吧?宁采臣不动神色的撇了前方中的男子一眼,随后,又是意外发现,这长街上,竟然是冷清的没有一个路人。

安静的诡秘。

“公子,那人身上好大的杀气。”如画也是感受出来了,不禁,她替着宁采臣有些担心。

公子正要赶着去考试呢!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无端的闯出来一男子,而且身上还携带着一身浓烈的杀气,一看便知道,是不好的兆头了。

“你是何人?”宁采臣眉目一凝,有了一丝不好的预兆。这人,不早不晚的出现在此,阻挡了他的去路,此人来者不善啊。

“我来自英雄楼。”男子淡淡说道,好像,他很看不起眼前那书生打扮的宁采臣,因为,在他的眸子中,有了一抹鄙视之意。

英雄楼?宁采臣神色微微一愣。初入到这个陌生的王朝,对于英雄楼,他也知道一些情况。据说,英雄楼是这天下间最厉害的剑客杀手,他们的分局,布满了全国各地。即使当今的圣上,对于这**中的英雄楼,也是忌惮三分。

宁采臣疑惑的是,英雄楼中的人,怎么会无端的找上他?这一看便是知道,可不是什么好事情。

“你是专程来找我的?那你叫什么名字?”在惊讶过后,宁采臣立刻恢复了平静。对方一定是杀手,这个无需多问,可他还是问了。

“哼!你就快要是个死人了!知道吗?死人是不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的。”

男子言毕,目光一闪,嗖的一下,从他的袖子中,多出了一把利剑,挑风一扬,疾步鬼魅的刺上了宁采臣。

好轻巧的轻功!宁采臣神色自是一愣!他就奇怪了,怎么一下子就招惹上了英雄楼中的人?这其中必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。到底是什么人,买通了这些剑客,前来刺杀他呢?

当男子的利剑一挑刺而来,宁采臣的脑袋可是飞快的运转。

“公子,小心。”

身后的如画,面色一变大叫起来。男子的利剑已经刺上来了,为何自家公子居然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模样?莫非公子中邪了?

宁采臣身子一侧,宛若一条泥鳅一样滑了出去,轻松的避开了男子的利剑。男子睁着一双不可思议的眼睛,瞪着宁采臣,喃喃说了一句:“不可能的!你这书生怎么能否如此轻易的就避开了我这一剑?”

这剑客杀手,他名叫白龙,可是英雄楼中的二号杀手。想当初,他接到了楼主给予的任务,要他去刺杀一个书生,书生名叫宁采臣。横县人,秀才身份。

白龙只是一天的时间,他就将宁采臣的一切情况打探的一清二楚。因此,他在此道埋伏了下来,因为白龙知道,这条大道可是宁采臣的必经之路。

白龙对于楼主的安排,他心中可是曾经不屑的。要他这二号杀手去刺杀一个书生?这不是杀鸡焉用宰牛刀的讽刺吗?

然则,这一回合交手下来,白龙终于意识到,这书生模样的宁采臣可是不简单。是他,过于轻敌了。

“没有什么不可能!你可知道,这世间上的事情,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很多,可是在往往不可能的时候,总是会发生一些奇迹。”

宁采臣佛了一下袖子,那杀手的功底不错,方才他刺出那一剑,可是犀利无比。幸好他本身也不是一个寻常的书生。

要不然,地上已经躺着一具冰冷的尸体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