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213 山中古庙有古怪

213山中古庙有古怪

“公子,如画心中有一事不明,既然我们要来这古庙,为何不与那周公子一起前来呢?为何我们要花去了不少的时间,从而避开他呢?”此刻,如画扑闪着一双灵动的眼睛问道。

“我不与他前来,我自然有我的打算!我只是在验证着一件事情而已!到了晚上,你自然会知道的。”宁采臣还是淡淡的一笑,对于此事,他不想及早的挑破言明。

如画得不到宁采臣的答案,她并没有继续的追问下去,既然公子心中有了打算,她到时候,只是按照公子的吩咐即可。

“趁着白天,我们进去看看。”

这古庙,的确是很荒凉,尤其是在古庙大门上,既然雕刻着两尊恶相的人像,他们吐露着一张大嘴巴,宛若是狮子的血盆大口一样,叫人看了第一眼,立即不想看第二眼。只是因为,这两座雕像,给人一种阴森的感觉。

撇了一眼那大门的雕像,宁采臣和如画,他们双双的走进了这古庙去。这古庙,似乎很大,在院子的中央,有着一颗古老的大树,那粗壮的树干,大概的估测了一下,需要五个成年人,他们手拉一圈,才是可以把此古树包围一圈。

绕过了此古树,然后,出现了一座弯月的拱桥,桥下,既然还有水流淌,不过,很浑浊,在拱桥的下面,堆积了一些腐烂的树叶,发出了阵阵的恶臭来。

下了拱桥,走过了一条小道之后,当即,出现了几株垂老的柳树,这些树叶,微微的泛着黄色,好像,是经年的营养不良,无法吸收到水分和阳光的缘故所致。

宁采臣他正是好奇,这些树木,怎么回事这样的德性呢?却是在忽然间,听见了如画轻呼叫:“公子!你快看,哪里有房子呢!不过,看起来,好像很残旧!那周生他是不是就住在哪里呢?”

“走!我们过去看看。”

他们继续的沿着小道走去。此小道的尽头,却是一座长形的房子。门面上,甚至,有的门窗,已经耷拉在一旁,露出了里面的轮廓来,非常的破旧。

随后,宁采臣,他随意的走进了一间房子去,同样的,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,整间屋子,却是空洞洞的,不单是破旧,蜘蛛网,残叶,堆满地。

空气中,散发着淡淡的一股臭味,依然,是一股腐烂的味道。

“奇怪?难道不是这里吗?”宁采臣又些疑惑起来。

为何在此处,他感受到的,之是一股腐烂的味道而已?既然是没有其他的发现了呢?难道,他的判断有错吗?

“公子,你在说什么?”如画她瞬间便是发现了宁采臣的面色,有了微微一变。

此刻,他们站在了一栋破烂的房子门前!有风刮来,那些残旧的门窗,顿时发出了一阵真呜呜呜的声音来。

幸好在白天,假若是晚上的话,如此阴森的地方,必定会受到惊吓。

不过,这对于宁采臣和如画而言,他们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。什么妖魔鬼怪,他没有领教过?

“我在想,这座古庙,一定还隐藏着一些东西!”宁采臣的目光,环视了周围,“然,我却是无法发现,这里到底有什么猫腻!莫非,是我判断出错了?”

“不如,我们在四处看看如何?”如画建议说道。

宁采臣听从了如画的建议,继续的这破旧的古庙中,走走停停。然则,后来,他们还是失望了,出去了这古庙有些阴凉之外,他们没有发现任何东西。

走出了古庙的大门,宁采臣微微的转身,他再度看了那两座阴森的雕像一眼,他的眉目,轻轻的挑动。

每当这个时候,如画便是知道,公子,他又在想事情了。如画她本来就是一个乖巧,伶俐的女子。和宁采臣形影不离的相处以来,她逐渐摸透了自家公子的秉性,可谓是八九不离十。

“现在是白天!我们回去,晚上在来。”

最后,宁采臣,他好像是下了决心,对着如画说道。

对此,如画她没有任何的异议。他们两人,一前以后,下了山。

半天的时间,很快就过去。当夕阳挂在了天边上时候,逐渐的隐去,天色,逐渐的黯淡了下来。从远处的小道上,走着一个人影,他的步伐,有些冲忙。一副形色匆匆的样子。看情况,他可是急着要赶路。

他口中,不时的在自言自语着:“糟糕了!怎么天色一下子垂暮了呢?唉!不过是……”

一看此人的一身打扮,书生模样的,便是在归途中被什么事情给耽误了。

周生,他午后和宁采臣该别后,原本,他可是要回到古庙中看书,可是偏偏,他遭遇了一件祸事。

一个小偷,既然撞上了他,然后,随手的一捻,他身上唯一的银子,已经不翼而飞了!当周生反应过来的时候,哪里还有那贼人的身影呢?

于是,周生他只能不断的在长街上逛游着,希望再度发现那贼人,从他身上把自己的银子讨回来。

然,一天下来,他什么都没有发现,功课不单给耽误了!白天中,他本来就是吃了半分饱,身上的唯一盘缠,不翼而飞,那么,这一个月,他如何度过呢?

一路走去,周生他不断的唉声叹息着。

呱呱!当周生经过了一片树林,一声怪异的鸟叫声,顿时把他惊吓了一身的冷汗来。

“哇!早知道如此!我当即速速的回来!何必要受这般惊吓?只是不知道,这里距离那古庙,还有多远?”周生他一阵的毛骨悚然,看了四处黝黑的丛林一眼,他赶紧加快了步伐。

然,一抹白色的影子,蓦然,却是划空一逝,邪魅的气息,顿时蔓延而下。

不禁,周生面色微微一颤抖!刚才那一幕,他好像是看见的!在此荒漠无人烟的地方,难道,真的是鬼魅吗?蓦然,他忽然想起了今天,在鸿运酒楼中,无意听到了那两书生之间的谈话,顿时,他的身体,连续的不断的在打着伶伶的颤抖。

赶紧的,周生他速速加快了脚步。然,他总是感觉到,在自己的身边,一抹白影,眨眼的掠过,可是,当他啾啾望去的时候,却是不见一个人的影子?莫非,是他看花了眼?

“君子曰,只要心中有佛,眼不见为净,闻听而不…….”

嗷呜……远处,一声凄厉的狼嚎,顿时把周生的话语给打断了下来。荒山中,只有他一个人孤零的身影,像个迷途的游子一样,惶惶的迷失了方向。

嗷呜……狼声,继续传来。

碰碰!

周生,他再也按耐不住自己内心的惶恐,他急忙的奔跑起来。

嘻嘻……却是在他的身后,周生,他好像听见了有女子的笑声。然则,一边在奔跑中的他,丝毫不敢停留下来。或许,是由于过度紧张的缘故,当他跑到一处斜坡的时刻,他脚下,既然是大了个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