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212 一个贫苦的书生

与清风明月他们交战下来,宁采臣并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。第二天,他依旧跟如画来到长街上,继续打听英雄楼的事情。

然则一个上午下来,依旧是没有任何收获。却无端与一个叫周生的人相遇了。周生,并非是横县人士。他跟宁采臣有过几次照面,对于宁采臣的才华,他可是非常欣赏的。

乡试刚过,大街上,依然游荡着很多的书生学子,他们都在等着放榜的时间。不长不短,巧好三天的时间。

而周生,他恰好是其中一人。

宁采臣跟他的相遇,是在一家酒楼的大门前。那时候,宁采臣发现,有个书生模样的年轻男子,不断在酒楼大门前徘徊,看他的样子,想要进去,却又是不想,似乎在做着最后的决定。

唉……

他此番模样,只要明眼人就可以看得出来,他不过是一个贫寒的落魄书生了。一般而言,这些落魄书生,他们不惜从他乡远道而来,参加考试,身上的盘缠,往往只能坚持他们在考试过后,至于等待放榜的日子,是他们最难熬的时间了。盘缠不多,只能缩衣节食度日子。有的书生,身子是栖身在荒庙之外,而这周生,又是其中一个。

“周兄弟。”宁采臣对他打了一声招呼。

周生见到宁采臣,面色一喜:“原来是清逸兄。”

“正是!我们进去在说。”

看得出周生的窘迫,宁采臣顺势推了个人情。周生暗暗默许,跟随在他们的身后,进了酒楼。

周生他的面色,却是有了一丝的迥然。毕竟,来此酒楼吃饭的人,他们有着一定的身份。他有顾虑,是理所当然的。尤其是他低头看了自己一身洗得发白的衣服,他的脸色,更加是窘迫起来。

宁采臣挑选了靠近窗口的桌子,从窗口上,可以一眼看见,外面古城长街上的一切。

很快,小二便是过来热情的交代了他们。由于是宁采臣做东,而周生,他则自知这个理由,他安静的做在一边。偶尔,他的目光,会扫视在大堂的食客身上去。

刚才,周生出现的窘迫,宁采臣,他一眼,已经看了出来。往往一般的书生,即使他们身处贫寒,他们的自尊心,很强,容不得他人的半点质疑。故此,宁采臣,他自然不会去揭周生的短处。只是,他在心中暗暗的一想:要不要帮助这个贫寒的书生,助他一臂之力呢?

“周兄,我冒昧问一下,不知道,你现在落榻何处?可否方便告知?”鬼使神差的,宁采臣,他问起了此问题。

谁知道,周生他的面色,既然是一阵窘迫起来,“我……我…….”这个问题,还真是不好说。他一直在犹豫着,是否要说出来。他因为家中贫寒的缘故,所以,他身上的银子只是能勉维持一个月的伙食。

目前,他落榻的地方,只是在距离城外不远处的废弃古庙中。

“呵呵!既然你不方便告知,是我孟浪了些。”不用猜测,宁采臣,他已经是明白了。

因为在刚才,宁采臣,他在无意中,既然是发现,在周生的衣服上,粘上了一些的碎草,或许,是由于他大意,从而是忽略了那个细节。为此,宁采臣,他暗暗的猜测到,他定是在破庙,或者一些废弃的房子安顿下来的。

听了宁采臣的话,周生神色一晃!他知道,宁采臣之所以问他,或许,是表示对他的关心,当下,他歉意的一笑道:“到了现在,我也不怕你们笑话了,因为小生家中贫困的原因,因此,我的盘产,只能维持我一个月的伙食,所以,我目前在郊外一座荒庙中暂时的安顿下来。”

如此说来,宁采臣的猜测,果然是没有错。

恰在此事后,他们听见了旁边的一桌食客在讨论着一件事情。看着他们一身书生的形状,想必,定是在等着放榜的日子了。

“哎!你们听说了吗?在我们邻舍的两个书生,无端的失踪了!连他们的尸身,现在都没有找到呢!”其中,一个身材有些弱肉的书生说道。

“真的?”另一个白胖的书生问道。

“那还有假的?那无端失踪的两人,我可曾经跟他们打过一次照面呢!”瘦弱的书生,他再度说道。

“那是什么原因?你知道吗?”

“听说,是因为他们一时好奇,两人呢结伴出到了荒山的古庙中,然后,他们便是失踪了……”

他们交谈的话语,虽然不大,可是,宁采臣他们,却是一字不漏的听见了。

宁采臣他还是淡淡的神色。然,周生他的面色,却是忽然间突变起来!因为刚才临边的书生说,那失踪的两人,可是在荒山的古庙中。目前,他不是落榻在在哪里吗?这事情,他怎么不知道的?

搭盖两盏茶的时间后,小儿为着他们张罗上了饭菜。其中,还有一壶小酒。宁采臣看着周生的面色,有些微微变色。或许,是那两书生的话惊吓到了他吧?不禁,宁采臣为着他斟酌了一杯酒,淡淡的说道:“来!干一杯!”

对于宁采臣的热情,周生他欣然举起了酒杯:“多谢清逸兄的抬爱!”

随后,两人,随意的碰杯饮下。而如画,她在一旁安静的看着他们。实则,她心中,一直在想着刚才那两个书生的谈话。

如此说来,假若这事实是真的!那么,在古庙中,定是有着一些妖物出现了!如画知道,公子定是不会放任他们无辜的做虐的。

“我看你的脸色一直不好!难道,是被刚才那书生的谈话给吓到了?”这可是宁采臣明知故为问。

试想一下,一个贫寒的书生,因为贫穷的原因,所以,他只能住在了一座荒山的古庙中,对于一介书生而言,已经是需要很大的勇气。如今,在是听到了那些惊悚的消息,周生毕竟不是江湖中的游侠,他有顾虑,可是情理之中的事情。

“看来,我心中的什么事情,都是无法把你瞒住呀!”周生撇了一眼宁采臣,他顿时苦涩的一笑,“虽然,我知道,或许这事情,无非是他们的无稽之谈,如今帝都烟火昌盛,百姓安康,我想,即使是某些强盗,他们怎的去为难我们这些书生呢?我在想,到底这些消息,是从哪里传出来的。”

“呵呵!这很简单!只要找到失踪的同窗一问,此事,不是知道了一二?”原本,宁采臣,他可不想插手这些事情的。

不过在忽然间,他改变了自己的想法。一些事情的发生,是必然,不会空穴来风。

“嗯!或许,只能是如此了。”周生,他还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。

难道,是因为他要急着看书的缘故吗?因此,他们这一餐饭,可是了了便散了去。在酒楼的门口,宁采臣和周生他们相互告辞而去。

目送走了周生之后,宁采臣面色一沉,他对着如画说道:“如画,你跟我来!我们去那古庙看看。”

“嗯!公子想要探查一些事情吗?”如画她是不确定的问道。

“到了古庙在说。”

于是,他们两人,沿着郊外走去。那个古庙,宁采臣并不清楚它所在的位置,幸好他随意的揪住了一个路人问道,从路人口中得知了大概的方向。

半刻钟的时间,他们两人,来到了荒山之外。

灰色朦胧的雾气,将这一座荒废的山头,笼罩了下来。

看着远处的古庙,那些瘴气横生,宁采臣面色一沉,果然不简单!给他一种恍然若世的感觉,似乎,他又回到了兰若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