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216 道士诡秘

216道士诡秘

“唉!你不要在这个时候晕倒过去啊?”宁采臣无奈的看了他一眼。幸好,他的动作够开快,才是把持住了周生的身体。

“公子…….”恰在这个时候,一袭白衣的如画,她走了进来。她的神色,有些晃动。

宁采臣发现了如画的神色异常,把周生搀扶在草垛上后,他才是问道:“说吧!发生了什么事情,难道,你在那边可是发现了一些情况?”

“嗯!我按照公子的吩咐,上到那一栋破旧的楼阁中去,我以为,是一栋破旧的楼阁而已,是没有外人居住的,可是后来,我发现了一个道士,他既然在哪里呼呼的大睡,于是,我轻轻的走了过去,可是,谁知道,那道士…….”

“那道士怎么了?莫非,他发现了你的身份?”宁采臣观察了一眼那昏沉中的周生,他可是在犹豫,要不要把他给弄醒去,蓦然,才是发现,如画话中有话。

“那道士,他在佯装的睡觉呢!”如画吐露了一口气,才是重重的说道。

宁采臣一愣:“他在佯装的睡觉?如此说来,这里发生的事情,他可是完全的知道了?我就是觉得奇怪了,一个道士,他不是斩妖除魔的么?为何,他对于这一切,偏偏是制止不管呢?”

“哈哈哈!小友,你可是在说频道呢?”

话说见,一个人影,蓦然的出现在大门上。来人,一身的武士打扮,他的身材,道士魁梧,不过,看着有些精神不振,或许,是他刚刚睡醒的缘故,他的眼睛,微微的眯着。他年纪不大,三十左右,却是一脸的胡茬,乱糟糟的,宛若是街道上要饭的乞丐没所区别。

见到他,宁采臣忽然想起了燕赤霞来。似乎他们两人当中的区别并不大,两者之间,有着一些相似的地方。

“原来是道长!小生有礼貌了。”宁采臣淡淡的目光扫视着来人,很绅士的对着他们说道。

而这个时候,如画却是一脸的苍白之色,毕竟,她的身份,在面对着那些道人的时候,她总是感到一股很大的压迫。

虽然,宁采臣曾经对她说过,只要她服下了“化息丹”,即使那些法术高深的道人,他亦是不能轻易辨别出她的身份来;但是,如画毕竟是妖兽,她心中对于那些道人,从来都是很忌惮。

“小友,如此三更半夜的,你们不睡觉,却是来此打扰了我的美梦,难道,你们读书人,不知道什么叫饶人春梦,是很可耻的行为么?”道人,他并没有发现如画的情况,他的目光,一直盯在了宁采臣的脸上。

宁采臣微微一愣!感情他刚才那狐妖的打斗,可是吵醒了他吗?莫非此道人,他可是兴师问罪来了,随后,宁采臣他悠然的说道:“我看你却是一身的道长装扮,可是,小生却是觉得,这古庙,有着一些东西在霍乱,可是为何,道长却是对此置之不理呢?莫非,可是个伪道士了?”

“呸!她们霍乱关我什么事情?只要她们不来打扰我就万事大吉了!难道,书生,你没有听说过吗?这世界上的人,他们有的时候,往往人比鬼更加的可怕吗?”

道士的反问,宁采臣他在瞬间心知肚明了!看来,此人又是一个愤慨世俗的人。

“或许吧!”宁采臣,他不想在与这道士在继续的纠缠下去。而且,他亦是发现,他与这道士的话,是话不投机。既然如此,他没有必要在与他废话了。

只是,看着那昏睡在草垛上的周生,宁采臣他无奈的微微叹息!这小子!想他之前,在与那狐妖周旋的时候,偏偏是好端端的!难道,就是因为他击杀了那狐妖的关系吗?从一个人类的样子,一下子变化了地上的那白色的小东西?

“怎么?小子,无话可说了?”道士好像并没有打算放过宁采臣,他的目光,斜视的地上的小东西一样,不禁啧啧说道,“看来,你也不错嘛!连那狐妖,也是栽倒在你的手上?不错!只是,老道看你一身的书生打扮?莫非,你也是学法道出身的?”

