浩然仙路

第68章 出发

第六十八章 出发

看着紫檀飞一脸阴晴不定的模样,易秋脸上到闪过几分异色。(WwwSuimengcOM)也不知道柳人骨口中的紫星仙子到底是何人物,看紫檀飞的神色之中竟然带了几分惧怕。

这到真是奇了。

能丹霞谷四杰之一的紫檀飞露出这样的表情,想来这紫星仙子多半也是厉害的紧。

待到柳人骨坐到了地上之后,紫檀飞这才有些恢复正常。先是一脸怒色的盯了柳人骨一样,随即脸上有恢复了那云淡风轻的样子。似乎刚才那副惶恐的模样,就从来没出现在他的脸上。

一旁的柳人骨斜着眼睛笑了笑,对于紫檀飞这模样他早就见惯不惯了。紫檀飞什么秉性,他柳人骨是一清二楚。

见此情景易秋脸上露出一丝笑意,身子还是懒散的坐在地上。

他们还要继续等待,因为领头的长老们一个都还没出现。

或许是众人心中的呼唤被老天听见了,没过一会儿易秋就感觉到远方传来几波灵气波动。远远的就能感觉到那冲天的威势,和它们比起众位弟子就如同蝼蚁一般渺小。

易秋眼中闪过一丝精光,站起身子朝那个方向望去。刚刚一抬头他的眼中就闪过一阵灵光,原来这一丁点功夫现场又多出了四个人来。抬起头看了看,立马就听见其他弟子恭敬的开口道。

“参见众位长老!”见此情景四位长老满意的点了点头,随即其中一位似乎是领头的橙衣修士站了出来。他的个子不高、面貌也几位普通,但是易秋却从他的身子中感觉到了一股冲天威能。

像是荒古凶兽一般,橙衣修士的气势一下子攀升到了顶点。轻轻的扫过眼前的众位弟子,在场的弟子们立马就感觉到背后一寒。易秋的眼中不断闪着精光,最后在心中不敢置信的惊呼道。

“这是金丹修士的威能?”就在橙衣修士爆发的一瞬间,易秋猛的想起当年的那场金丹大战。()

眼前这位橙衣修士爆发出的威能,几乎能和那五位金丹太上相当。

先不敢易秋如何去想,橙衣修士的威压却已经弱了下来。看了看眼前满头大汗的弟子们,鲁空轻轻的点了点头。能在他的威压之下保持这般模样,已经算是不错了。看看了身后的三位长老,他一脸淡然的朝着众位弟子开口道。

“你们能来到这里,心中自然下了很大决心。说实话此行我也不知道是福是祸,所以前路如何你们只能自己把握。”说道自己鲁空微微一顿,随即继续接口道。

“此行前去我帮不了你们什么,所以一起也只能靠你们自己。但是作为丹霞谷的弟子,我还是希望不要弱自己的名头。”听到这里在场的十位弟子微微一愣,随即齐声回答道。

“定不负长老厚望!”见此轻易鲁空也咧开嘴笑了笑,他本就不善言谈所以也不想继续说下去。侧过头来看了看身旁的三位长老,鲁空一脸淡然道。

“出发吧!”一句话说完鲁空的身上猛的爆发出一道精光,随后就看见一道金车从他身上窜出。随即就见这金车在空中瞬间变大了数倍,鲁空身形一动瞬间到了金车之上。

见此情景其余三位长老对视一眼,其中一位矮个子长老站了出来大声喝道。

“随我们上金云车。”说完也不等众人什么反应,三位长老一下子就飞到了金云车上。见此情景诸位弟子立马应和了一声,先后飞上了金云车。

看见所有人都已上了自己的飞行法器,鲁空站在金车顶居高临下的朝众人道。

“参加的弟子自己在金云车内寻一处待着,到地方了我自然会叫你们。”说完也不管其他人什么反应,金云车猛的一下子飞了出去。

这金云车可是极品的飞行法器,论品级比赤蟒车都还高出一等。车内的空间极大放个百十来人斗没什么问题,现在现在只装下十来个人到还显得有些空旷。

原来易秋还是在这云车里到处转转,但是鲁长老的话却让他放弃了这个念头。

左右无事之下,他只能掏出一本小书看看。他储物袋中有不少可看书,到也不怕一人闲在这里。

正当易秋坐在地上翻阅小书的时候,耳边而响起了一个陌生的声音。

“你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?”易秋抬起来看了看,只见眼前一个胖修士正满脸笑容的望着自己。见此情景易秋微微一笑,收起了小书笑吟吟的说道。

“没什么认识的朋友,所以只能一个人呆在这里了。”听到这话胖修士立马笑嘻嘻的说道。

“既然这样的话,那我们就交个朋友吧。正好这里我也没认识的朋友,一个人倒是怪无趣的。”听到这里易秋倒是微微一愣,随即轻声笑道。

“好吧,我叫易秋。”听到易秋的话语,胖修士立马笑嘻嘻的说道。

“我叫成山,叫我成胖子也行。”说道这里成山微微一顿,随即一脸疑惑的开口道。

“你说着橙衣长老到底是什么人?手里竟然拥有如此奇宝,只怕这云车的品级都在上品之列了。”听到这里易秋倒是轻轻一笑,随即一脸肯定的说道。

“这橙衣长老是个金丹修士!”听到这成山先是楞,随即一脸不敢置信的说道。

“金丹修士?这怎么可能?”听到这易秋正想接口,旁边却传来了一个洪亮的声音。

“这橙衣长老却真是一位金丹太上。”听到这个陌生的声音,易秋和成山疑惑的朝着声音来源的方向看去。那里一位黑肤修士正笑着的走了过来,待他走到两人跟前这才继续说道。

“我叫许先山!鲁空长老乃是数年前新晋的金丹太上长老,他老人家突破的时候我有幸见过他一面。”听到这里成胖子倒是来了兴趣,一脸兴奋的接口道。

“这还是我第一次看见金丹修士,想想就觉得兴奋。”听到这里易秋倒是微微一愣,随即有些疑惑的询问道。

“第一次看见金丹修士吗?难道那一次金丹大战你没在场?”听到这成山却露出一副郁闷的模样道。

“你不知道那一次我正好有事外出,听说了那个消息之后郁闷了很久。”听到这许先山也一脸同病相怜的说道。

“那一次我也没再谷中,错过了这等大场面。真是遗憾!”听到这易秋才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,他倒是没往这方向去想。

不知不觉间几人倒是聊到了一堆,如此一来三人倒是慢慢熟悉了起来。