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210 被盯上了

要打探出英雄楼的老巢,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不过宁采臣却是有信心。

由于刚是考完试出来,肚子可是有些饿了。为此,宁采臣携着如画随意的寻了一间酒楼。

店小二正在猫在桌子上打盹,宁采臣的进来,这小二,他一下子便是来了精神。

“哟!两位客官,要吃点什么咧?”

当即,小二的眼睛,如同是一头饥饿的狼一样,对着宁采臣他们闪闪发光起来。这公子哥,一看他的行头,便是知道,他的装扮,应该是出自大户人家的手工了。虽然,宁采臣的一身穿着,没有一般豪门公子哥那么的华丽,不过,他一身的气质,在外人看来,他丝毫不逊色一般的富家公子哥。

“随便来点你们的家常菜吧。”宁采臣淡淡的对着小二说道,对于吃的房间,从来,他是不讲究的,只要是能填饱肚子就成。

宁采臣跟如画在大堂落座而下。

“好咧!你们稍等一下哈!饭菜很快就上来。”

猫了一天的小二和掌柜,见有了生意上门,当下忙前跑后的。

午后的长街上,依旧是很清静!偶尔,会有一些行人路过,然后,他们又是匆匆的离去了。天上的阳光,依然是很刺眼。

怪不得,这酒家,他们的人,慵懒的样子,想想,一天都是没有生意,人也是会没有精神的。

“掌柜的!给我们上来一些吃食。”

就在宁采臣看着长街上出神的时候,蓦然,一对男女走了进来。他们的年纪,不大,看着像是兄妹,又或者是不像。

女子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宁采臣,随后,她的目光转移而开。

“两位客官请坐?你们要吃点什么?”掌柜一下子,他便是来了精神!

清静的大厅,终于是有了一些人气,掌柜的,自然是高兴了!

“掌柜的,你们这里有什么好吃的不?不如,来你们的招牌菜如何?”女子首先是开了口,然而,她的目光,又是撇了一眼宁采臣。

这下子,宁采臣他到是有些纳闷了!为何,这女子,如此三番五次的看着他呢?莫非,他们可是认识的?

咦,似乎他们曾在哪里见过?可是,怎么一下就想不起来了呢?

“师妹!你在看什么呢?”

男子忽然是发现了女人的不对经,赶紧是问道。

“没有呢!我发现,这里,好像有些不干净的东西!”女子是小声的对着男人说道。

顿时,宁采臣是微微一愣!不干净的东西?这......他们到底是怎么发现的?难道,如画的身份,已经被他们识破了?

还是,他们发现了什么?

如画面色一变,不安的撇了宁采臣一眼。她本意是狐妖,现在化成了人的样子,可她本身,依然是妖兽。

“不干净的东西?师妹,你是否发现了什么?”男子随后又是追问起来。

“两位客官,你们的饭菜了了!”

这个时候,小二为着宁采臣端来了热气腾腾的饭菜。

“请慢用。”

小二还是他的招牌式微笑,对着客人微微鞠躬后离去。

“唉!我也不知道,或许,是我多心了吧!”

“如画,我们吃饭。”宁采臣不动神色说道。

如画点头,心中的那一股不安,越发的强烈起来。

“师兄!我们现在该怎么办?”女子的目光,依旧是没有从宁采臣的身上移开来。

“师妹,我们不可妄动!看情况我们在行事。”男子对着女子是低低的说道。

“小二!结账!不用找了。”

这一餐饭,宁采臣跟如画吃得飞快。因为他们知道,对面上那一男一女,好像要对他们行动了。

宁采臣他对着小二抛下了一绽银子,随后,他对着如画撇了一眼目光,依然是淡淡的说道:“我们走!记住,不要回头看他们。”

“嗯!如画知道。”

毕竟,如画她是发现,她对面的一男一女,对于她现在的情况而言,是非常的不利,甚至,如画已经是嗅觉出了那男女身上的利剑,在散发出了浓烈的杀气来。

“公子!我们现在要去哪里?”

“跟我走!”

宁采臣和如画,他们双双的走出了酒家。

“师妹,我们走!”

当即,男人和女人,他们一闪身,便是飞快的追击了出来。

“哎!你们的饭菜!哎呀……这叫什么破事嘛!”掌柜是吆喝了一句,看着客人的离去,而他们的饭菜,即将还是要上了,如此一走了之,不是叫他们白费劲了吗?

“公子,我们现在要去那里?”

如画她跟随在宁采臣的身后,她心中,是有些枉然了。她是想不到,第一次执行任务,既然是被人盯上了。而且,看得出来,对方那一男一女,他们好像是玄门正宗的弟子呢!

如画她多少是知道,玄门正宗的弟子,他们的职责,便是斩妖除魔。

从来,像如画这样的妖兽,她们最是忌惮的,便是玄门正宗的人了。

现在,既然是被人家给盯上了,如画的心中,她更多是对自家的公子担心起来。

“不要在说话,跟紧我了。”

由于在长街上,行人不是很多,所以,宁采臣和如画,他们行走的步伐,比任何人快上了许多。

走出了古城长街,随后,他们来到了一出旷野上,清风徐徐,百草微颤。

“站住!看你们往哪里走!”

咻咻!

瞬间,两道人影,宛若是长虹闪电般,从他们的身后掠了上来。

锵!

两把长剑,寒光闪闪的封住了宁采臣和如画的去路。

“两位,你们这是意义何为?一来,我与你们无冤无仇,你们犯的着如此阴魂不散的跟随着我们吗?”

看着两道长剑在眼前闪光扑闪个不停,宁采臣,他只是淡淡的一笑,好像,对于此两人的出现,他是当做他们透明的一般。

“哼!看你年纪小小的,为何,你不知道我们要跟踪你吗?你难道不知道,人妖殊途这句话吗?”女子是冷哼一声,言语间,有着犀利的霸气。

“哈哈!人妖殊途?真是天大的笑话了!敢问这位大姐,你那只眼睛中,可否看见了妖呢?朗朗乾坤之下,光天化日当中,姑娘,你不觉得,你的问话,过于滑稽了些吗?”宁采臣目光一耸动,看来,今天这一劫,他是无法逃脱的。

“哼!小小年纪,便是油嘴滑舌般的妖言惑众!看我今天不收拾你!”

一道寒光的飞出,直直切上了宁采臣的咽喉来。

“公子!小心呀!”

当即,如画的身体,是一掠的白影飘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