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211 打狗棒

211打狗棒

“破!”

年轻女子一声吆喝,当即,她是挑剑的一次,一道幽光的打出,直直是掠上了如画而去。

啊……

瞬间如画是躲避不及,她的身体,宛若是抛物线般的被女子的剑道给弹了出去。

“如此妖孽,既然是胆子不小!”女子是冷目一扫,撇上了如画。

“公子!我……”

“你暂且推下去吧。”宁采臣,他淡淡的说道。刚才,若非不是如画抢先他一步的话,又怎么会无端的遭遇到了女子的挫伤呢?

这一男一女,一看他们的佩剑装扮,却是不平凡之人。而如画,她不过是妖兽而已,对付一般的普通人,如画她是可以轻松的应付,不过,一旦遭遇到一些名门正派的子弟话,可想而知,如画的处境,有着多么的惨烈了。

“是!公子!”对于主人的话,如画她们,从来是不会质疑的。

安静的走到了宁采臣的身后,如画眉目一闪动,便对着宁采臣又说道:“公子要小心了!”

“嗯!放心吧!你家公子可以应付得过来。”对于如画的担心,宁采臣他还是淡淡的一笑。

加上他本身已是一个书生打扮的模样,因此,在他身上,可是散发出来一种与生具有的儒雅气质来。

不禁,他对面的男子和女子是彼此的相互对望了一眼。同时,他们在替着宁采臣可惜!堂堂一个相貌端正的少年,既然是与下下之物为伴,而且,看着他们的举动,关系不一般呐!

“汰!我说你这个书生,假若,你现在后悔还是来得及,毕竟,我看你可不是一般人吧?”女子目光一瞪,对着宁采臣喝道。

“我的家世,与你们何关?难道,你们不觉得,你们过于繁琐了一些吗?什么事情都要插上一脚吗?你们才是觉得舒服?惬意?或者,是你们在平常中,亦是如此喜欢管他人的闲事呢?”

“师妹,懒得与此般书生纠缠不休,我们把那女的给收了吧?”男子是建议说道。

“嗯!师兄,我是赞同。”

咻咻!

两道人影,马上是朝着如画掠了过去,他们的步伐,当真是飞快的。如同两只白鹤掠过水面的轻巧。

然而,他们两人,却是忽略了宁采臣的存在。

宁采臣斗身的一窜,探手的拈来一根树枝,“破”的一声,宁采臣,他的身影,早早的是赶在了他们两人的前面。

手中树枝弯斗转圈,顿时,一打一打的树叶,是卷起了一个龙卷风,马上是把两人阻挡了下来。

震惊!

清风和明月,他们从来是没有见识过如此怪异的武功。想他们玄门正宗的弟子,师傅所教导他们的武功,一般都会掠在帝都各大门派之上。

因此,他们玄门正宗的子弟,从来一他们的身份为傲。

起码,这人是如此认为的。

“小子,你刚才使出的是什么武功?难道,又是你施展的妖法不成?”清风目光冷冷的射在了宁采臣的脸上。

这个少年,年纪不大,可是他的一身武功,既然端来的如此怪异之极。看来,彬彬的少年,果然是个练家子。

刚才,清风和明月,他们既然是被眼前这个白净的少年给蒙骗了过去。

“呵呵!我刚才使出的那打法,可是有个好听的名字,你们想不想知道呢?”宁采臣嘴角微微的上扬。

明月一愣!好像,她是发现,眼前的这个少年,已经挖下了一个坑,正等着他们往下面跳去呢!

“说吧!你这招式叫做什么?”清风丝毫是没有注意到,他对面的宁采臣,偷偷的乐了起来。

“这可是你自己问的,我刚才打出的那个招式,有个很好听的名字,叫做打狗棒法!”

“打狗棒法?这名字怎么如此奇怪?难道……”

顿时,清风他明白了,感情,这小子,可是在戏弄他和自己的师妹啊!

“小子,你既然敢暗暗的嘲讽我们为狗吗?”清风的眼睛,蓦然射出了一抹寒光来,“你可是知道,一旦公开与我们玄门正宗的人为敌,不管你是何人,哼哼!你们根本无法与我们抗衡的!所以,你该是明白,你刚才所说的话,最好马上收回去,然后,赶快的向我们道歉。”

“收回去?还要道歉?”宁采臣重重的摇头,“难道你们不知道,覆水难收吗?这说出去的

话,就像是泼出去的水,焉有回收之理呢?”

“师兄,懒得与他废话,杀了他!”明月冷目一闪,她手中剑,微微的上扬而起。

“师妹!让我想想。”

清风,他赶紧是阻止了明月的动作。

然则,这个少年,在他们曝出了自己的底细来之后,他依然是淡淡的微笑着,好像,他并未把他们两人放在眼中。

如此淡定的少年,除非,他的背后,或者,他的家世,可是非常的显赫了!若非不是如此?这少年的一身大气,不是一般人能够随便装作出来的假象。

因此,清风,他对此是多出了一个心眼!他可不是像因为一个无名小卒,从而是败坏了他们玄门正宗的名声。

“师妹,不如,今天的事情就算了吧!我们走!”清风他可以断定的是,这少年,他并非是个普通子弟那么简单,因此,他经过了刚才的暗暗分析,决定还是放弃。

“师兄!难道我们就这样算了吗?”明月或许是年轻气盛,她想的问题,没有自己的师兄那么渗透。

她就是觉得,那个一脸微微笑意的少年,看着叫她生厌。

“师妹!听话!我们走。”

“哼!我不!我今天,我一定要教训那臭小子!”

臭小子?这一个字眼,一旦是落入到宁采臣的耳朵中?他的脸色,马上一点阴沉!好的很啊!既然,他给脸不要脸!那么,他无需在对他们客气了!

“唉!师妹!回来!”

瞬间,明月,她挑剑的双腿蹭起,对着宁采臣,寒光一剑刺来。

如此给脸不要脸!宁采臣他的眼睛微微的眯起来!每当,他的承受限一旦是被他人打破时候,他的神色,总是会如此的一个习惯动作。

或者,这个世界上的每个人,他们都会有着属于自己的一个特殊动作。

宁采臣身后的如画,她着实为着宁采臣担心不已了。

“哼!小子,今天,姑奶奶定是叫你脱出一层皮。”明月眉目一闪动,随着她挑剑的逼迫而来,一脸的杀气腾腾。

只是,这婆娘,在宁采臣的眼中看来,不过是一个小姑娘发发脾气罢了!施展出来的武功,在宁采臣看来,成不了什么气候。

虽然说,如今的宁采臣,他的身体,还是为成年的,但是,他的心智和智商,已经是一个成年人。

“破!”

锵!明月,她无法相信,这个白衣少年,单单是凭着他手中的一节木棍,既然是破了她的剑术,而且,好像,不费吹之力,她的身体,既然是被一股浓厚的气浪,给反弹了出去。

锵!

明月手中的剑道,直直的倒插入了土中,左右的摇摆着。

“师妹!你……你没事吧?”

清风探手把持,随即是抚定了明月的身体,“师妹,有伤到哪里吗?”

“没有……”明月有点呆愣的看着宁采臣,这个少年,在刚才中,他如何出手的?为何,她看不见?还是,她根本是没有发现呢?

“你们走吧!对于此事,我不想在与你们继续纠缠下去。”宁采臣淡淡说道。

他偶然才想起来,这一男一女,在扬州的时候,他们已经交过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