宁采臣无视那道士的问话,他径直的走到了周生旁边,探手的一抹,这小子的呼吸,倒是很平稳呢!然而,按照时间的推算,他应该是清醒过来才是呀?为什么?他至今还是未见醒来的迹象?

宁采臣他却是疑惑了。然而他不知道,这周生可是饿了一整天呀!加上他身上的银子,完全被那小偷抢了去,之后,又是无端的遭遇到此狐妖的纠缠,一下子,他接连的受到了几次打击,于是,他自然到现在,还是没有清醒过来,亦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了。

“哎!小子,为何不回答老道的话?”看见宁采臣对于他刚才的问话,既然无视之后,此老道人,他可是不罢休了,走了进来,继续着刚才那个问题。

宁采臣徐徐的站了起来,他的目光淡淡的撇在了他的脸上,继而移开,才是发现,一脸苍白的如画,有些瑟瑟发抖的样子。

唉!此人,不就是一个道士吗?犯的着如此的忌惮?宁采臣怜悯的看了如画一眼,最后,他才是慢悠悠的对着那道人说道:“是又如何?不是又如何?关卿何事?”

“哈哈!有趣!真是有趣!一句关卿何事?真是得我的心呀!”老道蓦然是哈哈的大笑起来,“小子,不如,我们交个朋友如何?”

看着一脸真诚的老道,宁采臣他微微的愣了一下!老道要跟他叫朋友?看来,这事情,可是越来越有趣了。

“为什么?能告诉我一个理由不?或者,我一旦和你叫了朋友之后,能得到什么好处?”宁采臣,他对于老道的热情,丝毫不买账。

“你…….真是有趣得紧!我告诉你,想和我老道交朋友的人,可是遍地都是,你小子,果然是一身的傲骨哟!不过,老道我就喜欢你这种傲骨的人。这样吧,你不是说,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一些好处吗?那么,我就告诉你吧,再过不久,你就要遭遇到一件大事,或许,对于你们而言,可是致命不小呢!”

老道悠悠的说道。

宁采臣面色一变!这人,他怎么会发现他的身份的?而且,还知道了他是遭遇的事情?这事情,可是非同寻常。

目前,他被英雄楼跟重阳门,祁山一派的人纠缠不断,莫非与此事有关了?

有猫腻!

当即,宁采臣面色沉下问道:“敢问道人,你是怎么知道我的身份的?”看来,这道人是个不简单的人物。

或许,他已经是注意他很久了!只是,他没有注意到而已。

“哈哈!这个,小子,你就别问了!今天,我只想告诉你,刚才,你杀了那狐妖,这可不是一件小事情哟!此小东西,她不足为虑,只是媚姬,她身为狐妖之首,如今,你杀了她的人,我想,依照魅姬的个性,她不会轻易放过你的!好了!我老道叨扰了你们那么久!书生,你们好自为之吧!我可是要睡觉去了。”

老道话说到这里的时候,他打了一个犯困的哈欠,一双眼睛,又是迷糊起来。

原本,宁采臣,他是要将此老道拦阻来下,不过,最后,看着那老道翩翩然的离去,他放弃了!依照这老道的个性,即使他阻拦了下来。一些事情,即使宁采臣他追问了,此人,他未必不回答的。

罢了!不如,他改天在登门拜访!一定要弄清楚这其中的缘由。

一旁的如画,她看着那道士终于离开了,她才是重重的呼吸了一空气。因为在刚才中,这道士一身的气息,已经是把她逼迫的奄奄一息。或许,这老道,已经是发现了她的身份,自然抵不过那老道的强大。

“公子,假若那道士说的是真的?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呢?魅姬,我也是听说过,她是千年的狐妖,而她的妖道,少说也有千年的道行了!到时候,公子一旦应付起来,可是非常吃力的呢。”

如画的这一番话,宁采臣,他听后,只是微微的一笑,看了窗外黑色的暗夜,淡淡的说道,“管她什么千年的狐妖也好,什么魅姬也好!总之,她们有胆前来,那么,我便是有办法收拾她们!不过是一些区区的妖物而已!如画,你家公子,可不是很好欺负的。”

假若宁采臣没有记错的话,这魅姬,可不是之前在兰若寺被他们击杀的妖孽么?却是想不到,这货居然还没有死,真的是大感意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