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215 原来是狐妖作祟

几个回合下来,周生,他有些气喘不已了。可是,那女子,她既然是一脸的春光笑意绵绵,不断在继续挑逗着。

“姑娘!你何故如此?小生不过是一介贫穷的书生而已,所以,还请姑娘自重吧!”迫不得已,周生,他吞下了一口水,对着那女子说道。

这屋子的空间不是很大,此刻,周生,已经是被女子逼迫到了一个靠近窗台的角落中去。

“呵呵!你在说什么呀?奴家可是一句都听不懂呢!”

女子迈着碎步,蓦然,她探手而出,一抹白绫无限的延伸而出,直直的朝着周生掠去,不过在一眨眼的功夫,周生“恩啊”的一声闷哼,他已经被白绫缠住,既然无法动弹了。

下一刻,周生,他露出了一丝惊恐的神色来:“你……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
普通的姑娘家!她怎么会施展出如此邪门的功夫来呢?

“哈哈哈!我是谁?公子,难道,你真的是想要知道吗?”女子媚眼一闪动,徐徐的走到了他的跟前,“知道吗?你可是我见过最有趣的男子了!想不到,你这;落魄的书生,既然如此清高?小女子我不美丽吗?怎么,既然是入不上你的眼呢?”

“你…….你不是人?”一下子,周生,他蓦然想起了在酒楼中,那无端失踪的男人,一瞬间,他顿时明白了!只有那些狐媚之类的东西,才是会在荒山野外出没!他怎么刚才没有想到呢?

“哈哈!既然,你都说了,我不是人!那么,小女子也是没有什么好藏着掖着的了。嗷…….”

当即,一抹白气升起后,周生,他几乎是要晕厥了过去,刚才那女子,在她的身后,既然是无端的露出了一条白色绒绒的尾巴来,而且,她的一双眼睛,已经是转变成了红色,邪魅,妖艳异常。尤其是她的耳朵,又尖又长,再者,她的双手指尖,异常的锋利无比,可是活脱脱一个狐妖啊!

“啊……你是狐妖?”

顷刻,周生,他终于无法安奈住自己的惊恐,大叫起来。

“哈哈!别叫了!即使你喊破了喉咙,如此荒山,不会有人来救你的。公子说对了,我的确是狐妖!我不但要挖出你的心,而且,我还要喝你的血!啊哈哈!我想,长得瑞白嫩的书生,那个滋味,一定是很好吧?”

女子的舌头,竟探了出来,在她的红唇上,绕去的添了一圈,她一双邪魅的眼睛,上下的打量着周生。由于他被白绫紧紧的包裹著,甚至,他轻轻的挪动一下,他的行动,既然受阻的无法前行。

为什么?难道,我宋某的小命,便是要落在此狐妖的手上了吗?唉!想想,这一次,他一身满怀壮志的赴京赶考,倘若,他不是一介贫困的书生,那么,他不至于栖身在此荒山的古庙中,那么,他亦是不会遭遇这狐妖一劫难了吧?

现在想想起来,周生,他是有些不甘心了!看着那妖媚的狐妖,一步步的想着他走来!他不想死啊!可是,他及时不想死又是能如何?

“公子!你说,我是先把你的一双眼睛勾出来呢?还是先挖出你的心脏?”女子的一双锋利指尖,慢慢的探上了周生的脸蛋去,一寸一寸的划着。

此刻,周生的心脏,在砰砰的跳动着。想他这一生,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他人,和上天的事情?可是,为什么?上天要如此的对待他?

“怎么?你害怕了?嗯!我想的也是,每一个人,在他们面对着死亡的时候,哼!想你们这些凡夫俗子,能不感到害怕吗?”女子自顾的在说着话。

然,

却是在突然间,窗外,既然起风,刮进来片片的树叶。女子竟是在瞬间,她的面色一变。

轰!随之,那一闪大门,既然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给震碎了去。

一道人影,翩然而至。他一身白衣,依旧是书生模样的打扮,俊俏的面容,淡淡的神色。

顿时,当周生定眼一看,他便是呼吸一窒!一阵喜出外望的呼喊起来:“清逸兄?救我啊!”

“书生!休得坏我好事!”

此狐妖,她面色一惊,即刻恼怒。

风起,一道人影掠出。

来人,却是宁采臣。看着此狐妖厉害的反扑而来。当下,他的眼睛一沉,他的目光,一片冰冷。

“书生!为何你偏偏要来此?破坏我的好事?嗷…….”狐妖迎面扑击,她那锋利的双掌,切上了宁采臣的咽喉去。

宁采臣嘴角扯动一声:“破!”,顷刻,一道金光,“碰”的一声,打在了狐妖。狐妖凄厉的“嗷”惨叫,伴随着她的身体,速速的落下。

“清逸兄…….你怎的哪里厉害?”周生,他便是愣住了!因为宁采臣,给他的感觉,便是如同他一样,一个孱弱的书生而已。可是谁知道,并非是如此。单单看着他刚才的淡定表现,而且,他还是徒手的对付了那狐妖,暗暗的估测,他可是一般的寻常人家呢。

“嗷……”被宁采臣打落的狐妖,她吃痛的反扑继续朝着宁采臣掠去。

“要小心了!”周生撇了一眼那厉害的狐妖,他全身,还是在瑟瑟的打着颤抖。他不过一个书生而已,既然亲眼见到了这妖物,若是一般的书生,想必,他们在第一时间,必定是要昏迷过去了。

“无妨!此妖物,她无法伤害到我。”对于周生的担心,宁采臣他还是淡淡一笑道。从来他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。

这狐妖,想必她刚刚是幻化为人形不久,她的修道根基尚浅,而且,她的妖术,还是很孱弱。怪不得,她要吃人心,来助长她的妖道。几天,既然,此妖物撞在了他手上,宁采臣他并没有打算要放过她。

“嗷……”

咧嘴扯牙的狐妖,想必她已经是暴怒了,她的身体,一闪,一跳,便是掠到了宁采臣的跟前,急急的探掌而切来。那锋利的爪子,一张一合,好似大海中的水母一样。

这个时候,面对着狐妖的逼迫而来,宁采臣他只是冷冷一笑:“狐妖,今天我原本无意呀取你的小命,无奈是你杀心过重,如此我便由不得你了。”

宁采臣说完,瞬间的事情,却是在半空中,一道金光的射出,一道黄符,已在宁采臣的手中。

“啊…….”狐妖蓦然被那些金光刺痛了眼睛。直到这个时候,狐妖才是知道,她遭遇到了一个厉害的主。于是,她“咻”的一下,即要逃窜而去。

但是,她忽略了一个问题,宁采臣的动作,可是比她快上了一步。“妖孽!看你往哪里走!”宁采臣悬转双手,速速的送出了他手中的黄符。

嗖!

那一道黄符的打出,宛若是一枚追命飞刀一样,直直的射上了狐妖而去。此狐妖,她已经是料到了此东西的厉害,因此,她早早便是有了防备。她知道,她无路可逃,于是,她探出了双掌,将她一袭白衣为武器,来此遮挡住那一道黄符的进攻。

可惜的是,狐妖,她的妖术,还是未形成根基,只是一瞬间的事情,连及她的白绫和人,被黄符击毙。

地上微微颤颤的蜷缩着一个白色的小东西,闷哼的一声,随后没有了动静。

果真是狐狸!

周生他身上的束缚,已经被解除。看着那地上的小东西!想起刚才那妖媚的女子,既然是刺妖物所幻化而成。即使周生再是如何的胆子大,他白眼一翻,直愣愣的倒了下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