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218 摘取榜首解元

218摘取榜首解元

三天后放榜,宁采臣终于是没有悬念的摘取了乡试的解元公,成为了横县有史以来最年轻的第一个举老爷。十八岁的举人,的确是少见的。往往一般的士子,终其一生,无数次落地,不过还是一个秀才而已。

而宁采臣,居然是一路没有悬念。接着,就是会试,殿试了,他的前途不可限量。因此,在放榜的第一天,宁家大院已经聚集了一些前来恭贺的人,黑压压的一大群。前来的,多数是横县一些有身份,有头有脸的乡绅,当然,其中也有前来沾粘喜气的人们。

敲锣打鼓前来报喜的人,自然得到了一笔丰厚的赏钱,众人自是皆大欢喜。相对于宁家大院的热闹,却有一人一身孤单落寞。

周生,落榜了,榜上无名。他一直默默的躲避在角落中,看着他人的喜气,一脸悲戚之色。与前来道贺的众人打了一个招呼,宁采臣远远的就看见了那角落中的周生。对于这个贫寒的学子,他的此刻的心情,宁采臣多少也估摸得到他的心中所想了。

宁采臣拨开了人群,走了过去。

“不知道周兄弟接下来有什么打算?”这一句话,宁采臣问的是有些言不由衷。

他与周生的交情,不过是君子之交淡如水,交情不深。多余的话,宁采臣也无从安慰。

周生笑笑,面色一片愁容,“恭喜清逸兄高中!”

停顿了一下,周生接着说道:“打算的话,暂时没有。小生家中还有一老母亲需要奉孝,多谢清逸兄这两天的款待,这就告辞了。”

原来,周生是前来道别的。对于这个落榜的学子,宁采臣也不挽留。简单的寒暄后,周生也告别离去了。

热闹了一天的宁家大院,终于也安静了下来。大厅中,宁母跟阿宝在整理那些杂七杂八的贺礼。原本,对于那些乡绅的贺礼,宁采臣打算不手下的。不过后来,是宁母一句话让宁采臣开了窍。

倘若他们宁家今天不手下那些贺礼的话,那么他们宁家就会成为众人茶余饭后的议论对象。人情方面,宁采臣还是失了考虑。幸亏得了宁母的提醒,宁采臣才是没有犯上那个低级的错误,有的时候,与他们“同流合污”也是一种生存之道。

毫无悬念的摘取了解元,宁采臣心中是轻松了不少。不过他心中,依然是挂记着一件事情。便是英雄楼的查探。

这几天中,宁采臣并没有松懈下来,他跟如画,几乎将横县大大小小的角落都寻了个遍,然后他们惊讶发现,竟然是没有发现任何英雄楼的一点踪迹。真的是奇怪了,偌大的一个杀手组织,怎么一下子隐匿的寻不到任何线索?

居然无法寻到,宁采臣只能暂时放下了这事情。不过其中,对于重阳门,祁山一派的威胁,宁采臣同样也不敢放松下来。

想他不过是一个寻常的书生,家中无任何背景,一下子莫名的承受了危机四伏。若是换做了寻常人家,或许早就疯了。

幸好宁采臣并非寻常人家,对于这一切发生,居然无法改变的话,只能坦然接受。

宁采臣中了举人,相当于后世的公务员身份了。每个月中,他可以享受朝廷的俸禄。月银半吊,三石粮食,这些余钱足可一个贫寒子弟的月生活费用了。对于那些落榜的贫寒学子而言,的确是遭人眼红。

宁采臣中了举人,其实最高兴的还是宁母。宁母满脸堆笑,对着高堂上的灵位,天天上高香拜祭。

“我儿今天总算有出息了。”宁母满脸笑意说道。

宁采臣侯在一边,淡淡一笑,现如今不过是一个举人身份,距离仕途道路依然是很遥远。他志不在此好,男儿大丈夫要做的事情,就要做得最好。

“采臣呀,你今年十八岁了吧?”宁母看着宁采臣问道,一双眼睛,几乎是滴出水来。

儿子终于长大成人了,而且是相貌堂堂,一表人才,可比当年他爹更俊,强多了。老爷啊,你若是在天有灵的话,你会大感欣慰的吧?

“娘,恰好十八了。”

对于宁母的所问,宁采臣有些疑惑不解。莫非,娘亲想要给他张罗了婚事?想起那些前来道贺的乡绅,当中有的大老爷们,他们在看着他的时候,好像一头饿狼见了小白兔一样,双眼炯炯发光,恨不得一口将他吞了下去。

感情,真的是那回事?

“十八不小了!若不是因为你考举的事情给耽误了,现在,你也高中了举人,也该考虑一下自己的婚事了吧?”宁母说道,一脸期待,“想当年,我跟你爹成亲的时候,他还小你一岁呢,儿子,不知道你可否有了中意的女子?”

宁采臣一愣!果然是这么回事!

“娘,孩儿年纪还小,暂时不考虑这些事情。”宁采臣赶紧推脱说道。

中意的女子?有吗?好像很多,宋连城,辛十四娘,聂小倩?如画?好像又没哟,他对于这几个女子,心中的确是有些好感,可并没有晋升为男女之间的那种感情。

“还小?不小了!”

宁母立刻反驳道,“俗话说,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!你跟娘说说,真的没有中意的姑娘?如是没有的话,娘可得给你张罗了。”

看来,这事情,他是无法推脱了。成家立业,这是每个人的必经阶段,可是,在宁采臣看来,这些事情,都是为时尚早了些。

他来自现代,思想所考虑的事情,自然跟这个时代的人们有着很大的出入。这个时代中,若是身为一个男子,假若无后的话,这可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,天天被人戳梁骨,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,的确不假。

“娘,这事情,孩儿自由分寸,我会考虑的!娘你也不要着急的!媳妇,孙儿迟早都会有的!定当不会让娘失望。”

对此,宁采臣只好寻了个借口,先把这事情压下去在说。

听了这话,宁母也不再坚持,“好吧!我儿也长大了,有了自己的观点和打算,娘也不去为难你,干涉你,不过,你可得把这事情好好的放心上了,若是你出了这大门,转头又把这事情给忘了一干二净的话,哼,看娘怎么收拾你。”

吓,宁采臣点点头,赶紧溜之大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