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217 回城

看着宁采臣嘴角那一抹邪邪的笑容,或许,是自己担心了吧?如画的悬着的一颗心,逐渐的放了下去。自家公子的强大,她自然知道的!只是现在,公子要对付的,可是那千年的狐妖呢!一个修炼上了千年的狐狸精,她的功力,自然不会弱到哪里去的!

唉!到时候,看看情况吧!如画的眉目,不停的在转动着。

“如画,你过来。”

然,这个时候,宁采臣确实对着她吆喝了一句。

“公子!有什么吩咐!”

“你把那书生搀扶起来。”宁采臣看着还在草垛中昏睡中的周生,在看看天色,可是越来越晚了,不得已,非常时期,只有采取非常手段。

如画遵从了宁采臣的吩咐,把昏迷中的周生给搀扶了起来。

碰!

宁采臣,他探手,狠狠的击打在周生的额骨上。

“哎呀…….”

蓦然,一阵吃痛的周生,他缓缓的睁开了眼睛,看着屋子中的一男一女,露出了一脸疑惑的神色了。

只有那昏暗的灯光,轻轻的在摇曳着。

“我还活着?”周生,他一脸茫然的问道。

嗷呜…….

远处,一声的狼嚎,凄厉传来。

当即,周生的面色一阵抖动不已。宁采臣的眼睛,微微一眯,看来,刚才的事情,周生他还是没有反应过来!也是,他毕竟是一个书生而已,而且,还是一个贫寒的学子。再者,他们古人,可是非常崇尚迷信的。对于这些发生的事情,想他一个书生,是很难想明白,这其中的缘由了。

“你没事吧?”定了一下眼睛,宁采臣还是发现,这周生的脸色,既然一阵惨白起来了。不过,想他一个贫寒的学子,奈何家中贫穷,连自己的住宿都是问题?唉!罢了!不如,自己帮他一把,宁采臣暗暗的一念,接着对周生说道,“不如,你般来和我一起住吧!待过放榜之后,在做打算如何?毕竟,这里可是不在安全了!这一次,我是赶来及时,那么下一次呢?我想,你不会每次都是那么的走运吧?”

其实,周生,他何尝又是不明白!无奈,他现在身上可是身无分文呐!他能去哪里?明天的伙食,还是没有着落!经过了宁采臣这么一说,周生他在暗暗的想着,既然,人家已经对他发出了邀请函!即使他怎么的不济,也得厚着脸皮答应吧。况且,这破庙,已经是无法住人了。

“那好吧!小生就叨扰玉生兄弟啦。”周生不在拒绝宁采臣的热情,他欣然点头同意。而且,经过了他刚才那么一遭,即使他吃了豹子胆,亦是不敢在留下来的。谁知道,这破庙中,还有没有其他一些不干净的东西?

“如此尚好!我和如画在外面等你,你简单的收拾一下,我们则立刻回去。”宁采臣对着他说了一句,随后,他和如画,徐徐的走了出去。

唉……不禁,周生他悠悠的叹了一口气,小心翼翼的跳过了地上的那白色东西之后,周生他是恨不得,立刻逃离出这个地方远远的。

屋子外的宁采臣,他看了一眼那漆黑的天空,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。而如画,她则是安静的站在了宁采臣的身边,时不时,她的目光,偶尔会落在宁采臣的侧脸上。

对于自家公子,在有的时候,他的眼睛,总是会流露出一丝忧伤的神色来!对此,如画她能够隐约的猜测得到他的心事。

大概是一盏茶的时间过后,周生他跨着一个包袱走了出来。他的神色,还是有些苍白,宁采臣他是以为,这不过是周生受到了惊吓而已。其实不然,周生他可是被饿坏的!现在他的脚步,走起路来都是有些漂浮。

可是对于这个问题,宁采臣他自然是不知道。而周生他亦是不好意思说出来了!毕竟他可是一个自尊心超强的落魄书生。

“我们走吧!”宁采臣淡淡的看了他一眼,好像他觉得,周生有些事情要隐瞒着他一样?难道是他多心了?

“哦!”周生回应了一句,他便是跟随在他们的身后,迈步走去。

一路下了山,很快他们回到了城中。不过现在的城门,已经是关闭了!对此,周生他随之一愣,难道今天晚上,他们打算在此城门下过夜?

然,但见宁采臣不知道他对着上面的守城看了什么东西,很快那城门,便是缓缓的打开了,放了他们进去。

对此,周生他心中的疑惑可是越来越深!

宁采臣回头,他便是看见了宋据君山愣在了原地上,一副呆愣的样子。

“你……没事吧?”宁采臣发现,他的脸色,可是一会儿青红的不停变化着。

“没事,忽然想起了一些事情。”周生说道。

话说间,他们已经之走进了宁家大宅去。

由于是深夜,宁采臣吩咐如画给周生准备好了一间厢房,而他则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去。刚才在回来的路上,其实宁采臣他已经发现了周生内心中的挣扎。

作为一个贫寒子弟,如今寄人篱下,或许,他心中可是有些不好受。周生心中的不好受,他一个寻常人的心思,表露出来,这一点,他自然是无法遮掩过去的。

唉…….望着窗外那一抹淡淡的明月,宁采臣的心情,倒是有些复杂起来了!他却是不知道,他这样做,是否是正确的。

君子之交淡如水。

扣扣!

“公子!”们外,是如画的声音。

“进来吧!”

“吱呀”房门一开,如画悠然的走了进来,“公子!你吩咐的事情,我已经办好了!”

“嗯!那他最后有说什么吗?”看着一脸安静的如画,宁采臣目光淡淡的撇去,继而是离开。

“周公子没有说什么!不过,好像他的情绪很低落,可能,他想起了一些不开心的事情吧!”如画撇了一眼宁采臣说道。

“嗯!既然无事,那么,你下去歇息吧。”

“是!公子!”

如画离去,而宁采臣,他合衣躺在床榻上,暗夜中,那昏暗的红烛,逐渐的燃烧殆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